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高辣文 > 原来你们都想上我(NP) > 135、不能白给
    顾盼最后的那点理智还在和欲望抗争的时候,白栩挺着腰把阴茎送到了顾盼的小穴口,上下磨蹭了两下。

    然后挂着晶亮淫水的肉棒又送到了顾盼眼前。

    “要……”

    受不住了。

    理智的防线在这一瞬间溃不成军,顾盼只想赶紧塞点什么东西止住那股钻心的痒。

    “那……”白栩勾了勾唇,拉起顾盼的手摁在她的小穴上,“你先玩自己给我看看。”

    手指立刻被丰沛的淫水打湿,羞耻感在脑中炸出了一朵蘑菇云,顾盼瞪大眼睛看着面前干净漂亮的少年。

    “就像这样。”白栩绕到顾盼身后,俯身从背后揽住顾盼的腰,手从外覆在她的手上,带着顾盼的手指在已经充血肿胀的阴核上揉搓起来。

    “不要……”刺激感袭来的同时顾盼倒吸了一口凉气,两条腿不自觉地往前蹬了两下,腿上的肌肉都跟着紧绷了起来。

    手被少女的大腿夹住,白栩另一只手把顾盼脸侧的头发拨到耳后,把自己的嘴唇贴上了少女的耳廓。

    “明明很舒服吧?”少年的声音被刻意压低,平日里的那股清朗消失不见,只剩下伴随着阵阵吐息的气音。

    顾盼下意识地想要躲避那股耳旁的痒意,可不管她怎么扭头,白栩就像是一条缠上猎物的白蛇一般怎么也甩脱不开。

    那只手也完全没有被撼动,依旧用堪称罪恶的力道在领着她的手搓弄着自己的阴核。

    “小栩……小栩我不要了……放开我……”顾盼羞得声音里都带着哭腔了。

    “我不喜欢听到你说不要。”耳畔白栩的声音立刻冷了下来。

    顾盼被吓得一激灵,感觉如果自己再继续说下去的话,小撒旦还会做出更过分的事情,只能咬着下唇把满肚子的拒绝憋回喉咙里。

    “不许憋着不叫。”白栩的另一只手捏住顾盼的胸,对准已经紧绷勃起的乳头就往外提了提,“如果你叫的好听,我会考虑早点给你的。”

    “小栩……”顾盼眼窝里含着泪,双颊的羞红攀上了她的眼角稍,在稍稍侧头的一瞬间被白栩瞥见。

    少年的心顿时像是被无形的拳击打了一下似的,猛地开始狂跳。

    “小栩你不要闹了好不好……太……太羞耻了,我不行……”

    白栩忍不住直接吻住了那张嘟嘟囔囔的小嘴。

    舌肉交缠,搅拌混合唾液的时候,白栩的手也强行拉着顾盼的手指插入了那水淋淋的小穴里。

    顾盼身子一抖,想要往后蹭着躲避,却只是把自己的身体更加实打实地往白栩怀里送,然后被箍得更死。

    手指剐蹭着湿软的肉壁,所到之处皆是一片湿滑,稍稍减轻了那股要命的空虚感。

    欲望在快感的滋养下开始催生,顾盼脑中那股刚才还不可逾越的羞耻开始土崩瓦解,开始用自己的手指模拟起了性器的插入动作。

    白栩立刻引着顾盼多加入了一根手指进去,尝到甜头的顾盼只是手上的动作顿了顿,很快就接受了第二根手指的到来。

    两根手指要比一根手指带来更多的满足感,顾盼开始发出难耐的声音,“嗯……”

    舒服,可是……还不够。

    小穴就像是一个没有尽头的洞穴,顾盼觉得现在自己最多只是把前半段的空虚清扫干净,更深处的黑暗依然无法触及。

    那里才是……最想要被碰到的地方!

    顾盼的手不断地想要再往里探,手指无意识地撑展开里面的肉褶,抚平每一寸肉沟里的空虚。

    黏糊糊的汁液顺着顾盼的手指往外漫,顾盼能够清晰地感觉到自己每次把手指往外撤的时候小穴里的嫩肉都在不舍地收缩挽留。

    快感积累到顶点的瞬间,顾盼身子猛地一跳,高潮瞬间的呻吟都被白栩侵吞入腹。

    白栩松开顾盼已经被咬得发红的嘴唇,直接抱着顾盼的腰往一侧倒去,然后抬起顾盼的一条腿便往里一挺

    阴茎进来得太过突然,顾盼还在高潮,花穴内壁不断地收缩痉挛,咬得白栩连连皱眉,只能用更加用力地撞击来驯服这不听话的淫穴。

    顾盼闷闷地呜了一声,只觉得自己的小穴一下被全部填满,将空虚感一扫而空,那股酣畅的爽快让她张了张嘴却没能叫出声来,只能皱着眉头承受着少年每一次有力的撞击。

    虽说刚才白栩抱着顾盼的时候是侧躺的姿势,不过为了寻求安全感,顾盼不知不觉地上半身都趴在了床上,白栩也正好顺势而为,直起了腰,整个人跪坐在床上,腰臀的肌肉紧绷,不断发力,阴囊拍打着顾盼的臀瓣,发出声声脆响。

    他几乎没有给顾盼适应的时间,直接一上来就是以冲刺状态开始,龟头不断地往最深处捣,不消一会儿便把顾盼宫口外的小肉缝顶得绵软酥烂。

    巨大的快感让顾盼的喉头都开始发麻,被插得半点声音也发不出来,只能半张着嘴,任由眼泪一颗颗地往外蹦。

    太深了,深到顾盼有种会被顶穿的感觉。

    少年又硬又大的龟头不断地往自己的子宫口钻,一点喘息的机会也不留给她,让顾盼随时都感觉自己下一秒就会被操得背过气去。

    这种情况对于白栩来说也同样,他在这一刻内心里是真的渴望干脆把身下的少女就压在这里活活操死,腰上完全停不下来抽插的动作。

    他见多了床上的荡妇,却从没有被勾到如此失控的时候。

    一颗汗珠从白栩的额上滑落,他咬了咬下唇,企图用这种疼痛感来缓解一下想要射精的欲望,却发现收效甚微。

    她甚至都没有叫声,只有那种时不时的抽气声来回应白栩的耕耘。

    可白栩就是觉得愈发情动。

    白栩的脑子里甚至有把这个呆头鹅不择手段的囚禁起来的冲动,让这个世界上只有自己能享受到这个家伙的身体,操她的穴。

    这场性爱持续了很久,顾盼隐约记得自己在中间好像真的晕过去了一次,可醒来的时候身体里还是插着那么一根好似永不疲惫的大棒子在不断进出。

    直到宋明丽打了多次电话无果上门来提醒白栩时装周开场的时间,白栩才终于又一次射在了顾盼的身体里,然后喘着气非常不情愿地把肉棒拔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