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高辣文 > 原来你们都想上我(NP) > 253、情绪
    因为背对着其他人,顾盼总算不用再进行表情管理,恶狠狠地瞪着唐一飞。

    然而这在唐一飞看来,完全就像是虚张声势的可爱小狗,萌化了他的一颗心,让他情不自禁地笑了起来。

    “……”顾盼看着唐一飞一脸的痴汉笑,突然觉得有种一拳头打在棉花上的无力感。

    唐家的房间排列很有意思,客房大部分都被安排在了二楼,和书房在同一层,而自家人住的卧室则是都在一楼。

    进了客房的顾盼把许景堂的外套一掀就扯了无数张抽纸使劲地擦自己的腿,然后把擦过的纸团气鼓鼓地扔到唐一飞身上:“你变态!你混蛋!”

    唐一飞想起刚才许景堂明知道自己和小绿豆做了什么,还要黑着一张脸去给他们擦屁股的样子,想想就乐得合不拢嘴,哪怕被骂了也一样高兴。

    “好好好,我变态我混蛋!我是大王八好不好!”唐一飞也扯了两张纸开始帮顾盼擦腿上残留的精液,“你要生气就踹我两脚嘛,不要自己气坏了。”

    “那可是在你爸妈面前哎!”顾盼真的是不能理解唐一飞的脑袋里装的都是什么,“万一被发现了,你不丢脸吗!”

    唐一飞努了努嘴,“我跟我媳妇做羞羞的事情有什么丢脸的……”

    脸皮太厚了吧!

    因为知道在唐家二老眼里自己现在是唐一飞的媳妇,顾盼也没有针对这一点进行反驳,只是又狠狠地踹了唐一飞两脚。

    “你出去出去出去啦!”顾盼确定腿上已经没有残留的精液之后立刻卸磨杀驴,把唐一飞往外推,“我要洗澡了!臭飞机!”

    “好好好我出去我出去。”唐一飞也知道今天刚回家不能再和小绿豆黏在一起,因为不希望父母看轻她,所以必要时还是要忍耐的,“那你好好洗,小心别在浴室里摔倒了……”

    送走了里嗦的唐一飞,顾盼迫不及待地冲进浴室开始洗澡。

    等到顾盼洗完澡出来,手上还在擦头发上的水迹时,又传来了敲门声。

    顾盼想着唐一飞估计又杀回来了,便叹了口气走过去打开门:“飞机你……”

    话还没说完,看见站在门外男人一脸冷然的表情便自动收了声。

    许景堂垂眸看着刚刚洗完澡发梢还在滴着水的少女,直接欺身往前迈了一步,将顾盼硬生生地堵进了房间内。

    “我想听你的解释。”

    男人从下午看见顾盼的第一眼,心情就已经糟糕透了,能忍到现在,哪怕是一向隐忍克制的许景堂也已经到了极限。

    顾盼下意识地被许景堂周身散发出来的那股压迫感逼得连连往后退了好几步,也忘记继续擦拭头发上的残水,好半晌才重新找回自己的语言组织能力,开始把之前跟唐一飞的约定一五一十地告诉面前的男人。

    许景堂全程没有说过一句话,至始至终都安静地听着,认真地看着顾盼的眼神与表情。

    直到顾盼已经说完,他才抬手扶了扶镜框,沉声开口:“也就是说其实你并没有接受他?”

    顾盼点点头。

    “只是工作关系?”

    顾盼迟疑了两秒,点了点头。

    “对他没感觉?”

    顾盼一愣。

    当然,顾盼知道这种情况下回答‘没感觉’才是最正确的选择,但是‘没’字已经卡在了嗓子眼,她却迟疑了。

    脑海中不断地闪过这几天和唐一飞两个人模拟新婚的场景,那些像极了新婚夫妇一样的举止互动

    这些犹豫的时间已经足够说明问题,许景堂半眯了眯眼。

    按照他以前的性格,这种时候就应该快刀斩乱麻,直接问清楚顾盼对他的感觉,如果可以就建立恋爱关系,如果不行就转身离开。

    可在这一瞬间迟疑的,又何止是顾盼一个人呢。

    他站起身,觉得自己现在可能更需要一段独处的时间。

    “早点休息。”

    男人扔下这么一句简短的话便转身出了房间。

    留下顾盼一个人,依然呆坐在沙发上。

    自己……到底在干什么啊。

    为什么刚才会有一瞬间的迟疑呢?为什么‘不喜欢’三个字那么难说出口呢?

    顾盼……你到底想做什么啊。

    直到唐一飞本以为小绿豆已经睡了,轻手轻脚地打开房门走进来,就看见依然呆坐在沙发上的顾盼。

    她的头发已经自然干了,却因为没有吹干打理而蓬成了一团,一脸呆滞地往那里一坐,就像一头迷失了方向的小狮子。

    “豆儿?”唐一飞赶忙快步凑到顾盼身前,好奇地看着迷茫对顾盼,“怎么了?怎么还不睡觉?”

    顾盼这才回过神来,立刻想假装自己正处于正常的日常生活之中一般扯下脖子上的毛巾,“啊?我这就准备睡呢!”

    唐一飞伸出手摸了摸顾盼的脑袋,果然在看似干燥的外层下,接近头皮的位置还带着水气。

    “你怎么不吹头发?”他立刻使劲地来回拨弄了几下把顾盼的一蓬乱草弄得更蓬乱了两分,“大冬天的不吹头发你以后老了想偏头痛是不是?”

    听着唐一飞完全不符合性格的发言,顾盼一瞬间竟然想起了顾成珏。

    “一飞……你怎么也会说这种话?”她呆呆地看着眼前的唐一飞,“你以前好像不知道这种事的。”

    “废话,我不知道我还不能学啊。”唐一飞从柜子里掏出吹风机,插上电之后给顾盼胡乱地吹了起来。

    唐一飞的手法很差,手指毫无章法地在顾盼的发隙间乱拨,时常扯到顾盼结住的发尾,让顾盼的一张小脸没一会儿就皱成了一团。

    “你轻点儿好不好!”顾盼都快被疼哭了,“你哪是在吹头发,你简直是在薅羊毛!”

    “很、很疼吗?”唐一飞根本没觉得自己使了多少力,可眼看着顾盼眼圈都红了,赶紧把手抽了出来,“我、我再轻一点!”

    男人的语气真的带着些愧疚,又有那么点小心翼翼,让顾盼听着觉得有些不对味。

    “一飞你语气好奇怪啊……”顾盼回过头,睁着大眼睛看着唐一飞。

    唐一飞简直是哭笑不得了:“我到底怎么了?你今天怎么一直说我奇怪啊!”

    “你为什么对我那么小心啊?”顾盼有些不解地看着唐一飞,“以前你好像不是这样的。”

    废话,最开始当然不是这样的。

    因为最开始在唐一飞眼里,顾盼就只是顾问,和小黑最大的区别就是肩不能扛手不能提。

    “谁让我他妈的喜欢上你了呢。”

    一句音量被极限压低的声音,就像是从唐一飞盛满了情感的心窝里一不小心没压住飞了出来一般,在安静的房间内飘进了顾盼的耳朵里。

    “你说什么?”

    顾盼心顿时漏跳了一拍,就像是下楼梯时不小心踩空了一下,随即狂跳了起来。

    眼看自己的心声不小心被吐出去了,唐一飞也索性豁出去了。

    “我说!”他双手抓住顾盼的双肩先截断她逃跑的路,“谁让我他妈喜欢上你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