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高辣文 > 原来你们都想上我(NP) > 256、外套
    几天后的医院,许景堂正准备上手术台。

    手术服已经换好了,许景堂站在一旁协助护士检查器械药具,远处有几个推着摆满药品的推车走过来的护士。

    “哎对了,小潘今天来上班了吗?真是的,我们这么忙,她还……”

    模糊的名字带着强烈的熟悉感,许景堂在大脑反应过来之前已经回过头去,看着几张陌生的脸总自己面前走过,才稍稍找回了些理智。

    这几天他没有联系过顾盼。

    顾盼倒是给他打过两个电话,不过那时候许景堂正巧在手术室,碰巧错过了。

    之后许景堂也没有选择回拨,他的理智判断自己应该冷却一段时间,确保自己的控制力与判断力能够回归正常水平后再去决断感情的事情。

    “许医生?”

    副手医生看着许景堂一路用视线追着几个护士离去的背影,有些好奇地问:“怎么了?”

    在国内,许景堂的副手都是该院该系的主任医师,这次碰巧遇到一个第一次合作的生面孔。

    “没事。”许景堂收回目光,重新看向眼前已经排列整齐的工具药品,“可以准备开始了。”

    手术进行中的时候,一旁的护士跟许景堂搭话道:“许医生真是敬业啊,大年三十还在医院,我还以为像你们这种级别的医生就没我们这么苦了呢。”

    因为是年三十的值班,除了许景堂之外的所有人心里其实都有些怨念。

    “是啊,许医生工作这么拼,你老婆不会怨你吗?”副手医生今年四十多岁,自然是用已婚男人的视角看待问题,“我老婆就抱怨特别多……”

    脑海中缜密的思路中不合时宜地因为‘老婆’二字浮现出了顾盼的面孔,许景堂下手一顿,眉头微皱。

    “麻烦安静一些。”

    虽然这场手术的难度并不高,医生们在手术室里闲谈两句也并不是什么过分的事情,不过许景堂此话一出手术室瞬间恢复到了鸦雀无声的状态,刚才还满面笑容的小护士立刻低下头不再言语,副手医生也立刻专注于手上的事。

    许景堂的敬业让人不自觉地感到自惭形秽,几个人在心里齐齐惊叹的时候,也打起了十二万分的精神将这场手术完美收尾。

    下了手术台,许景堂刚上车手机就震了。

    屏幕上顾盼两个字让他怔忪了片刻,随即按下接听键。

    “喂?景堂……”

    少女的声音还是一如既往的软,语气中带着那么点小心翼翼,光听着就好像能想象得到她两手捧着手机,微微皱着眉思索着措辞的样子。

    “那个……上次你借给我解围的外套我已经帮你送洗拿回来了,你……你还要吗?”

    按照许景堂的习惯,被别人碰过的东西就一律不想再要了,更何况还是曾经沾上过别的男人精液的外套。

    哪怕只是有这个可能性,都让许景堂感觉完全无法忍受。

    “如果你还要的话……现在你应该已经回家了吧,如果不方便过来拿的话……”

    “你送过来吧。”

    许景堂淡淡地打断了顾盼的话,“地址我发给你。”

    顾盼本来想说的是‘等春节后你再来拿吧,在此之前我帮你保存好’的,结果没想到许景堂接了这么一句。

    这头的许景堂也不满于自己的冲动,眉头微锁,“如果不方便……”

    “那我过两天……”

    两人几乎是同时开口,又同时停住。

    许景堂沉默着等了一会儿,就听那头的顾盼重新说道:“那我过两天过去,不会打扰吧?”

    毕竟怎么想这件外套也是因为自己才留在了这里,于情于理都应该由自己亲手送回给许景堂才对,只不过好歹也是在春节期间,顾盼也不敢轻易的去上门打扰人家一家人团圆。

    “不会。”

    挂断电话后,许景堂的眉头不自觉地稍稍舒展了些。

    跨年夜,对于许多人来说都是一年中最重要的一个日子,对于唐一飞来说,今年的跨年夜更是尤为重要。

    这种重要程度简直可以说是攸关生死了。

    首先凌晨出门去把定做好的钻戒接回家,然后是……一件一件事虽然都是已经在计划列表中的,却依然让唐一飞忙得头都大了。

    午餐桌上,唐铭看着正在安静进餐的顾盼,朝唐一飞道:“一飞,年初二你就陪小顾回家去吧,你们在我们家待了这么多天,已经很足够了。”

    唐一飞连连点头,“是,我也是打算初二陪她回家。”

    听见这话,顾盼其实隐隐的有松了一口气的感觉。

    别的不说,她现在真的特别盼望有一段独处的时间能够整理一下自己的心情,这样无论对他们也好对自己也好,都是一种负责。

    今天刷朋友圈的时候顾盼看见了顾妈的朋友圈,照片上顾成珏穿着她给他买的新线衫在厨房里帮忙包饺子,一脸老大不情愿的样子,顾妈还为此配了字:姐姐不回家这臭小子都不想帮忙做饭了。

    虽然顾盼看着弟弟明显消瘦了些的面孔感到很心疼,不过这样的话其实也就说明……C市那套房子现在应该是空着的吧。

    心里有了计划的顾盼又往自己嘴里塞了一口饭,就听一旁的唐一飞嘟囔道:“吃这个,这个好吃,我妈烧的这个蛋白烧肉丸可是一绝。”

    说着又顶着唐妈看外星人似的眼神往顾盼的碗里填充了几个肉丸。

    晚上,唐家父母在电视机前依偎着看春节联欢晚会,顺便也偷偷瞄着儿子把顾盼生拖硬拽地往院子里拉。

    “我们不参与一下真的没关系吗?我感觉我们这儿子有点笨,准备的都是些什么破玩意啊……”唐妈想到那群黑西装们准备的东西就忍不住瘪嘴。

    “那是他自己的事儿,我们还能什么都替他做好啊?”唐铭拍了拍老婆的手臂,“这种事儿咱就别操心了,乖啊。”

    顾盼一开门就被一阵裹挟着隐隐香味的寒风吹得只想往回退。

    虽然身上已经穿得足够厚了,不过顾盼还是一时之间冻得直打哆嗦,“一飞你干嘛……”

    “你看这破别墅区,一点都不热闹。”唐一飞果断地把外套脱下来裹住顾盼,又环顾了四周一遍,“本来人就少,每一户还隔那么远,我真不喜欢这儿。”

    “所、所以呢!”

    顾盼只想转身回室内吹暖气。

    “但是……这是……我们在一起度过的第一个跨年夜。”唐一飞走到顾盼身边抱住少女冷得哆嗦的身体,手臂不断收紧,“我想让你过得热闹一些,开心一些,像个新年样子一些!”

    话音未落,大串的光芒便从唐一飞的身后升起,划破漆黑的夜空,然后毫不犹豫地在墨蓝色的幕布上炸开,点亮了顾盼的双眸。

    就在这时,顾盼只觉脚下位置传来光感,她低头一看,地上竟然不知何时有一串被摆成了爱心形状的灯泡,将自己和唐一飞围在了中间。

    而借着烟花的光,顾盼也早一步看见了从大门处一路铺满延伸到这串亮起的爱心前的玫瑰花路。

    “豆儿啊,我有点话……想跟你说。”唐一飞看着双眼映着烟花的光芒而盈盈发亮的顾盼,心跳不由自主地加速,因为紧张而紧握的双拳已经不自觉地凝出了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