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高辣文 > 原来你们都想上我(NP) > 148、诡异的饭桌
    餐厅就在楼上,坐电梯上楼的话加上等电梯也不过一两分钟的功夫,顾盼就在这么一分钟的时间里,接了个唐一飞的电话.

    唐一飞一听小绿豆要去吃晚饭,立刻自告奋勇要过来陪吃,顾盼当然是没有任何理由拒绝,于是唐一飞特地在房间里把自己好好饬了一番,下了楼.

    下了楼才发现在场的人并不止小绿豆一人,还有何之洲和许景堂两个骗子级人物.

    这两人在唐一飞眼里完全是骗子1和骗子2的角色,虽然上次唐一飞还为了白栩的事情找骗子1何之洲聊了聊,不过现在在这个场合碰面依然是对他抱不起任何好感来.

    "他们俩怎么也在?"唐一飞立刻凑过去跟小绿豆咬耳朵.

    "呃……何先生和许先生是看见恐袭的消息特地来的."顾盼非常老实地回答:"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反正……先吃吧!"顾盼现在根本没工夫去想别的,只想赶紧填饱肚子.

    上餐之后顾盼就开始闷头傻吃,一边吃一边还在心里感叹这地方的东西真他妈好吃,虽然贵,可能让人先撑死再穷死也算是死得其所了.

    何之洲就喜欢看顾盼狼吞虎咽的样子,自己还没吃上几口也跟吃饱了似的,怎么看怎么高兴,笑弯了眼.

    唐一飞哪里见过何大淫魔这副德行,顿时跟见了鬼一样,赶紧低头喝了一口浓汤冷静了一下.

    许景堂也是食欲不佳,抿了几口咖啡就没动过刀叉.

    顾盼一看这餐桌上只有自己在吃,加上肚子被垫了很多口也没刚才那么饿,羞耻心顿时战胜了食欲,让她舔了舔嘴唇上的酱汁放下了餐具.

    "那个……这个超级好吃啊……你们不吃吗?"

    本来顾盼还以为自己花了大价钱买的一桌好吃的一定会大受欢迎,结果除了自己大家都一副兴致缺缺的样子.

    虽然好像也不是自己做的东西不过就有种自尊心受挫的感觉呢!

    "吃啊吃啊!"唐一飞当然是最先买小绿豆账的人,他熟练地用刀叉切开一大块夹着血红的肉塞进嘴里,然后津津有味地咀嚼,"好吃!"顾盼立刻傻乎乎地跟着乐:"对吧!这个超级好吃啊!""这家店的红酒也很有名."何之洲笑笑,"有很多年份市面上已经没有了,只有这家有.""诶,是吗!"顾盼一听又来了精神,"那要不要喝一点?"虽然已经被何之洲明令禁止喝酒,不过顾盼想着只要他本人答应应该就没什么问题了.

    何之洲挑了挑眉,"要喝吗?"

    唐一飞已经先一步请侍者拿来了酒单,顾盼凑过去瞟了一眼,就被那些数字后面零的数量给吓坏了.

    "不喝了不喝了!"顾盼可不想回国前先破产.

    何之洲却想起那天夜里,被自己压在身下,喝醉酒的傻兔子.

    自然而然地又想起了当时窝在许景堂怀里的傻兔子.

    于是他看了许景堂一眼,"许先生要喝一点吗?这个年份很少见了."许景堂扫了酒单一眼,还是回绝道:"不了."

    他现在更需要一个清醒的大脑.

    唐一飞瞅着许景堂和何之洲两人,总算知道这股一直围绕在餐桌上的诡异感到底是什么了.

    按道理来说这两个人应该是好朋友,但是现在一起为了小绿豆跑到这鬼地方来……问题很大.

    可他都意识到问题很大,何骗子这个人精怎么可能意识不到,还一副和和气气的样子……想了几秒钟,唐一飞就得出结论何之洲这人太可怕了.

    于是等到许景堂起身去洗手间的时候,唐一飞也跟着去了.

    都说男厕所是男人产生攀比心理最强的场所,唐一飞看着许景堂站在小便池前,厚着脸皮凑了过去瞄了一眼.

    ……好像还行?

    呸,硬起来还不知道怎么样呢!

    许景堂的目光扫向唐一飞,"有什么事?"

    唐一飞赶紧收回视线,朝许景堂一抖眉毛,"许先生,咱们明人不说暗话,这次你来不是和何之洲一起来的吧.""你想说什么?"许景堂似乎能猜到唐一飞接下来想说的话.

    "何之洲心眼子太多了."唐一飞撇了撇嘴,"要真单说讨小…顾盼喜欢的话,你有百分百的把握能赢过他?""所以?"

    "所以,咱们应该联手啊."许景堂看着面前的唐一飞一副准备毛遂自荐的样子,往后退了两步,保持两人之间的安全距离.

    "联手?"许景堂下意识将目光下放,那是他在思考时的习惯.

    唐一飞本来也根本没想过跟这群情敌称兄道弟,直到和白栩分头追踪那次,才让他灵机一动.

    比起小绿豆落入他人魔爪,唐一飞当然更愿意先卧薪尝胆,和这些讨厌到都不想多看一眼的人成为伙伴,先干掉一部分竞争对手再说.

    然后在这一部分的竞争对手里,在唐一飞眼里堪称魔王级角色的当然就是何之洲.

    既然要干何之洲,面前的许景堂自然是不二人选.

    "咱们俩,先合伙对付其他人,然后再一决胜负."唐一飞也拉起了裤子拉链,"如何?"餐桌上,顾盼已经吃了个十二分饱,摸着自己圆滚滚的肚子长舒出一口气.

    何之洲猜着唐一飞追着许景堂去,虽然觉得他们可能会达成些什么,不过这对他来说也正好是个机会.

    "盼盼吃饱了吗?"何之洲已经趁顾盼刚才沉浸在吃饱喝足的幸福感中的时候就去把账结了,然后笑眯眯地凑了上来.

    "吃饱了!"顾盼伸了个懒腰,非常舒适地坐在椅子上,准备跟侍者传达自己要结账的意思.

    "那我们打个商量好不好?"何之洲撒起谎来那是面不改色心不跳,"我房卡刚才好像掉厕所里去了,你今晚收容我一夜吧?"等唐一飞从厕所里出来正好看见何之洲跟顾盼咬耳朵.

    "顾问!"他撒丫子就奔到了小绿豆身边,"你们说什么悄悄话呢!""唐先生作为老板管的事情也太多了吧."何之洲回头看了唐一飞一眼,"这是私事."私事二字被咬得特别重.

    唐一飞一下被噎住,吹胡子瞪眼也拿何之洲没辙.

    许景堂从不远处不疾不徐地走了过来,目光平静地扫了何之洲一眼,"如果是房卡掉了的话,前台那边一定有备用的副卡,直接去拿就可以了."被拆穿的何之洲脸上笑容微微一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