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高辣文 > 原来你们都想上我(NP) > 137、射杀
    从小到大第一次看见真正的手枪的顾盼立刻吓呆在了原地。

    剩下的两个黑西装慢慢靠近紧急通道,以他们的视角看不见藏在门内的高远,只能看见躺在地上的同伴。

    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的两个黑西装只能小心翼翼地往门内探头查看情况,结果头往里伸的瞬间就被正好等着的高远抓住了空隙。

    高远直接飞起一脚踢向来人的脸,动作精准而简洁,顾盼能够清晰地听见对方的鼻梁骨断裂的声音,只见那个被高远横踢一脚的男人在空中转了半圈,随即就像个没有生气的死物一样落在了地上,再也没了任何动作。

    另一个黑西装这才察觉到事情不对劲,往后退了两步似乎打算撤退。

    高远也不给他跑路的机会,一脚把门踹开,迫使对方向后退,然后就在对方还没站定的瞬间

    飞起一脚直接踢飞了对方手中的枪。

    锃亮的黑色手枪在空中打了几个转,滚落到了顾盼的脚边。

    只剩下肉体搏斗,这件事就变得简单了很多,对方根本不是高远的对手,三两下就被高远撂翻在地。

    顾盼简直看得目瞪口呆,刚才高远的动作跟电影里华丽的功夫不太一样,每一招都又快又简单,却在最短时间内爆发出最大的威力,而这三个刚才让她差点绝望的黑西装在高远的面前弱得简直就像是三个龙套一样。

    高远终于稍稍松了口气,转过头大步走到顾盼的身边,把手上的枪塞回了腰间,“没事吧?”

    “没事……”顾盼摇摇头,现在那种极度的惊慌还没过去,她的四肢都在不住地发抖,就算有点皮外伤也感觉不到疼痛,“高先生你怎么会在这里!”

    “不是说了不叫高先生了吗?”高远这么说着,伸出手把顾盼在挣扎时弄乱的头发理了理。

    此时,高远背对着被那已经躺平的三人,顾盼余光看见原本在地上躺着的男人突然拔出了枪,抵上了高远的腰。

    “没想到你这婊子养的还是个多情种啊。”拔枪的人正是第一个被高远击晕的男人,他说着只有高远听得懂的阿拉伯语,举着枪缓缓从地上爬起来,脸上露出了狰狞的笑,“那就和这个贱货一起死吧。”

    顾盼吓得腿一软立刻跌坐在了地上。

    高远也不敢动,倒不是因为别的,枪口对准他的同时也对准了在他面前的顾盼,如果一下没躲好……

    这样的后果几乎让高远不敢深想。

    他想着低头看了一眼那娇小的少女,立刻举起双手表示投降,“我跟你走,你放过她。”

    男人往前探着身子从他的后腰抽出高远的枪,然后塞进了自己的腰间,“也行,反正我们老大说了只要你的命。”

    说着,男人把枪抵上了高远的背,“那我们先走吧,留下这位小姐在这里等着和警察解释这一切。”

    俩人保持着一个姿势缓缓地转过身,眼看着要出安全通道的门,男人却朝顾盼狞笑着举起了刚才从高远腰间掏出的手枪。

    面对漆黑的枪口,顾盼的呼吸都快要停止了。

    下一秒,枪声响彻楼梯间。

    高远回过头,就看见顾盼手上还保持着开枪的样子,一张小脸完全失去了血色,被枪的后坐力震得整个人歪倒在了楼梯上。

    而几秒前还拿着枪得意叫嚣的男人此刻已经哀嚎着倒了下去,顾盼那一枪没有伤到他的要害,男人纯粹是因为子弹的后坐力而失去平衡倒地的。

    来不及细想,高远赶紧从地上捡起刚才从男人手中滑脱出去的枪,对着男人的脑袋补了一枪,又对着另外两人各补了一枪。

    连续三发枪声消失后,楼梯间这次终于彻底归于了平静。

    过了好半晌,高远走到顾盼身边抱住已经吓得浑身僵硬的少女。

    刚才顾盼确实是被吓得腿一软坐到了地上,可手却在胡乱往地上扑着保持身体平衡的时候摸到了一个冰冷坚硬的物体。

    那是刚才与高远的搏击中落败的男人手中飞出的枪。

    之后的事情都只能说是极致的狗屎运,比如顾盼捡起来的这把枪正好被那个黑西装下了保险,再比如那一瞬间在顾盼纯粹出于以前看过的刑侦剧在记忆中形成的印象,然后误打误撞地选择了一个漏洞还不算太大的开枪姿势。

    她甚至都没来得及去考虑会不会误伤到高远,只是满脑子想着绝对不能让这个男人带走高远,就稀里糊涂地扣下了扳机。

    回过神来的顾盼立刻哽咽了出来。

    她……她刚才是杀人了吗!

    竟然对着一个活生生的人开了枪!而现在那个人……明显已经死掉了!就是在她的手下死的啊!

    而且……而且刚才那个男的离高远那么近,如果中枪的不是那个男人而是高远怎么办!

    高远轻轻地拍打着顾盼的背,表情却没有多轻松,他知道刚才的枪声一定会引来那些人的同伴,又看了看已经吓得浑身软成一团的顾盼,便索性一把托起怀中因为惊吓而眼泪掉个不停的少女准备赶紧离开这里。

    一边往外走,高远一边指示在外面待命随时准备接应的手下赶紧潜入建筑物内,然后迎面就撞上了两个因为听到枪声而寻过来的安保人员。

    他无意在此时与他们交战,可眼下马上就会被那帮人的同伴找到,高远清楚的知道没有时间在这里和他们解释安全通道里发生的一切。

    可就在高远准备先把怀里的顾盼放下来,让两个安保人员陷入昏迷休息休息的时候,对方的增援已经赶到了。

    在安保人员的身后,两个黑西装已经掏出了手枪,步步逼近了过来。

    高远只能抱着情绪还没有稳定下来的顾盼一转身冲进了秀场内。

    他并不是希望那群亡命徒会因为‘不伤及无辜’而停手,单纯只是为了掩藏自己和顾盼的行迹,好找到一个脱身的机会。

    至于秀场内其他人的性命,那不是高远在意的问题。

    对于生命的怜悯,从来不会出现在高远的世界里。

    秀场内音乐声震耳欲聋,里面的人根本没有察觉到外面的枪声,依然沉浸在时装秀所带来的视觉盛宴当中。

    直到秀场内响起第一声枪响,人群才开始意识到有什么样的危险就在身边。

    场面上僵了两秒,立刻响起此起彼伏的尖叫声,人们慌乱地想要往外逃窜,模特们惊慌失措地往后台跑,他们互相碰撞,拥挤,场面就在这第一枪的作用下乱成了一锅粥。

    这正是高远想要的效果,他把枪收回腰间,猫着腰,抱着怀里的少女往外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