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高辣文 > 原来你们都想上我(NP) > 143、难得的坦诚
    顾盼这一觉睡了很久,久到一觉醒来外面天空只剩下一点蒙蒙亮光,还以为自己只睡了一会就醒了。

    可当她想躺下继续睡的时候,却翻来覆去的没了睡意。

    于是顾盼决定干脆打起精神去处理一下后续的事情,比如赶紧去买过一个新手机,先跟家里的亲戚们亲自报个平安,再把自己的行李箱搬到自己的新房间来。

    于是顾盼起了床,洗漱了一把之后就出了门。

    白栩的房间副卡在自己手里,因此顾盼很顺利的进入了白栩的房间,因为不想吵醒正在熟睡的少年,因此特地轻手轻脚地往里走。

    却没想到还没看见白栩的人就听见了白栩的声音。

    “你终于睡醒了。”白栩整个人都蜷缩着在沙发上,就像一只正在打瞌睡的懒猫,“再不醒我都想帮你叫救护车了。”

    “是……是我吵醒你了吗?”顾盼一听少年疲惫的声音就觉得没由来的一阵内疚,“抱歉。”

    “没有。”白栩从沙发上坐起,从靠背后露出自己的脑袋,看着顾盼走向自己的行李箱,“你要在那个房间住下去了吗?那里很小,我不喜欢。”

    “嗯……小一点比较有安全感,比较舒服。”顾盼点头承认,然后拿起自己的行李箱,“这次时装周也被迫中止了,现在搬出去应该没有给你添麻烦吧……”

    听见顾盼小心翼翼的语气,白栩心里就像是被一根小刺扎了一下似的。

    现在回头想想自己好像确实一直跟顾盼说的都是些‘你别拖我后腿’之类的话。

    少年的脑海中不自觉浮现出昨天少女一脸疲惫却依然为了什么都没有做错的事情跟自己道歉的样子。

    “你是白痴吗?”白栩心中一阵无名之火蹭地冒了出来,他从沙发上站起,走到了顾盼的面前。

    顾盼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又被骂了,也不敢还嘴,“抱歉……”

    “为什么一直跟我道歉!”少年一把抓住了顾盼的肩,“你做错了什么事情需要跟我道歉?”

    我……我也不知道啊!

    可比起这个,顾盼更不知道的是白栩为什么又不高兴了。

    都说女人心海底针,捉摸不透,可是顾盼觉得白栩的心比女人的心要难解一万倍。

    看着低着头沉默下来的顾盼,白栩知道自己可能又吓到这个呆头鹅了,便无声地叹了口气,松开了顾盼的肩膀。

    “小栩……你别不高兴了……”顾盼却以为白栩更生气了,憋了好半天才憋出这么一句话,她抓了抓后脑勺,站在原地有些局促地说:“你一不高兴我就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所以才一直道歉的。”

    软软糯糯的话几乎让白栩的心都要揉成一团了。

    少年的身体跨越过大脑的指令先一步动了起来,在白栩意识到的时候自己已经紧紧地抱住了顾盼。

    其实他从昨晚就想这么做了,却一直干巴巴地忍耐到了现在。

    不知道从哪一刻开始,白栩的心跳开始加速,加到现在,已经在他的耳内形成了犹如火车轰鸣般的巨响。

    过了许久,到顾盼的脚都因为长时间保持一个动作而有点发麻的时候,她才听见少年在自己的耳边,轻不可闻地说了一句:

    “对不起,昨天我不该勉强你去看秀的。”

    顾盼没想到白栩会跟自己道歉,愣了愣,那股暖意才在心尖上流淌开来。

    她不自觉地扬起笑脸,伸出手拍了拍白栩的背。

    虽说从年龄上来看,白栩比顾成珏要大上几岁,可在顾盼心里,这个比自己小一岁的男孩子就和顾成珏差不太多。

    “没关系。”脑袋被少年紧紧地摁在怀里,顾盼的笑容没有被任何人看见,“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吗。”

    这句话宋明丽昨天晚上就跟白栩说过了,可对于白栩来说确实收效甚微。

    因为白栩只要想到如果顾盼真的有那么点三长两短,他就觉得好像有人掐住了他的喉咙似的难受。

    说那句话本来是为了宽慰白栩的顾盼却感觉少年的手更加用力地收紧了两分,稍稍吃疼的顾盼不得不出声提醒少年:“小栩……我喘不上气了。”

    白栩这才如梦初醒般松开了顾盼。

    不得不说顾盼那句话简直把气氛破坏得彻底,白栩那股臊意迟迟地到来,让刚刚才说了句软话的少年立刻又别扭了起来。

    “所以说之前让你做我的专属造型师你考虑的怎么样了?”

    这回还真是问了个顾盼已经想好了的事情,顾盼抿了抿唇,因为知道自己接下来说的话肯定又会让白栩不高兴而有些紧张,“我考虑好了。”

    白栩蓝眸扫向顾盼,静静地等着她的答案。

    “我觉得自己能力不足,无法胜任。”顾盼说着,就感觉面前的少年面色冷了下来。

    虽然这是预期之中的,不过还是让顾盼手心不自觉地凝出汗来,“那个……这次我看了张思真前辈的技巧与实力,我觉得以我目前的水平还是存在不小差距的,我还没有资格做你的化妆师,偶尔客串一次可能还勉强能行,但是长久的话我怕对你的事业都造成影响……”

    白栩就静静听听着顾盼红着脸说这么一大堆正经八百的话。

    虽然他早就知道顾盼这个人是一个认真的呆头鹅,不过这一认知并不足以抵消少年被拒绝的不快。

    他撇撇嘴,“那你要怎么补偿我?”

    这也要补偿!?

    顾盼怂怂地垂下头,“那……那你觉得呢……”

    “以后我叫你得随叫随到。”白栩趁机开始诱骗顾盼签订霸王条款,“不许拒绝,也不许拖延,不能把我排在别人后面。”

    顾盼一听后脑勺的汗都下来了:“我……我尽量。”

    “还有,这个。”白栩不知从哪儿掏出了顾盼的手机,“是我昨天费尽千辛万苦找回来的,如果还给你的话,你要给我什么好处?”

    顾盼一看自己的手机竟然在白栩手里,立刻想伸手去拿,却被白栩毫不犹豫地避开。“……我……我当新的买回来行不行?”

    白栩听了顾盼这话,眉毛一挑,“你把我当成敲竹杠的小混混了吗?”

    “不是不是……”顾盼连忙摆手否认,“那你觉得怎么样才行啊……”

    “那这样吧,我也不是狮子大开口的人。”白栩唇角一勾,明明是一个带着点痞味的笑,却硬生生因为少年漂亮的五官而产生几分纯洁感。

    他把手机夹在食指与中指之间,朝顾盼眨了眨眼。

    “你主动吻我一次就可以了,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