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高辣文 > 原来你们都想上我(NP) > 145、手段
    不过在何之洲的字典里,是没有认输两个字的。

    他从失落到重新振作精神不过花了短短几秒钟的时间,然后就镇定下来走向昔日老友和心仪的傻兔子。

    顾盼感觉有人走过来,下意识地侧过头看了一眼,就看见何先生朝自己走了过来。

    虽然和许景堂一样经过了一番长途跋涉,不过何之洲看起来那股风尘仆仆的味道就少了很多,因为比起许景堂身上很容易看出皱痕的西装外套,何之洲选择了垂感很好的风衣,配上一条很有范的长围巾,原本是容易显腿短的搭配不过放在何之洲身上就完全被那双长腿所化解。

    “你在这里等我吗?”何之洲笑眯眯地帮顾盼把几绺不守规矩的头发整好。

    “啊,何先生。”何之洲的出现让顾盼立刻想起自己下楼的目的,“你竟然真的来了……”

    顾盼确实是没有想到只是因为自己有可能遇到危险,在国内的许景堂和何之洲都能直接跨越千山万水跑到其他国家来,千里迢迢见自己一面,顿时感动得都快说不出话来了。

    “我不真的来还假的来?”何之洲眯起眼一笑,余光却是冷冷地扫了迅速站起身的许景堂一眼,“最近有点忙,没怎么陪在你身边,抱歉。”

    “没关系的……啊对了,这里有咖啡厅,不如我们先坐下来吧。”

    大老远的来找自己,还让人家站在这种地方和自己说话,顾盼感觉自己的良心受到了谴责。

    “我记得许先生好像不爱喝外售咖啡吧。”何之洲说到这里终于正式地看了许景堂一眼,“他只喜欢自己手冲来着。”

    这、这么厉害啊!

    顾盼哪怕是在店里也没喝过几次现磨手冲,更难以想象还有人在自己家里能做到这些,于是注意力完全被后半句话吸引了过去,没有注意到何之洲对许景堂格外生分的称呼。

    “我都可以。”许景堂面色如常,对于何之洲的反应也是完全在预料之中。

    听见许景堂的答复,何之洲心里轻嗤了一声。

    看来爱情的力量还真伟大。

    于是三个人来到了酒店的咖啡厅内,入了座之后顾盼看了一眼价格,就有点心惊肉跳了。

    也对……五星级酒店嘛。

    还好咖啡厅有独立设置的三人座,三个人呈三角形状分开,避免了座位的争夺。

    “说起来都这个时间了。”何之洲瞥见咖啡厅里的挂钟,手支在桌子上撑着下巴朝顾盼笑:“盼盼吃过晚饭了吗?”

    嗯?晚饭?

    顾盼刚想说何之洲是不是时差还没倒过来,然后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机,就发现上面的时间写的是18:06。

    本来还想着今天起得很早精神还这么饱满一定会是美好的一天的顾盼一下陷入了呆滞状态。

    所以说自己是直接睡到了傍晚吗!?

    咖啡被侍者礼貌地端了上来,浓香四溢,顾盼却没了喝咖啡的心情,只想找点什么别的东西来填饱自己的肚子。

    不过顾盼也不好意思刚坐下就让人换地方,“说起来,你们是一起来的吗?”

    “算是吧。”何之洲毫不避讳地看着许景堂,眯起眼笑道:“在飞机上遇到了。”

    “啊?”顾盼一愣,“不是说好的吗?”

    “怎么可能。”男人发出一声轻笑,“虽说是朋友不过也不能做什么事情都一起,对吧?”

    这话看似是说给顾盼听的,其实只有许景堂能听明白。

    顾盼似懂非懂地点点头,“嗯……”

    “我失陪一下。”何之洲把咖啡杯放下之后便起了身,走向盥洗室的方向。

    以为何之洲是要去厕所的顾盼完全没多想,喝了口咖啡之后怕许医生感觉无聊又跟许景堂攀谈起来。

    “许医生你吃晚饭了吗?”

    “还没有。”许景堂侧过头看着少女,目光透过镜片向顾盼传递着柔和的温度,“饿了吗?”

    顾盼挠了挠脸颊,“有点……”

    大概是因为肚子饿,所以顾盼一开口的提问都下意识地选择了与吃有关的。

    “那我们去吃饭吧。”许景堂说着站起身就准备去结账。

    “可是何先生……”还没回来呢……

    话还没说完,许景堂已经拿着账单递给了收银,顾盼想着许医生可能是准备结完账再等何先生一起走,就凑过去赶紧把自己的卡递了出去。

    上次那双鞋的钱顾盼都还没找到机会给,绝对不能再让许医生花钱了!

    许景堂不懂何之洲那种一来二去的套路,只是伸手挡了挡顾盼的卡,然后掏出自己的卡给了收银。

    “这次就让我来吧!”顾盼都快急得跳起来了,奈何收银员已经笑眯眯地接过了许景堂手上的卡片,在POS机上完成了刷卡动作。

    就在这时,顾盼的手机震了一下。

    她低头一看,发现竟然是何之洲发来的消息:

    “来洗手间一趟。”

    顾盼不知道何先生这是要做什么,只好先让许医生在原地等等,自己则是溜到了洗手间。

    几步路的功夫,顾盼心里已经开始猜测何先生是不是忘记带纸巾了。

    结果顾盼站在男厕所门口刚小声唤了一句“何先生”就被何之洲一把半揽半拽的带进了隔间里。

    隔间门被锁上的瞬间,何之洲已经迫不及待地压住顾盼吻了上去。

    他熟练地撬开顾盼的牙关,舌头强势而又热烈地侵入,熟稔地挑逗着顾盼口中每一个点,使得接吻在何之洲这里一下性质就变得像是性爱的序曲,之后不干个痛快都对不起这样让人浑身酥软的快感。

    顾盼的理智顷刻间就输在了何之洲的吻技之下,意乱情迷之间也伸出手抱住了何之洲的脖颈。

    唇舌交缠完全无法缓解何之洲内心的骚动,反倒像是一根引线般拉扯出更多如山般的欲望,压在何之洲的心口。

    “盼盼……说你想我。”

    男人的声音已经有点哑了,又带着些似有若无的柔情,犹如某个黄昏的沉沉雾霭,裹挟着夕阳最后的余晖,给顾盼传递着一股暖意。

    顾盼的喉头也干干的,渴得她直咽唾沫,“我想你……”

    话音未落,何之洲又被傻兔子娇嫩嫩的声音勾得心头猛地一痒,重新对准顾盼被吻得红彤彤的小嘴又咬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