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高辣文 > 原来你们都想上我(NP) > 139、高远的身份
    顾盼被高远顺利地带上了车,车里还有一个黑人男子,在看见顾盼的时候朝高远投去了有些不可思议的眼神。

    高远不理会黑人的表情,把情绪已经稍稍稳定下来的顾盼抱着坐进了车后座。

    “Joy,告诉他们别在附近逗留了,撤退,然后我们往A街区方向走。”男人厚实的大手抚摸着顾盼的后背,然后朝驾驶座的Joy发令。

    Joy立刻把高远的意思传达给了附近待命的车队,油门一踩就将车开离了原地。

    他其实很想问这个一看就娇滴滴没什么用的小女孩是谁,不过看着高远那副动作又没敢问,只能安安静静地听后座两人的墙角。

    “好点了吗?”高远探过身从副驾驶座下掏出一瓶水递给顾盼,“眼睛都哭肿了,别哭了。”

    高远因为碍于Joy在场,其实语气并不算怎么柔和,只是稍稍压低了些,放柔了些,可还是把开车的Joy吓得不轻。

    虽说高远要追女人的事情在他们那并不算什么秘密,可是追的是谁,追到了没有,Joy都是一无所知的。

    上次会议传出‘老大要恋爱’这个爆炸性消息之后,Joy还没什么实感,直到今天听见老大用这幅语气跟人说话,才真的感受到老大栽了。

    “好多了……”顾盼吸了吸鼻子,虽说手脚还是禁不住有些发抖,不过顾盼也渐渐冷静了下来,“高远我是不是应该去自首?我……我算不算正当防卫?会不会给我减轻刑罚?”

    毕竟死了三个人呢!!

    听见顾盼的话,高远无奈又好笑地揉了揉她的头发,“这件事最多热闹几天就会过去了,别想太多。”

    顾盼瞪大了眼,“可是我开了枪还伤了人!死了三个人呢!”

    为什么高远的语气这么轻描淡写!?

    “你别激动,再喝口水吧。”高远又把水瓶送到了顾盼嘴边,让她喝了几口才拿开,又伸出手擦去她唇边的水迹。

    这时候顾盼回头想想,才发现从第一次见高远开始,这个男人身上就有太多的谜团,一开始在顾盼的心里是头号危险人物,可是熟悉了之后顾盼觉得高远人很好,也就淡忘了一开始的防备。

    可能自己从来都没有认识过真正的高远。

    意识到这一点的顾盼莫名地感觉有些沮丧,“高先生……你为什么今天会出现在这里,那些人又是什么人,你是不是不打算告诉我?”

    听着顾盼对自己的称呼又开始产生距离感,高远胸口一闷,一股不安迫使他立刻伸出手抱住了面前的少女。

    “我全都会告诉你,毫无保留。”高远低头吻了吻顾盼的头发,“抱歉……让你感觉到不安了。”

    顾盼下沉的心情终于缓解了些许,“那那些人到底是什么人?你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他们是一个雇佣兵团的雇佣兵,平时在中东那边活动,最近我们跟他们有交火,在这种时候他们突然有异动,我就带着一些人过来看看。”高远说着,表情不由得变得有些凝重,“我刚才本来是准备从紧急通道观察一下他们要做什么,结果就看见你被抓进来了。”

    “那……那你又是干什么的?”又是‘雇佣兵’又是‘交火’的,把顾盼听得一愣一愣的。

    “如你所想的那样。”高远说着又揉了揉顾盼的后脑勺,“我跟他们是同行。”

    “你也是雇佣兵?”顾盼一愣。

    说实话生在和平国度的顾盼连雇佣兵是做些什么的都不清楚,只是从刚才高远和对方殊死搏斗的样子来看判断这个工作一定非常危险。

    “嗯,我也是从雇佣兵开始的,两年前从师父手里接管了现在的雇佣兵团。”相比之前的绝口不提,现在的高远简直称得上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了。

    可是高远说的越多,顾盼心里的疑团也跟着愈发膨胀,甚至已经到了高远回答了一句话,顾盼在脑子里根据高远的一个回答冒出来三四个问题的程度。

    “那……那他们为什么要袭击我?”顾盼憋了好半天,才从一大堆问题里选了一个自己觉得比较关键的。

    高远沉默了片刻,“这个我目前也还不知道,不过我推测……很大程度可能是因为我。”

    “啊?”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高远说着,眯起了眼,“我这里应该有人把你的情报给那个团的头儿了。”

    “是谁给的?”顾盼又不自知地问出了一个傻问题。

    “不管是谁……”高远说着顿了顿,语气猛地变冷,“最好他有本事继续藏下去。”

    Joy听墙角听了半天也听不懂俩人说的是什么,就知道大概是中文,但是该死的他中文又不好!

    他只能语气里大概能读出高远的情绪变化,尤其是最后一句,一下就让Joy背后一寒,忍不住在暖气很足的车内打了个寒颤。

    顾盼也被高远的语气吓住,半晌没说话。

    高远很快察觉到自己情绪外露吓到了顾盼,便立刻拍了拍顾盼的背表示安慰,“所以之后的事情我会解决,你只要记住,你真的很勇敢,你是世界上最棒的就可以了。”

    说着,高远捧起顾盼的脸,看着少女哭得红彤彤的眼眶,忍不住直接吻了下去。

    男人依稀还能感觉得到怀中少女的颤抖。

    虽然今天的顾盼简直可以说是让他刮目相看,可是高远永远不想再一次对她刮目相看了。

    高远的手不知不觉地环上了顾盼的腰,不断地收紧。

    驾驶座的Joy只能沉默地别开眼,不去看后视镜中两人渐渐交缠紧贴的身影。

    过了许久,高远才松开顾盼的嘴唇,唾液已经开始变得粘稠,空气中情欲涌动,如果这里只有他和顾盼两人,高远非常乐意来一场车震。

    不过考虑到前面还有个碍事的,高远只好有些惋惜地放弃了这个想法。

    “那……我们现在去要去哪里?”顾盼这才注意到车已经驶离了方才的街道很远,窗外是异国的陌生景色。

    “我们先去医院,看看你有没有受伤,然后送你回酒店。”高远拍了拍顾盼的后脑勺,“你应该是跟着工作来的,突然消失会让顾客很困扰吧。”

    “你怎么知道!?”

    高远看着惊得张大了嘴巴的顾盼,脸上笑意更深了两分,“我本来不知道,瞎猜的,不过现在全知道了。”

    ……是、是这样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