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高辣文 > 原来你们都想上我(NP) > 133、狮子与猫咪之间的距离
    第二天顾盼起得不算早,本来想着一整天就在房间里吃点唐一飞买来的零食不用再出去了,结果想想昨天从白栩那出来的太匆忙,几乎是什么都没拿,唯一的一件衣服还被泰迪精唐一飞扯坏了。

    想了想自己的手机,护照也都在白栩那边,顾盼叹了口气,想着终究还是要去面对啊。

    唐一飞还在床上睡得沉,顾盼套上了昨天自己那件衬衣,发现没扣子确实是不能看,于是只好扯走了唐一飞的衣服。

    来到白栩门前,顾盼估摸着昨天宋姐来的时间,觉得自己应该没什么功夫犹豫,等到宋明丽和张思真来给白栩做准备工作再进去的话,那就真是大写加粗的尴尬了。

    她摁下门铃,等了几秒,还想着白栩这么嗜睡的家伙会不会听不见,正准备再摁一次的时候,房门就咔哒一声开了。

    一夜没睡的少年脸色看起来有些苍白,经过几天睡眠淡化下去的黑眼圈又重新浓重了起来,就像是被夜晚的黑暗侵蚀,让那双澈蓝的眼瞳也显得有几分暗淡。

    “你怎么来了?”

    不可否认,白栩在看见门外的顾盼时,心里是闪过那么一些小窃喜的。

    可是在这一点小窃喜的外面,还立着少年厚厚的自尊心之壁,让他放不下身段去对顾盼笑颜以对。

    看着白栩冷冷的脸色,顾盼后脑勺都冒汗了,“我……我来拿一下手机和行李。”

    白栩看着顾盼身上明显不合身的衣服,心里刚刚涌现的那股小窃喜又一下被顾盼浇灭,“哦。”

    他侧开身子示意让顾盼进来,顾盼立刻跟个孙子似的低头弯腰地进了房间。

    房间的气压低得惊人,顾盼连大气也不敢喘一口,还好她行李箱的东西还没怎么被拿出来,基本上属于拎起来就可以走的状态。

    白栩的身子靠在不远处的置物柜上,眼看着顾盼提起行李箱就开始往门的方向走。

    “等一下。”白栩薄唇轻启,比大脑快一步动作起来,“今晚时装周开场,你现在不能走,等回到国内去哪都随便你,可现在不行。”

    说着,白栩一把将顾盼手上的行李箱夺了下来。

    顾盼被这突如其来的态度转换弄得有点摸不着头脑,“你不生气了?”

    “我为什么要生气?”少年白了顾盼一眼,“你跟什么人交往跟我有什么关系?你昨晚不在我正好清净清净。”

    虽然白栩的话里依然带着刺,不过顾盼心里却是稍稍松了口气,“你放心吧,在这里的这段时间我会好好履行我的工作义务的。”

    “最好是这样。”白栩说,“不过在履行工作义务之前,你还是先把自己这身不合身的衣服换下去。”

    顾盼这才想起自己还穿着唐一飞的衣服,赶紧从行李箱里随便拿了一件就进了盥洗室。

    而白栩看着盥洗室的门闭合的一瞬间,紧绷的身体终于放松了下来。

    他以为他可以重新适应独自一人。

    毕竟曾经无数个不眠之夜都是那样度过的,就像是无穷无尽的黑暗轮回,不管他如何挣扎,都无法逃离。

    白栩甚至都已经开始习惯这样暗无天日的生活。

    如果他没有尝到过光明的味道的话。

    顾盼很快换好衣服从盥洗室走了出来,手上还抱着换下来的唐一飞的衣服,站在白栩面前总看起来有那么点怯怯的,“我换好了……”

    这下白栩看着顾盼的样子总算顺眼了些,然后少年走到床边拿起枕头下的电话给宋明丽打了个电话过去,“喂,开工了。”

    那头的宋明丽挂了电话朝张思真笑笑:“小祖宗心情好了,开工了。”

    张思真之前还以为自己算是了解白栩了,可经过这两天的折腾,又感觉自己从来没认识过白栩,“他最近到底怎么了?”

    要知道半小时前宋明丽带着张思真去了白栩的房间,结果得到了小祖宗的一句‘别来烦我’就吃了个闭门羹。

    “情窦初开?”张思真随口推测了一句。

    结果宋明丽唇角一勾,笑得有几分微妙,“没准。”

    俩人上了楼,果然看见白栩房间里多出了那么一号人,只要那号人静静地待着,白栩就从暴躁易怒的狮子变成了安静温顺的小猫咪。

    宋明丽一脸似笑非笑的表情,坐到了顾盼身边。

    “哎,昨晚吵架了?”

    一副老娘舅似的口吻。

    顾盼还没来得及说话,白栩的目光已经冷冷地看向了宋明丽。

    宋明丽耸了耸肩,故作轻松地站起身,心里却是有点沉甸甸的。

    有这么一个人,可以在这么大的程度上牵制住白栩,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呢。

    唐一飞睁开眼的时候,身旁已经没有了顾盼的身影。

    找了一会,发现床边留了一张小绿豆写的纸条:我去拿行李和手机,茶几上有一包薯片我吃了一半实在是太多了吃不完,你醒来以后赶紧吃掉哦。

    字圆滚滚的,可爱得很。

    看着这张纸条,唐一飞脸上不自觉地盈满了笑意。

    为什么这世界上会有小绿豆这么可爱的姑娘呢?

    他把顾盼写的纸条小心翼翼地揣进怀里,然后趁小绿豆还没回来的这段时间,给正在国内的何之洲打了个电话。

    只响了一声就被挂断了。

    唐一飞继续打,然后又被挂断了。

    直到第三次,何之洲才接起电话,“唐先生,抱歉我手头上有些忙,回头我回个电话给你吧。”

    当下的何之洲刚从瑰夜会所的办公室驱车到家,正坐在沙发上小憩,浑身散发着一股慵懒与闲适。

    忙倒是真不忙,只不过纯粹是不想听见唐一飞的声音罢了。

    “是关于顾盼的事情。”

    唐一飞这话一出,才终于让何之洲停下了挂断电话的动作。

    “那个白栩。”唐一飞上半身赤裸,露出精壮的肉体线条,目光定定地透过落地窗看着异国的远方,“你肯定知道他的底子吧。”

    “怎么?”何之洲把一缕不规矩的长发拨到耳后,唐一飞少有的严肃语气也稍稍的影响到了他的情绪,让他的表情微微紧绷起来。

    “我记得……他不是因为早年的一些事情,患有重度失眠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