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高辣文 > 原来你们都想上我(NP) > 149、欲念
    浴室里,许景堂脱下衣服,打开了莲蓬头.

    他一向是不喜欢住酒店这种地方,因为不管几星级,总给人一种并不那么干净的感觉.

    这次入住这家酒店是许景堂多年来头一次,竟然只是因为唐一飞一句"咱们要占地利,你要是不在酒店里住,小绿豆身边要是冒出了其他人你怎么第一时间赶到!"而改变了主意.

    热水让整个浴室蒸腾起了雾气,镜面被蒙上一层看不清的白.

    许景堂这么多年来健身一直没有落下过,因此身材保持得极好,体脂率很低,一身线条感十足的肌肉看上去既有充足的力量感,又不会过分夸张,每一块肌肉的体积都恰如其分,紧紧地包裹在他的骨骼神经上.

    他闭着眼睛站在花洒下,脑海中却是不由自主的浮现了一些不应该出现的声音画面.

    肉体与肉体的碰撞,混合搅打着水花,少女被插得发出不受控制的声音,还有男人难以自已的低喘.

    性爱原本在许景堂的世界里并没有那么重要,如果要把一个人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事情按照重要程度去排个序,性这件事在许景堂的世界里可能要排出十名开外.

    可是现在是怎么回事?

    许景堂皱了皱眉.

    为什么一直回想自己当时听见的东西,为什么大脑会不由自主的去想象自己未曾见过的画面.

    人的大脑是神经系统的最高级部分,是中枢神经中最大也是最复杂的结构,由百万亿数量级的细胞构成.

    这里是人类尚且无法完全掌控的区域,许景堂清楚的知道自己也只是比现在的绝大多数脑科医生能做的事情多一点而已.

    因为他甚至无法掌控自己的大脑,无法左右自己的思维.

    想到这里,许景堂的心情愈发往下沉了.

    洗完澡,许景堂从浴室出来,就听见手机响了起来.

    ‘顾盼’.

    他接起电话,就听见电话那头的小姑娘小心翼翼地说:"许医生你睡了吗?"顾盼说完,自己都觉得好笑,然后又补充了一句:"我的意思是……我没吵醒你吧.""我还没睡."许景堂语气淡淡,目光却有了几分柔色.

    "那太好了."顾盼此刻也正在她那张小房间的小床上,用被子卷着自己的腿,以一个不怎么美观但是十分舒适的姿势坐着,"我……我是想来道个歉的,今天真的很对不起……把许医生丢在咖啡厅那么久……"那顿饭到最后也并不是顾盼结的账,因此在顾盼看来,这个坎还没过去呢.

    要是顾盼知道许景堂已经知道自己在厕所里被何之洲这样那样了,估计打死她也没勇气再打这个电话过来.

    "说起来,今天的晚餐是不是也不合胃口?"这边的许景堂还没说话,那边的顾盼又自顾自地说开了,"看你好像没怎么动,我……我好像不太会选地方,每次选的都不合适.""没这回事."许景堂开口,"菜品品质很好,是我自己的关系.""是……是心情不好吗?"虽然许景堂没明说,不过顾盼早就隐约感觉许医生心情不太好了.

    许景堂这个人平时沉默寡言不苟言笑,看起来没有哪天是高兴的,可真心情不好了的时候,又好像和那副日常面无表情的样子不太一样.

    电话那头的许景堂没有说话,顾盼却下意识地觉得许医生好像是默认了.

    "是我惹你不高兴了吗?"顾盼回想了一下,觉得自己今天一开始遇到许医生的时候,许医生看起来还十分正常,到后来不高兴了,感觉十有八九都是因为自己.

    "不是."许景堂的声音传来,依然是沉沉的,带着一股磁性,听不出喜怒,"别多想.""哦……那……又打扰你这么长时间不好意思,那……早点休息."每天都感觉自己惹许景堂讨厌了的顾盼语气不由自主地有点发蔫.

    "等一下."

    正准备按下挂断的顾盼就听见听筒里传来男人的声音,赶紧又把耳朵摁回去了:"啊?怎么了?""你没有打扰到我."

    男声一如既往的平稳,却突然让顾盼心头一紧,第一反应就是自己耳朵出现了幻听.

    "许医生你说啥?"

    面对迟钝到这个地步的少女,男人也只能无声地叹了口气,把刚才说过的话重复了一遍:"我说你没有打扰到我."床上的少女垂着头,蓬松的头发从脖颈两侧滑下,床头灯发出温柔的光,照得花白的墙壁也多了几分暖色.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顾盼总觉得许医生的语气带着点温柔的无奈.

    让她脸上不由自主地有些发热.

    "许医生也太温柔了吧……"顾盼用力地抓了抓后脑勺,"我还以为你应该很烦我."夜晚是一个有些可怕的时间,总是容易让人不自觉地吐露心声.

    尤其是身处一个陌生的环境,身体感觉到舒适,神经却无法放松的情况下就更容易产生倾诉欲.

    "为什么会这么想?"许景堂对顾盼的话感到有些意外.

    "嗯……因为我感觉自己一直在麻烦你."顾盼诚实的说出了心中所想,"许医生真的是个很温柔的人,一直都没有嫌弃过我,这次听见恐袭的消息还不远万里跑来找我……"许景堂听着少女软糯的声音,心下一动.

    "许医生如果可以的话……我们……"

    空气几乎凝固,许景堂握住电话的手微微收紧,静静地等待着顾盼的后半句话.

    "能成为好朋友吗?就像你和何先生那样……"

    "……"

    许景堂长长地吐出一口气.

    "早点休息吧,晚安."

    那头的顾盼也不知道自己说错了什么,就感觉好像自己一句话直接把许医生聊天的兴致扫了个一干二净,愣了两秒,才答了一句:"晚、晚安."这边顾盼刚挂断电话,门铃就响了起来.

    顾盼不知道这么个大晚上会是谁,经过上次在秀场被袭击之后,实在是把她吓怕了,于是顾盼没敢直接把门打开,而是站在门内问了一声:"谁?"男人站在门外,顾盼难得的防范意识让他先是笑了笑,细想心便往下一沉.

    "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