御宅屋 > 高辣文 > 原来你们都想上我(NP) > 150、想我了吗
    顾盼听见熟悉的声音终于放下心开了门.

    门一打开,果然看见高远站在门外.

    高远昨天离开顾盼的房间就去着手处理了一下后续的事情,刚才回到酒店就直接奔顾盼这来了.

    男人高大的身影挡住了走廊的灯光,在他的脸上打下一层暗影,朦胧了他的五官.

    此刻,铁骨铮铮的健壮男人丝毫不掩饰眼中的似水柔情,看着顾盼的目光炽热得几乎可以将她融化.

    而顾盼身上就穿着自己的珊瑚绒睡衣,胸口的位置还有一个巨大的土拨鼠,露出两条藕段似的小腿.

    "好久不见."高远往里走了两步,顾盼就退了两步.

    咦?

    房门顺利的自动闭合起来,顾盼才慢半拍地反问了一句,"可是……不是昨天才分开吗?"高远被顾盼后知后觉的样子逗笑,走过去揉了揉顾盼的头,"我知道,可上次见你没来得及说,我想补一句."顾盼点点头,还想着请高远落座那张单人沙发,就被高远揽入怀中.

    力道很轻,就像是怕自己弄疼了顾盼似的.

    "你想我吗?"高远看着顾盼,眸光中好像纳入了些许漂浮的光粒.

    一抹潮红悄然攀上顾盼的双颊,她伸出手想挣扎出高远的怀抱,手却一下被男人的手握住,然后高远顺势将手指从顾盼的指缝间滑入紧紧扣住.

    "怎么一直推我?"高远低头看着被困在自己臂弯之中的娇小少女,"不想我?"高远偶尔也确实是坏的,看着顾盼耳朵尖都跟着一块红了,还故意这样去问.

    "不是……"

    少女果然给问着了,声若蚊蝇地反驳了一句,目光游移躲闪,怎么都不肯跟高远对视上.

    顾盼这幅样子实在是太惹人爱怜了.

    "我也很想你."高远含着笑的吻印上了顾盼的唇角,"特别特别想."高远的声音本来就属于偏低的类型,此刻又刻意将音量放轻,就在顾盼的脸侧轻声耳语,简直听得人心头发酥,腿都要软了.

    房间里的灯光极为柔和,给这样的环境平添一种暧昧,空气的流动不知不觉变得粘稠而缓慢,让顾盼的呼吸都变得有些困难.

    看着顾盼此刻活生生地站在自己面前,高远才找回一丝实感.

    他知道,让顾盼刚才那么警惕的原因一定是昨天受到的惊吓.

    "那既然你也想我,为什么不过来抱抱我?"高远内心不想再继续深究这个问题.

    反正吓到她的始作俑者马上就要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

    顾盼的脸红得快要滴出血来:"这……这不是已经抱着了吗?""我想要那种紧紧的,严丝合缝的."高远定定地看着羞怯的顾盼,眼底的笑意快要溢出眼眸,"如果你不懂我可以演示给你看看."说完,高远手上就作势要开始用力.

    顾盼一看这横竖都是一样的结局,腿一软就扑进了高远的怀里.

    高远抱了个满怀,将脑袋凑到顾盼的颈间嗅了一口她的气味,脸上的笑意更深.

    "今晚我就留在这里好吗?"高远的手不自觉地收紧,用力拥着怀中的人.

    顾盼的心跳又快又响,吵得她脑袋都开始有点混混沌沌的.

    她也不知道自己最终到底是点没点头,反正高远抱着她在床上躺了下来.

    这个房间到处都是单人的,单人的沙发单人的洗漱用品还有单人的床,其实这张床顾盼躺着觉得还挺宽敞,可高远一上来,一下就显得小的可怜.

    "你……你洗澡了吗……"顾盼看高远一副风尘仆仆的样子,犹豫了一会儿还是问了出来.

    感觉自己被顾盼嫌弃了的高远立刻笑了出来,"怎么,嫌弃我?"大概是上次在秀场经历过了一次同生共死,顾盼对着高远的胆子也大了点,"有点……"高远立刻哈哈大笑起来.

    虽然被嫌弃了,不过他还挺喜欢顾盼越来越真实的样子.

    "那你跟我一起洗."高远说完,不由分说地就拎着顾盼来到了浴室.

    因为是单人浴室,里面从设计空间到浴缸大小都很明确表示出‘仅供一人使用’的意思,高远往里一站,那种逼仄感真让顾盼想起第一次和高远见面时的场景.

    "说起来……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是为什么会选择租那样一个房子的?"顾盼上次没想起来问,不过现在想想真的是好奇得不得了.

    "那个黑中介可以不需要任何证件就办理租房手续,我也没打算长住,就直接签了合同."浴缸的水开始一点点增加,高远直接脱下自己的外套扔进一旁的篮子里,露出健硕的胳膊,"虽然我听和说都没什么问题,不过中文看的还是不够多,有些地方没太注意."不……那根本不是中文程度的问题.

    谈及这个话题,顾盼在心里又默默地吐槽了一遍那个无良黑中介.

    "那……那你之前说的,做点小生意又是什么意思,是骗我的吗?"顾盼的思维越来越跳跃,一下又跳到了前不久的某个时刻.

    她至今还记得当时自己问高远是从事什么行业的时候,高远的回答是:"我的工作比较复杂,平时主要是帮别人跑跑腿,偶尔也卖点东西."听见这个问题,高远有些好笑地抬起头,"我可说的都是实话,我们收了钱就要帮别人去干活,这算不算跑腿?顺带卖点小军火,这算不算卖点东西?"……哇,怎么这么有道理啊!

    顾盼一下被堵了个哑口无言,只能怪自己的想象力太过于局限.

    高远把上半身贴身的衣服脱了下来,露出赤裸的结实躯体,面对顾盼一下就开始变得不自在的眼神和表情,高远则是自然地开始解腰带.

    顾盼的视线也自然地跟着往下移.

    只见棱角分明的腹肌线条往下走,顺着人鱼线,就能看见男人胯间那一丛漆黑的毛发了.

    高远明显属于体毛较多的类型,耻毛从胯的位置开始一点点密集,茂盛得就像是热带雨林.

    再往下

    顾盼移开眼的前一秒,清楚的看见男人垂在胯间的阴茎.

    尚未进入勃起状态下的它已经拥有了不俗的大小,就像一头蛰伏着的巨兽,从野林中探出了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