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高辣文 > 原来你们都想上我(NP) > 134、有男朋友又怎样
    等到白栩一身造型弄得差不多了,他立刻给顾盼展现了一把什么叫做卸磨杀驴,毫不留情地把张思真和宋明丽驱逐出了房间。

    顾盼愣愣地看着从座位上站起的少年。

    那一瞬间简直好像有万丈光芒从白栩的身体里迸发出来,简直让顾盼移不开眼。

    其实白栩浑身上下穿搭用的单品,顾盼都认识,也在杂志上见过,可即便是在身材与气质皆出众的模特身上,也穿不出白栩的那股味道。

    白栩脑袋一侧就看见顾盼傻乎乎的表情,阴郁了一夜的心情终于有所回暖。

    他走到顾盼的面前,双手插在口袋里,垂眸睨着少女,“好看吗?”

    顾盼连连点头,“好看!”

    很显然顾盼这么短短两字的夸赞在白栩的心里比上次那一大串要好得多,少年不自觉地弯起唇角,“比那个姓唐的还好看?”

    这让人怎么回答!

    顾盼犹豫了两秒钟,还是觉得自己应该识相一点,连忙点头。

    虽然顾盼的犹豫让白栩有些不爽,不过还好最后呆头鹅那副点头如捣蒜的样子成功的挽回了下滑的心情。

    “那如果让你跟我上床,你愿意吗?”

    白栩心里潜伏着的那只小恶魔开始向呆头鹅伸出了罪恶之手。

    “啊?”顾盼又一次被问住了,面颊极速蹿红“不太好吧白先、小栩!”

    “你不愿意?”

    少年的脸色立刻冷下来。

    “不是!”顾盼看着白栩立刻不高兴了,下意识地否认完才觉得哪里不对,然后又笨嘴拙腮地补充:“我是说……那个……咱们只是暂时的雇佣关系啊小栩,你、你那么好看……想发生关系还……”

    ‘不容易吗’四个字还没说出口,白栩就冷冷地打断了顾盼的话。

    “我就要你。”

    说完,还嫌不够似的补了一句,“只要你。”

    顾盼心哐哐的跳,震得身子都发软了,整个人跟脊椎骨被抽离了身体似的软趴趴地坐在床上,双颊红得滚烫。

    这这这这实在是太直白了!道德沦丧!人心不古啊!

    被逼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的顾盼只能红着脸坐在原地,脑袋里一片空白地发蒙。

    白栩等得不耐烦了,干脆一把给顾盼往后推倒在床上,身子往前一倾,跨坐了上去。

    “你默认了。”

    我不是我没有你别胡说啊!

    顾盼急得都快哭了,“小栩你……我……我这么普通……你到底是哪里想不开!”

    捕捉到关键的字眼,白栩眼底终于出现了几缕光芒。

    “你在怀疑我的眼光?”少年说着,手抚上了顾盼的脸颊,感受着来自于少女的那股温暖。

    白栩一直不是一个体热的人,他的体温总是处于偏低的状态,给人一种不健康的病态感。

    好像只要用力的碰他一下,这个玉般的人就会碎掉。

    “不是……”顾盼都快接不上话了,突然灵机一动,“小栩……我……我有男朋友的!”

    昨天晚上那种针锋相对的争夺让顾盼现在脑子里还乱乱的,她实在是不想再乱上加乱了。

    “我不在意。”

    白栩只要一想到昨天的事情就火大,对顾盼此刻把唐一飞拉出来就更是不快。

    “哪怕你已经结婚了我也不在乎。”白栩说着,把顾盼刚穿好的打底线衫往上拉了拉,露出少女雪白的腹部。

    顾盼一下被白栩的爆炸性发言震得脑袋都空了,她分不清白栩说这两句话到底是出于赌气还是什么其他原因。

    想了好半晌也没想出这句话之后自己要接什么。

    她的腰腹在这段时间的健身挽救下总算是平坦了一些,不过看着还是有点肉,软乎乎的像一大块棉花糖。

    白栩的手触摸到少女的腰腹,似乎对那绵软的触感很满意,眉头稍稍舒展,“没话说了的话那我要开始了。”

    “开、开始什么?”少年的手指隔着嫩薄的腰部皮肤刺激着少女的皮下神经,让顾盼觉得腰上酥痒不已。

    少年伸出舌头舔了舔发干的唇瓣,粉嫩的舌尖钻出双唇之间,又迅速藏了回去。

    “操你。”

    明明连吻都还没有,白栩的声音却已经带上了浑浊的嘶哑,小小的喉结上下一动,作了一个吞咽的动作。

    简单的一个小动作却带来了无限的色情意味。

    “昨天晚上的事情,你必须补偿我。”白栩的手顺着顾盼的腰慢慢往上滑,指尖撬开顾盼的内衣,一把握住那一团让他爱不释手的软肉,“所以你没有拒绝的权利,明白吗?”

    说完,少年的手指夹住了顾盼的小乳头,狠狠一夹。

    顾盼立刻被激得‘嗯’了一声,就听跨坐在自己身上的少年轻声一笑,似乎对顾盼这种下意识的声响还算满意。

    白栩往前坐了坐,抓着顾盼的手往自己的方向带,“拉开拉链。”

    少年胯间的金属拉链银光熠熠,顾盼下意识地伸出手去碰了碰,冰凉坚硬。

    她的手有点抖,扯了好几次也没能把拉链扯下去,白栩不耐烦地啧了一声,直接抓着顾盼的手一把将拉链拉下。

    白栩的体温虽低,可阴茎的炽热程度完全不比任何人少,就像一柄代表火焰的剑,直挺挺地从少年的裤裆口蹿出,正对着顾盼的小脸。

    顾盼甚至不需要调整任何视线的角度,就可以直勾勾地看见白栩龟头上的小马眼。

    “小栩!”顾盼还企图做最后的垂死挣扎,“我用手行不行!”

    少年完全不为所动,手从顾盼的裙子里伸入,隔着顾盼的小内裤搔刮着那软软的一点。

    “不行。”

    那一小块棉布已经被水洇湿,白栩甚至不需要把手指伸进里面就能感受到顾盼阴户的形状。

    他的手指肆意地在顾盼的双腿间游走,原本是作为顾盼最后一道防线的内裤仿佛一下倒戈成为了白栩的伙伴,沾满了淫水后变得湿滑无比,有时候白栩碰到了那一个让顾盼抓狂的点,然后一用力,指尖就滑开了。

    这种要而不得的感觉更是要命。

    顾盼的小穴已经是泥泞成了一片,正不断收缩着企图减轻空虚感,而顾盼的眼前就是白栩昂扬的阴茎,毫不掩饰那股勾引的企图。

    “想要我吗?”

    此刻天使般面容的少年发出了不亚于撒旦耳语的诱惑之声,顾盼甚至有一种只要自己在这里点头妥协,就会被迫签订上什么出卖灵魂的契约,从此走上暗无天日的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