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高辣文 > 原来你们都想上我(NP) > 146、听
    因为在厕所隔间的关系,何之洲的手脚施展不开,也没法把傻兔子剥得干干净净,只能草草地把顾盼的裤子解开,隔着那一层已经被水打湿的软布往里揉。

    虽然好像这也不是第一次在厕所做,不过顾盼可一点都不会因为这方面的经验而感到开心。

    她就和上次一样,紧张得都快晕过去了,靠在坐便器的水罐上瑟瑟发抖。

    “洲洲……不要在这……我不喜欢…”顾盼紧张得声音都在抖,希望何之洲能够良心发现把她从这里带出去。

    何之洲对于傻兔子的抗议完全置若罔闻,手指非常恶劣地隔着一层棉布搔刮着少女软软的肉,“嘘,小声点,会被听见的。”

    这句台词怎么这么熟悉啊!

    可顾盼偏偏就是吃死了这一套,被何之洲吓得顿时什么也不敢说了,原本都憋到嗓子眼里的抗拒都给一股脑吞了回去。

    “乖。”何之洲凑过去笑着在顾盼耳朵那一小块软骨上用力地亲了一口,真是爱极了她这副模样。

    如果不是为了多看看傻兔子这副惹人爱怜的样子,何之洲还真恨不得早点把她拆解入腹。

    想到这里,何之洲面上笑意扩大,索性把傻兔子翻了个面,让她坐在马桶上正对着自己。

    洗手间为了营造出干净温暖的氛围特地选择了明亮的暖色调顶灯,这样灯光的好处就是让顾盼两条白嫩嫩的腿被照得格外诱人。

    何之洲把顾盼的牛仔裤垫在马桶盖上,让顾盼只剩下一条小内裤的屁股不会被陶瓷的马桶盖冰着,然后看着已经被淫水打湿的小内裤紧紧地贴在顾盼的外阴上,诚实地勾勒出少女小块软软的凸起。

    虽然这一块简直是在勾引人直接上手,不过何之洲还是更喜欢一点点的来。

    于是他伸出手从顾盼的脚踝一寸寸往上摸,摸也摸得十分不规矩,时而在明面,一会儿又转到了暗面,惹得顾盼不得不死死咬住下唇,才没有叫出声来。

    “洲洲……”顾盼的声音简直堪称蚊子叫,自己都快听不清了,“呜……别闹了。”

    “嗯?”何之洲蹲在顾盼身前,听见顾盼的话抬头看了傻兔子一眼,“怎么了?”

    “难受……”少女泪眼汪汪地看着何之洲,小穴又挤出一大口淫水,被已经湿透的内裤堪堪挡住,小花穴微微翕动着,将湿得有了两分透明感的内裤往里吸了吸,形成了一个小小的凹陷。

    此刻何之洲的手已经在顾盼的大腿根处徘徊了,看着傻兔子的表情,一阵口干舌燥,便伸出舌头舔了舔干燥的唇瓣,然后对准顾盼已经充血硬起的小核揉了下去。

    过电似的快感让顾盼立刻坐不住了,身子扭了扭,双腿不由自主地夹紧,“洲洲……”

    “嗯,我在。”何之洲的手被夹在了顾盼的双腿间,他顺势上去用身子抵住了顾盼的身侧,让顾盼就算下意识挣扎也只能往他怀里钻。

    “我想要……”顾盼被何之洲那双如恶魔一般的手隔着湿内裤揉得都快高潮了,以一个极其别扭的姿势坐在马桶盖上,只能靠何之洲的手揽着才没有摔下去。

    何之洲当然也想要赶紧进入这个傻兔子了,可之前的郁结也不能就这么白白的受了。

    “想要谁?”何之洲继续在顾盼私处的肉缝间刮擦着,简直肆意妄为到让顾盼毫无招架之力。

    “想要洲洲!”顾盼都快疯了,只能伸手抱紧何之洲的脖子,把脑袋埋在何之洲的颈窝力求让音量降到最小。

    本以为这样说完应该就可以了的顾盼还没来得及松一口气,就听何之洲又问了一句:

    “还想要谁?”

    这个突如其来的问题让顾盼着实是不知道怎么回答,可就在提问的这段时间里何之洲依然没有放过顾盼私处可怜巴巴的小肉粒,尤其是在问出这句话之后,还特地在阴核上一摁,激得顾盼打了个哆嗦。

    “没有了……只想要洲洲!”

    顾盼真是被逼急了,小穴还没被插入过深处就已经开始微微发起抖来,巨大的空虚感和难以驱逐的酥痒让说完这句话就掉了泪。

    哭腔让少女的话语听起来有了更高的可信度,何之洲的心情终于好了一把。

    他解开腰带,一把抱起软成一团的傻兔子,直接压在了隔间的墙壁上。

    坚硬的龟头推开层层软肉的壁垒长驱直入,一把将阴道的肉褶推开,嵌入最深处的软肉中,龟头被那肉缝外的嫩肉浅浅含住,让何之洲爽得一下没舍得往外拔。

    “啊……”

    顾盼的脚趾都拧在了一起,浑身的毛孔都好像一下被顶开了,脊背弯成了一道新月,把胸口两团小胸脯贴上了何之洲的脸颊蹭了蹭。

    好舒服。

    要不是现在何之洲已经抱着顾盼悬在空中抽不出手去脱她上半身的衣服,他是很希望把傻兔子剥得干干净净的。

    现在隔着几层衣服的摩擦总感觉差了点味道。

    少女一腔软肉又湿又滑,就像一张小嘴巴,不断吮吸舔咬着何之洲的阴茎,那股谄媚的味道真是让何之洲欲罢不能。

    大概是一开始真的撩狠了,顾盼今天的水很多,还没动几下就已经顺着何之洲的阴茎蜿蜒而下。

    “盼盼,我的裤子都被你的淫水弄湿了。”何之洲并不在意自己的裤子被淫水弄湿,可不代表他不会拿这个出来调侃顾盼,“看来你真的很喜欢在厕所里。”

    “我不是……我没有……”顾盼一下就咬住了猎人的饵,一边吸着鼻子一边瓮声瓮气地反驳,“呜呜……洲洲你太坏了……”

    就是想要这个效果的何之洲笑得就像是偷到了腥的狐狸,就连掩饰一下自己的坏都懒得了,心情很好的亲了亲顾盼的脸颊,还恶趣味地压低声音提醒了顾盼一句:“也许外面现在就有一个来上厕所的哥们儿听见你说我坏哦……”

    啊啊啊啊让人胆战心惊抓心挠肝!

    顾盼被吓得立刻闭上了嘴,何之洲趁机往里发了狠地顶了好几下,插得少女腰都直不起来了,只能趴在男人怀里不断地倒吸凉气。

    许景堂在原地等了许久也不见顾盼回来,本来想着打电话,却发现顾盼的包和手机都放在座位上没有拿走,只好走向洗手间方向。

    站在洗手台前,许景堂想找个女侍者进去帮忙喊一下顾盼,却隐隐约约听见了男厕所里传来了悉索声音。

    原本对这种事情都漠不关心的许景堂莫名地被这声音吸引,鬼使神差地往男厕所门内走了两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