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高辣文 > 原来你们都想上我(NP) > 147、对立面
    不能喊出声对于顾盼来说确实是一个巨大的考验,她感觉自己的身体因为沉默而比平时敏感了好几个度,使得何之洲每次的插入都带来灭顶的快感.

    她的手紧紧地勾着何之洲的脖子,一边怕自己掉下去一边又怕被人听见,小穴时不时地便被惧意操控着往里一夹,再惹得何之洲更用力地往里顶去.

    龟头屡次冲破最深处的防线,让顾盼的脊背整个都麻了,大量的淫水濡湿了两人腿间的毛发,快速而用力的摩擦击打着粘稠的水花,很快在两人的交合处浮起白沫.

    "洲洲……求你……"顾盼的眼泪从一开始就没停下来过,这样的性爱对于她来说实在是太过刺激,让她有点消受不来,"轻一点……""盼盼如果不想被人听见的话,我倒是……有一个好办法."何之洲伸出舌头舔了舔唇瓣,看着顾盼应声抬起头,哭得泛着红的泪眼被插得有点聚不起焦来,腰上又发狠力顶着龟头往里一嵌,发出噗地一声响.

    顾盼被这么一下弄得一个激灵,喉头哽了一下差一点就高潮了出来,好在何之洲退得快,让她在巅峰面前滑了下去,稍稍喘了口气.

    "你可以吻我."何之洲低喘着开口,"只要堵住嘴,就不会发出声音了."顾盼想了想也确实是这么个理,便傻乎乎地攀着何之洲的身体把自己的嘴唇送了上去.

    猎人何美滋滋地咬住送上门来的兔子盼,下半身顶得噗呲作响,淫水飞溅,汁水四溢.

    许景堂就站在两米开外的厕所门口,将厕所里肉与肉之间实打实的碰撞声听得一清二楚.

    男人的低喘,少女时不时难以自制溢出喉咙的哼叫,皮肤互相拍打着水花的声音,配合门被时不时碰撞发出的声响,简直就好像把厕所里的画面完整呈现给许景堂看一样.

    何之洲把顾盼抱着悬空,把她的身体摁在隔间的门上,用那根性器不断往顾盼的身体里嵌.

    顾盼的舌头都有些迟钝了,可大脑依然处于高度的紧张状态,阴茎嵌入肉穴深处所带来的快感几乎被成倍放大,已经被男人插得开始微微颤抖,开始对何之洲的阴茎进行一阵阵不规律的绞杀.

    何之洲被突如其来的夹紧绞得闷哼了一声,对着顾盼的嘴就用力咬了下去.

    唾液混合着少量的血液根本让此时的顾盼无力分辨,只能不由分说地囫囵咽下.

    "先生,请问您需要帮助吗?"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了侍者温和而又礼貌的声音.

    是对呆站在厕所门口却迟迟不进去的许景堂说的.

    要被发现了吗!?

    顾盼吓得浑身一紧,头皮都吓得炸了开来,手指不由自主地蜷缩卷起,死死地抓住了何之洲的衣服.

    何之洲被夹得紧紧地皱起了眉,想要往外撤却已经晚了,深埋在顾盼身体里的龟头轻轻一颤,浓白的精液已经迫不及待地喷涌而出.

    子宫壁被浓稠的精水冲刷着,顾盼高潮时的哽咽与破碎的尖叫被何之洲全数吞入腹中,他一边喘着气一边听着外面许景堂的声音.

    "没什么事."许景堂的声音被刻意压低了些,"我刚才有点低血糖.""现在没事了吗?需不需要医生?"侍者的声音明显远去了,似乎是被许景堂带着离开了洗手间范围.

    "不需要."走远了几步,许景堂依然把声音压得很低,几乎是下意识地掩饰自己变哑的声线,"麻烦你帮我下单一杯黑咖啡."侍者离开后,许景堂微皱着眉将衬衣的第一颗扣子解开,缓解了一下那股躁动的热.

    胯间的生理反应让他感觉有些不适,西装裤的裆部紧绷撑起,实在是太过于显眼了.

    当然,离开对于此刻的许景堂来说无异于是最好的选择,可是许景堂同时也明白,现在离开那无异于是将小姑娘往何之洲的怀里推了.

    过了好一会,何之洲才抱着深感没脸见人而在他怀里埋着脑袋怎么也不肯抬起头来的顾盼从男洗手间里走了出来.

    好在咖啡厅人少,侍者也都在低头做自己的事情,没有人注意到洗手间方向,不然顾盼怕是一出来就会直接以头抢地撞死算了.

    何之洲第一时间找到了就坐在不远处的许景堂,朝昔日老友投去一个挑衅般的笑容.

    许景堂依旧是面无表情地坐着,看不出什么情绪,只不过那双深邃的黑眸中已经染上了寒意.

    顾盼看见许景堂的瞬间才想起自己竟然把许医生一个人晾在外头,顿时又羞又臊,赶紧从何之洲的怀里挣脱出来走到许景堂面前诚心诚意地道歉:"许医生真对不起……我去了很久吧……让你久等了!"许景堂面前的黑咖啡完全没有被动过,已经失去了最佳的温度,他伸出手推了推镜框,还没来得及开口,就听顾盼身后的何之洲不紧不慢地开口道:"时间不早了,也该吃晚饭了."何止是该吃晚饭了,顾盼可是一天都没吃饭了,饿的简直都快站不住脚,要不是还急着跟许医生道歉,早就歇菜了.

    何之洲顿了顿,又笑眯眯地看向许景堂,"许先生也一起来吧."许景堂太了解何之洲这个人了.

    他的每一张笑脸底下绝对有想要达到的目的,每一个邀请里面都有无数的陷阱,以前许景堂站在何之洲的身后看着他用这一套去对付所有想对付的人,都会有偶尔不太认同的时候,更何况现在是站在他的对立面.

    不过在许景堂下定决心的时候当然就已经预见到会有这么一刻.

    许景堂透过镜片将目光落在小姑娘的脸上,就看见小姑娘也正眨巴着眼睛看着自己.

    此时顾盼心里也很希望许医生能一起去吃饭,至少给她一个请客赔礼道歉的机会.

    因为不管怎么想,把千里迢迢赶来的人晾在外面自己却在洗手间做那种淫乱的事情,简直过分到螺旋升天啊啊啊啊!

    不管许医生心里是否在意,顾盼自己都过不去自己那个坎.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