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高辣文 > 原来你们都想上我(NP) > 142、五方聚首
    酒店的房卡因为芯片不同制作工艺也不一样,越高级别的套房房卡也会相对应的更精致,这一点顾盼并不知情,以为房卡都长一个样子。

    高远看着顾盼手上那张和自己一模一样的卡片,心里有了底,不过面上没说什么。

    “那麻烦您一定要转告小栩说我没事,害他担心了真的很抱歉。”顾盼礼貌地跟宋明丽道了别之后,跟着高远走向电梯。

    可还没走出两步,顾盼就听见身后传来男人急促而又激动的声音:

    “顾问!”

    顾盼回过头,就看见唐一飞大步朝自己跑来。

    他头发和衣服都是半湿着的,尤其是头发,承受了水的重量看起来蔫蔫的,有些狼狈。

    “飞机!”顾盼往前迎了两步,“抱歉我……我刚才真的出了很紧急的事情,我的手机被抢了……”

    已经看过监控录像的唐一飞看着顾盼还在跟自己说谎真是哭笑不得,虽然他知道这傻绿豆是怕自己担心才说谎的,可面对她的谎言,唐一飞依然高兴不起来。

    “我都说过多少次了!”唐一飞伸出手在顾盼脑袋上一敲,“别老跟我避重就轻,又拿我当外人是不是!”

    语气凶神恶煞,手上力道却是轻得跟挠痒痒似的,生怕把小绿豆给打疼了那么一丝儿。

    “我没有啊……”顾盼没意识到眼前的唐一飞已经是看过剧本的唐一飞了,还企图嘴硬,“真的被抢了!”

    唐一飞都快气笑了,想着赶紧先把小绿豆掳自己房间去再说这些废话,结果一抬眼就瞥见站在顾盼身后两步远的高远。

    高远和唐一飞算是第一次见面,两个人都不知道对方是谁,却又能清晰的感觉到从对方身上散发出来的敌意。

    顾盼顺着唐一飞的目光转过身,跟高远介绍道:“这位是唐一飞唐先生,是我的老……”

    老板俩字还没说完,就被唐一飞接了话,“初次见面,幸会。”

    说完,唐一飞朝高远伸出手。

    高远上前两步握住了唐一飞的手,脸上浮现出一抹笑意,“幸会。”

    明明握手这件事应该是象征着友好的,可是顾盼从俩人身上只能嗅出一股针锋相对的感觉来。

    “呃……这位是高远高先生。”顾盼也不忘介绍一下高远,“以前是我的室友……现在是我的邻居。”

    听见这话,唐一飞浓眉一挑,“顾问你还有室友?我怎么一直都不知道啊。”

    你还能什么都知道啊!

    “嗯……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顾盼实在是不想在这里继续解释黑心中介的事情了,她现在又饿又累,只想赶紧找一张床躺下睡一觉。

    可什么叫做屋漏偏逢连夜雨,就在这个时间点白栩终于赶回了酒店,一踏入大堂就看见电梯口的顾盼。

    顾盼身边的两个大活人暂时被少年的视觉系统屏蔽,白栩迫不及待地跑到顾盼身边,一把抓住她的手才终于让高悬一夜的心落了地。

    “你到底去哪里了。”安下心来之后,少年迎来了后知后觉的怒气,“为什么离开也不说一声,你知道我……”

    多担心吗……

    后面四个字被少年硬生生地截断,他抓着顾盼的手不断收紧,艺人那一套表情管理在此刻显得有些无力。

    “对不起……”顾盼看白栩已经露出了少有的紧张神色,虽然一时之间也说不清自己为什么道歉,可心头那股歉意却是真真切切的。

    听见顾盼的道歉,白栩的心里更是拧成了一团,明明他表达出来的意思好像是希望顾盼道歉,可真当顾盼说了对不起,少年却是比没听见这三个字之前更加难受。

    明明该说对不起的,应该是他啊。

    高远睨着这突然跑出来的少年,从唐一飞的手中收回了自己的手,然后伸手握住顾盼被白栩抓住的手腕,往自己的方向带了带。

    白栩根本没注意到旁边还有俩人,一时之间没有防备就这样被高远把顾盼和自己分了开来。

    “招呼下次再打吧,今天她已经很累了,需要休息。”高远说着重新揽住顾盼的肩,摁下电梯按钮。

    电梯门徐徐开启,顾盼被高远带着进了电梯,眼看着电梯门就要闭合,却被反应过来的白唐二人迅速拦下。

    “休息可以,但是她要去哪间房?”唐一飞也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一张房卡,一副当仁不让的架势,“如果要让她和高先生共处一室,是不是不太妥当。”

    眼看着又要陷入僵持的局面,实在是已经累到快晕过去的顾盼只好自己单独开了一个最小最便宜的房间,然后在三个人的护送下进入了房间。

    这个房间比起之前的房间简直是逼仄得可怜,不过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对于顾盼来说也已经足够了。

    对顾盼来说足够,不代表对其他三个人来说足够,这个房间里只有一张可怜巴巴的单人沙发,就连给他们三人共同入座的位置都没有。

    于是等顾盼从浴室里走出来的时候,三个人谁也没坐,分散地站在房间里,互相用极不友善的目光看着彼此。

    “你们……”你们还没走啊!

    顾盼本来以为自己洗完澡出来之后这个房间应该就只属于自己一个人了,她可以稍稍享受一下独处的宁静,然后睡个天昏地暗。

    可是很显然,现在这三个人没有任何一个人愿意离开这个房间,都在等着其他两个人离开,到最后的局面当然会维持三足鼎立的状态。

    顾盼没有可以拿来穿的睡衣,本来她现在已经累到不介意裸睡了,可是房间里还有三个男性的情况下,顾盼实在是做不到直接脱光衣服上床。

    “那个……我要睡觉了。”无法直接下逐客令的顾盼只能暗示。

    “嗯,你好好休息。”高远立刻领悟了顾盼的意思,说着往门口的方向走了两步,“明天见。”

    顾盼如获大赦地点点头,之后又把磨磨唧唧的唐一飞和欲言又止的白栩推出房门外,才终于放松下来扑进了床里。

    紧绷的神经放松下来,迟来的睡意来势汹汹地将顾盼淹没,让她迅速陷入沉睡。

    转眼,外面的天一点点泛起白光,经过一夜长途飞行的飞机缓缓降落在异国的机场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