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高辣文 > 原来你们都想上我(NP) > 138、对手
    白栩听见那一声枪响后第一反应并不是企图逃离这个地方,而是下意识地望向后方宋明丽身旁的位置。

    可那个位置上此刻空无一人,只有顾盼背过来的包包孤零零地在位置上呆着。

    秀场的观众席不乏各路明星和记者,而记者们为了挖到这一次的头号猛料都卯足了劲往场内跑,与人流呈反方向行进,导致整个场子乱上加乱。

    白栩索性翻跃椅子靠近了顾盼之前的座位,一把抓起那呆头鹅的包看向一旁的宋明丽。

    “她人呢!”

    宋明丽从未见过白栩如此狰狞的表情,加上现在的场面确实是乱得让人心慌,纵使是理智如她也稍稍愣了愣才答:“去、去厕所了。”

    见白栩立刻想往外冲,宋明丽的理智这才回归本位,一把拉住了白栩的手臂,“你不能去!现在这里出现了恐袭,这么乱的场面就算遇不到恐怖分子万一发生踩踏……”

    “可是她在那!”白栩的脑袋都快要炸开了,太阳穴突突地跳。

    少年一把甩开宋明丽的手就准备往秀场外跑。

    宋明丽也快疯了,她不知道为什么好好的来看个秀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她只知道白栩绝对不能出事。

    白栩的动作轻盈敏捷,翻过排排座椅很快出了门,宋明丽可没那么厉害,一下就被白栩甩开了一大截。

    安保人员已经发现了案发地点,白栩看着人多的地方就冲了过去,好不容易拨开里三层外三层的人群,发现三具尸体没有一具是呆头鹅的,才稍稍松了口气。

    然后白栩立刻又冲进了女厕所,此时的女厕所空无一人,白栩一间一间地打开门来检查,却只是不断地体验到从希望到失望的循环。

    就在白栩准备继续往其他地方去找的时候,宋明丽及时出现在了女厕所门口,“电话,小栩,打她电话!她是拿着手机走的!”

    白栩赶忙掏出手机开始打顾盼的电话,此刻场内的音乐已经停止了下来,一个熟悉的电话铃声穿透过周围混乱的人声,传到了白栩的耳朵里。

    就在这附近!

    得出这一结论的白栩内心涌现出一股狂喜,他一边拿着电话保持呼叫状态一边开始寻找声源的位置。

    可当少年发现声音的源头是出自女厕门前的垃圾桶时,一瞬间鼻子都酸了。

    宋明丽就这样眼睁睁看着少年上一秒还精神百倍地寻找着铃声的方向,下一秒就像是浑身的血都在一瞬间被抽空了似的,脸上的血色极速褪去,变得像一张纸般惨白。

    白栩直接伸手从垃圾桶里翻找出顾盼的手机,拿在手上盯着发着亮的屏幕,指尖因为太过用力而微微颤抖起来。

    “小栩,咱们先离开这是非之地吧。”宋明丽走上前抓住了白栩的手腕,“小顾她肯定不会有事的,我们得先离开这里才能找她。”

    其实宋明丽心里也清楚白栩的想法,没有人会主动把手机扔进垃圾桶,在垃圾桶里找到小顾的手机,其实已经意味着那个小姑娘凶多吉少了。

    白栩眼眶都已经开始发红了,澈蓝的眼瞳蒙上了一层水雾。

    他死死地咬着下唇不让水珠掉出眼眶。

    所以说,为什么一定非要勉强她来参加这个该死的走秀?

    如果当时不是自己执意让她来,就让她在酒店里好好睡一觉……

    深深的自厌袭上心头,让白栩一瞬间几乎万念俱灰。

    宋明丽很怕那些记者回过头来拍到对白栩不利的照片,于是赶紧拉着已经没有反抗念头的少年跟着人流出了建筑物。

    转头这件事就上了国内的新闻栏目,毕竟时装周也算是娱记们的盛宴,在场内的国内记者不算少,一手资料几乎是与事件的发展状态同步被传回了国内。

    不过说是发展状态,其实事情之后也并没有再发展下去,那一声枪响似乎就是整个事件的落幕,在现场一共也就找到了三具身份不明的尸体,剩下的一切都还要等待警方那边公布答案。

    但这件事依然被标上了恐袭的名头。

    许景堂自从那天从顾盼家离开就换了一家健身房,原本是处在休假状态的他也开始重新接受新的工作,今天刚通了个宵从手术台上下来,回到家里。

    他希望通过工作让自己恢复到以前的状态,再通过疏远让自己渐渐淡忘那个小姑娘的事情。

    毕竟这种自己的思想都无法被理智左右的感觉,并不是许景堂满意的状态。

    此刻面对清晨的晨光,许景堂给自己泡了一杯咖啡,准备待会就在家里做一点运动再去睡觉。

    喝咖啡的时候有那么点无聊,于是许景堂随手打开了电视机。

    电视里正在播无聊的肥皂剧,许景堂换了两个台,准备看看新闻。

    新闻台,屏幕上恐袭的标题被打得很大,主持人和现场记者正在进行连线,许景堂从记者标准的播音腔中听见了一个地名。

    那个让他一瞬间脊背都跟着发了凉的名字。

    神经紧绷起来,许景堂几乎是一下就挺直了背,仔仔细细地听着从电视中传来的每一个细微的声音,每一个字。

    时装周……秀场内……恐袭……

    记者在此刻略显冗长的话语只有几个词汇被许景堂提取出来,在脑中进行反复播放。

    杯子坠落在瓷砖地板上,深褐色的咖啡液体迸射四溅,打湿了许景堂脚上的棉袜,可他已经管不了那么多。

    新闻里出现的那些字眼就像是突如其来的一道咒,让许景堂的大脑一下丧失了所有的思考能力。

    等到他稍稍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订下了还能订购的最快一班航班。

    许景堂就连行李都没有收拾,穿着被咖啡洇出一块咖啡渍的袜子,扯下衣帽架上的外套穿在身上就快步走了出去。

    头等舱人很少,位置几乎都空着,所以许景堂一眼就看见坐在不远处的老友何之洲。

    获知了恐袭的消息让何之洲的脸色也很不好看,表情紧绷地坐在位置上。

    何之洲一向对他人的目光很敏感,一抬头就看见昔日老友许景堂。

    两人同在C市,却是那次照片事件以来的第一次见面。

    许景堂看着昔日老友眼中只剩下一片冰寒的眼神,心里却出奇的冷静。

    他现在已经非常确定,自己要做的事情是什么,也清楚为了做这件事情自己会失去,已经必须要放弃的部分会是什么。

    更关键的是,在知道这一切的前提下,许景堂依然非常确定自己还是想要那么做。

    何之洲定定地看了许景堂一阵,在发现许景堂双眸里那股坚定的时候倏地笑了。

    唇角是上翘的,那双桃花眼里却没有半点笑意。

    “看来你下定决心了。”何之洲和许景堂之间在很多时候都并不需要太多语言,只要一个眼神就能知道对方的想法。

    也正因为这一点,彻底让何之洲的心情坏到了极点。

    “嗯。”许景堂稍稍颔首,表示对老友说法的认可。

    何之洲站起身,看着几乎已经认不出的昔日好友,走到了许景堂面前。

    “那以后我们就是对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