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高辣文 > 原来你们都想上我(NP) > 136、意料之外的再会
    虽然顾盼已经累得连胳膊都抬不起来了,不过白栩还是非常强硬地带着她来到了时装周秀场。

    路上,宋明丽好像有点在意后视镜,侧过头去看了好几次。

    “干嘛?”白栩和顾盼坐在后座,白栩正把玩着顾盼的手,懒洋洋地问了一句。

    “没什么,可能是我想多了。”宋明丽平稳地转动着方向盘,“总觉得后面这辆车好像在跟着我们。”

    “不可能吧。”白栩连头也没回,“异国他乡的,车也不是我们国内的车,怎么可能有人认得出我。”

    “说的也是。”

    说完,宋明丽也不再看后视镜,专心地注视着前方。

    正门已经有很多媒体在守着了,白栩一个人下了车,嘱咐宋明丽带顾盼从侧门的工作人员入口进去。

    工作人员入口就没有正门那么舒服了,狭窄的同时人也很多,基本都是来看秀的明星身边的经纪人和化妆师。

    等到顾盼跟着宋明丽入了场,白栩已经在位置上坐定有一阵了,因为场内媒体还不多,秀也还没有开始,宋明丽便带着顾盼坐了过去,顺便开始刷微博看看国内有没有媒体把刚才的照片发出来。

    因为里面已经有一些外媒入场,所以白栩脸上的表情又恢复到了曾经顾盼很熟悉,然而现在感觉很陌生的阳光谦和。

    偶尔有人过来表示想和白栩进行合照,少年也都欣然答应,完全看不出私底下那副怕麻烦到了极点的样子。

    “待会结束你要回到姓唐的那边去吗?”白栩脸上还是带着温和的笑,只不过那种笑完全没有缓解少年给顾盼带来的压迫感。

    “呃……”顾盼想了想今天早上在唐一飞的房间里留了个纸条就出来了,结果到现在都没回去,就觉得一阵心虚。

    “人越来越多了,我先带小顾去后面坐着。”宋明丽看了看周围,发现入场的人开始增加,便起身拉着顾盼开始往后走。

    这也算是间接救了顾盼一命。

    眼看着时装秀已经快要开始,顾盼有点想找个地方给唐一飞回个电话,于是在场内环顾了一周,想找找洗手间的位置。

    宋明丽似乎看出顾盼的想法,笑着给她指了指洗手间的方向,是在走秀场地外的位置,于是顾盼立刻道了谢然后起身往外走。

    秀场内人很多,可大家都是低声交头接耳地交谈,因此反而场内相对来说比较安静,顾盼远远地就看见了厕所的标志,于是拿出手机一边低着头一边往厕所的方向走。

    果不其然,唐一飞的未接来电和未读消息铺满了整个屏幕,顾盼也来不及看那些消息,就直接给唐一飞回了个电话过去。

    电话响了一声就被接通,“喂,顾问,你又跑哪去了!”

    “那个……抱歉飞机,我没及时回去……”顾盼心里觉得愧疚,说话的时候也一直低着头。

    “那你现在在哪呢!?”唐一飞简直要抓狂,这只笨绿豆真的是一不留神就被人拐个没影,不知道让他操了多少心。

    “我已经在秀场内了,现在秀还没开始,可能要等……”说话间,顾盼就迎面撞到了一个人,连忙用英语向对方道歉。

    至于对方应了一句什么,顾盼也没听清楚,心里猜测着大概是‘没关系’之类的,就准备绕开对方接着走。

    却不料,没走出两步就被人强硬地抓住了手腕。

    她这才抬起头看向来人,发现是一张完全不认识的欧洲面孔,看着年纪倒是不大,一身黑西服就像是维护秀场秩序的安保人员。

    顾盼第一想法就是自己可能被误以为没有通行证乱闯进来的,就立刻掏出自己外套口袋里的通行证给对方看了一眼。

    结果对方看了顾盼的通行证之后,手上抓得更紧,还朝不远处说了一句顾盼听不懂的话。

    不是英语,听起来有点像阿拉伯语。

    随即男人竟然从顾盼的手里把她的手机一把夺了过去,挂断电话后扔进了一旁的垃圾桶,顾盼心里立刻警铃大作,心头一惊便开始挣扎,可在女人当中力气都不算大的顾盼根本不具备和一个男性抗衡的能力。

    欧洲男人在顾盼开始挣扎的瞬间就用手捂住了她的口,让她根本无法发出足以惊动其他人的声音,然后身子迅速地将顾盼拖拽到了紧急出口的门内。

    顾盼的心都快跳到嗓子眼了,她不知道对方想要做什么,只知道一定不是什么好事,忐忑与惊慌迫使她更加奋力地挣扎。

    远处有两个同样穿着黑西装的人听见了这个欧洲男人的呼唤,一步步朝顾盼走了过来,顾盼知道只要等这两个人到了自己面前,那么真的就再也没有逃跑的可能性了。

    同时,她也清楚自己凭力气是不可能胜过这个男人的,于是便张牙舞爪地企图抓住男人的头发袭击他的眼睛,因为男人比她高出一截,所以她很快摸到了男人脑袋的位置。

    “操,贱货。”男人用英语骂了一句,然后另外一只手开始抓顾盼的手。

    顾盼的一只手迅速被抓住,眼看着只剩下一只手掀不起什么风浪,就在这时,顾盼想起自己今天穿着的是细跟的高跟鞋!

    人的求生本能只要一旦被激发出来,思维运转会比安然无事的时候要快很多倍,顾盼就是属于这样的活例。

    她抬脚对准男人的脚就踩了下去,可男人一看就是受过训练的样子,反应明显异于常人的快,一下避开了顾盼的攻击,只不过因为避得太快,身形稍稍踉跄了一下。

    “你还挺厉害。”

    就在下一秒,顾盼只听身后传来肉与肉之间实打实的碰撞之声,随即那只一直控制着自己口鼻的手便松了开来,男人粗壮的手臂从顾盼的脸颊划过,然后整个人朝后栽倒在了地上。

    顾盼回过头,就被同样一身黑衣服的健壮男人一把抱着闪到了一旁。

    “高先生!”

    在这样寒冷的季节,高远身上穿的衣服也远比顾盼要少,似乎是为了行动上的便捷性,看着非常清爽干练。

    “嘘,待在这别动。”

    高远说完凑过去在顾盼的唇瓣上亲了一口,便将顾盼往更靠内的地方送了两步,自己则是猫着身子靠近了门的方向,从腰间摸出了一把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