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高辣文 > 原来你们都想上我(NP) > 分卷阅读15
    出那是Demmer的当季主打款,只不过顾盼认为这款衬衫更加适合皮肤白皙的男士,眼前这个男人虽说生得一副好皮囊,可肤色更偏向典型的亚洲肤色,穿起来效果明显配不上这件衣服的高价。

    “顾小姐?”念出这个称呼的瞬间,唐一飞爽朗地笑开,放下了手中的鸭脖,站起身三两步绕出了办公桌,想要过来迎接顾盼。

    嗯?鸭脖?

    顾盼看着唐一飞手上明显的油渍微微一愣,刚才一进门她就觉得空气中有一股卤味的香气,还以为自己鼻子出了问题,现在看着桌子上堆成小山的碎骨才终于认清现实。

    “是…是,您好。”顾盼脑海中立刻浮现了这个男人刚才一边在这个房间里啃着鸭脖一边看直播的模样。

    唐一飞一下蹿到了顾盼的面前,就像是表情管理已经到了极限再也绷不住了一般,眼眸中闪着崇拜的光,一眨一眨地看着顾盼,“看起来很年轻,竟然能做出那么优秀的设计,太了不起了!”

    那边唐一飞在滔滔不绝的叙述着自己的崇拜之情的时候,顾盼的眼神却是不由自主地看向男人的下半身

    赫然一条荧光粉为底色的豹纹沙滩短裤。

    顾盼只觉得自己的视觉简直受到了玷污,立刻把目光移回了唐一飞的上半身,看着男人的衬衣洗洗眼。

    这一刻顾盼深感自己刚才一路上的担忧是多么的龌龊,她竟然还以为唐一飞选上自己是因为别的什么阴暗的理由,可现在事实给了顾盼一个大耳光唐一飞是真真正正的欣赏她刚才那一身造型设计才选上她的。

    明明是一件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可是顾盼不知道为什么觉得好想流泪啊……

    “我觉得你那个把围巾当做腰带系在模特腰间的做法简直是神来之笔啊,我从来没见过像你这么厉害的设计师,你是从法国留学归来吗?为什么我以前都没遇到过你?”唐一飞丝毫没有感受到顾盼的心情,一个个问题就像是竹筒倒豆子似的咕噜个没完。

    真不知道那些大佬们听见这些话会是什么想法……

    顾盼在心里无声地叹了口气,唐一飞提出的所有问题实在是让她不知道怎么回答,于是顾盼下意识地选择回避,脸上露出了职业而又礼貌的笑容,“唐先生您一般需要出席什么场合,我好为您进行设计规划。”

    问出口的时候顾盼心里已经有了大概答案的范围,不过唐一飞一听,没有立刻回答,伸出手抓了抓后脑勺,眸中闪过了犹如少年一般的羞赫神色,“我想追求一个人,不过被她拒绝了,我和手底下的人总结了一下自己的不足,决定先从外形上改变,所以就决定聘用一位造型设计师。”

    “……”顾盼一时之间都不知道应该从哪里开始吐槽好了。

    过了半晌,顾盼才酝酿着提出了一个问题,“那请问唐先生想追求的人是谁呢?”

    根据对方的身份地位还有年龄段去攻略其喜好,这个问题是很有必要的。

    “秦璐。”提起心上人的名字,唐一飞脸上不由自主地露出了笑容。

    听见这个名字的瞬间顾盼微微一愣,本来还以为是同名,可是想想能拒绝唐一飞这样身份地位的人,怕也只有那一位了。

    这个秦璐是著名青年小提琴家,本来按照顾盼这种不关注古典乐的人是不会知道这个人的,奈何秦璐长得一张精致面孔,哪怕从未踏足过娱乐圈也拥有一大票粉丝,独奏会的门票更是千金难求,这样的知名度之下真是想让人不知道都难。

    可只要稍稍了解过秦璐的人都知道,秦璐这个人生性清冷高傲,骨子里更是充斥着艺术家的本性,视金钱如粪土,视名利如草芥,面前这位公子哥儿在秦璐眼里应该与那些挖煤发家的暴发户毫无两样吧。

    顾盼看着眼前笑得就像是地主家傻儿子的唐一飞,也不知道自己刚才怎么会觉得这个人很有气场的。

    ============================================================

    地主家傻儿子上线了

    撒花??(°°)ノ?

    16、要搞就搞老板

    6348187323285

    ouse

    16、要搞就搞老板

    16、要搞就搞老板

    和唐一飞讨论了一下以后工作的方向问题,从别墅区走出来已经是夕阳西下,顾盼正想打个车回去赶紧跟顾成珏庆祝一下,就听见手机响起,招手拦车的时候没仔细看来电人,便直接接起了电话,“喂,你好?”

    说话间顾盼已经上了车,只听电话那头传来了男人温和的声音,“小盼盼,我弄到两张佐藤的餐券,今晚就要过期了,能不能麻烦你来一趟帮我用掉?”

    顾盼对美食的涉猎范围很广,基本每个国家的食物种类都不反感,其中尤其喜欢西餐日料,这个佐藤就是之前顾盼去其他城市出差的时候吃过的日料店,回到C市惦记了好久,终于等到佐藤的分店准备在C市开分店的消息。

    最近因为忙碌加上贫穷,顾盼也没怎么关注佐藤的新闻,今天从何之洲嘴里听见这两个字,一下勾起了顾盼对日料的记忆。

    馋虫作祟,顾盼心里立刻把要和顾成珏庆祝的事情往后排了排,那边转头就跟司机报了佐藤的店址。

    当初佐藤选址的时候已经在官网发过位置了,顾盼一直记到现在。

    时间正当下班高峰期,路上又连遇红灯,等到顾盼到了佐藤的时候已经是近一个小时以后的事情了,一路上何之洲没有一个催促的电话,不禁让顾盼想起上次禧贝餐厅,何之洲说喜欢守时的人,还以为何之洲已经离开了,可等到推门进去的时候,身着酒红色衬衣的男人正坐在明黄色的灯光下,修长的手指无意识地敲打着桌面,双眼看着窗外来往的行车出了神。

    门推开的时候撞响了门后的风铃,何之洲闻声立刻看向了门口的方向,脸上的表情看起来没有半点不耐。

    “抱歉,让你久等了。”顾盼走上前去,因为心里感到抱歉,脸上的表情也有些局促不安。

    何之洲定定地看着顾盼,目光在佐藤柔和的光线下显出几分别样的爱怜,“我们没有约好见面时间不是吗?小盼盼并不需要感到抱歉啊,更何况……”

    椅子已经被拉到了恰到好处的位置,顾盼迎上何之洲的目光,余光瞥见男人眼角的泪痣,心神一阵恍惚,就听何之洲接着说道:“在约会中,等待本来就是男人的义务。”

    被美貌晃瞎了眼的顾盼根本没听清何之洲说的话,便傻愣愣地点了点头,然后按照何之洲的意思入了座。

    佐藤的料理并没有因为是分店而有任何水准上的浮动,顾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