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高辣文 > 原来你们都想上我(NP) > 251、没有预约的拜访
    下午,唐一飞被唐铭叫去书房聊天了,顾盼正坐在客厅和唐妈聊关于护肤的话题,就听见门铃响了。

    李阿姨走过去看了一眼,立刻快步走了回来:“是小许医生。”

    小许?医生?

    顾盼愣了愣,还沉浸在不知如何断句的问题上,唐妈却立刻站起身,“小许!?赶紧去开门呐。”

    跟着走到玄关,顾盼看唐妈拿起可视电话看了一眼,立刻挂上摁下了开门键。

    闪过的画面上,男人依然是没什么表情,镜片在这么一个冬天的下午泛着冷光。

    顾盼还来不及惊讶,顾妈已经打开了大门:“这不是小许医生嘛,真的好久不见,你可真是个大忙人啊!老许每次来都说你忙着没空来!”

    许景堂从大门大步走了过来,“这次没有提前告知就上门叨扰,实在不好意思。”

    “这说的哪儿的话,快请进!”唐妈很显然跟许景堂也不陌生,甚至可以说的上是熟稔,不住地朝男人招手示意让他进来。

    而顾盼则是在看见许景堂的一瞬间就石化在了原地。

    她不知道为什么许景堂会突然出现在这个地方,不过顾盼还记得昨天本来想打回去给许景堂解释一下,结果许景堂的电话已经打不通了。

    本来还以为许景堂生气了,正想着这两天再打个电话过去,结果没想到许景堂竟然在这个时间点出现在了自己面前。

    许景堂镜片后的双眸淡淡地看了顾盼一眼,然后又转向唐妈:“我父亲嘱咐我带些东西过来给唐叔叔用,避免他旧疾复发。”

    “哎,还是老许想的周到啊,来来来,进来坐,今天晚上就在阿姨这吃了好不好?”

    通过两人几句简短的对话顾盼大概也听出这两家人应该认识,心里猜测着许景堂可能并不是来找自己的。

    “好,谢谢。”许景堂没怎么多看一旁的顾盼,径直跟着唐妈走进温暖的玄关。

    之后许景堂跟着坐在沙发上跟唐妈聊起了唐铭最近的身体状况,顾盼插不上话也听不明白,只能端坐着看电视。

    就在这时,唐妈瞄了一眼不远处的立钟,立刻一拍大腿:“哎呀我还说今晚要亲自下厨来着,都这个时间了,小许你先在这里坐会儿啊,小顾也再坐会儿,李阿姨咱们走!”

    说着,俩人就飞速地钻进了厨房。

    偌大的客厅只剩下自己和许景堂两个人,顾盼其实也有些不好意思。

    “抱歉,昨天我……”

    “没事。”许景堂看着自己面前的茶杯,神色毫无波澜,“如果早知道你已经和唐先生确定关系,我不会再去打扰。”

    昨天天气寒冷,许景堂当时刚从医院出来就给顾盼打了电话,结果听完唐一飞那一番让人不快至极的话,还没来得及多说什么,手机电源就被冻断了。

    等他重新接上电源的时候,却鬼使神差地打电话给了自己的父亲。

    之后毫无征兆的登门拜访也好,所谓的送药也好,都在看见顾盼站在唐妈身边的一瞬间,完全没有了意义。

    “不是的。”

    直到眼前的少女开口,许景堂才微微回过神来,双眼重新在顾盼的脸上聚焦。

    “其实是……”顾盼压低了声音,正准备解释,从唐铭书房里走出来的唐一飞就看见沙发上坐着一个男人。

    他的脑海立刻拉响了一级警报:“许景堂?你怎么来了!”

    早知如此昨天就不该抢绿豆电话逞一时口舌之快!结果竟然把位置暴露了……该死啊。

    许景堂回头看了唐一飞一眼,从沙发上站起身:“我父亲托我来给唐叔叔送药。”

    好一个借口!

    “哦!”唐铭也跟着从书房走出,看见许景堂脸上立刻溢满了笑:“小许,好久不见啊,你从国外回来也不过来看看我们,老许一直说你忙,现在忙完啦?”

    “之前手术安排得比较紧。”许景堂说,“没有及时来看望,很抱歉。”

    “哎呀,小许你还是这么严肃,年纪轻轻的不要总是这么一板一眼的嘛。”唐铭从楼梯上走下来,笑得很和气,就像是普通人家在跟小辈说话的长辈一样,“你阿姨肯定留你吃晚饭了对不对,回去方不方便?不方便的话今晚就住在这里吧。”

    唐一飞简直是气得牙痒痒啊,他总算明白‘半路杀出个程咬金’是个什么意思了。

    刚才在书房里,唐铭才刚刚跟他又谈了一番工作的问题,好不容易唐一飞把话题拐到顾盼身上,各种探听口风。

    好不容易得到了一些唐铭对小绿豆正面的评价,唐一飞想着今晚一定要溜进小绿豆的房间里搞一场轰轰烈烈的夜袭,结果还没高兴过两分钟,一出来就看见了许老狐狸!

    现在眼看着自家老爹还要让许景堂留宿!?不行,坚决不行!

    只见许景堂不紧不慢镇定自若地朝唐铭点点头:“那谢谢唐叔叔了。”

    唐一飞简直气得要裂,可助攻偏偏是自家老爹送的,又不好说什么,只能硬生生吃一闷亏。

    晚餐桌上,唐妈显然很高兴,一直拉着许景堂说话,相比之下许景堂作为小辈反倒是沉稳安静许多,只是偶尔点头,应答得也很简短。

    唐一飞一直殷勤地把菜里的辅料往许景堂的饭碗里夹,脸上笑得开心,心里却只想着赶紧把这个领地的入侵者扔出自家范围。

    不,最好扔出这个国家,扔到撒哈拉去!

    而许景堂也不出声拒绝,淡定地把碗里乱七八糟的东西扔进骨碟中。

    桌子下,唐一飞有些烦躁地伸了伸腿,却意外地碰到了身旁顾盼的腿,顿时心里一热,干脆直接借着距离优势在桌子下用腿勾住了顾盼的小腿,来回地磨蹭着少女嫩滑的小腿肌肤。

    “?”顾盼立刻奇怪地看了唐一飞一眼,就看见唐一飞跟许景堂一阵示威似的挤眉弄眼。

    她毫不犹豫地把小腿抽回原来的位置,然后继续低头吃饭。

    唐一飞一愣,锲而不舍地直接动用两条腿夹了上去,一口气把顾盼两条小腿全都纳入了控制范围。

    顾盼动了动,发现唐一飞的两条腿跟大螃蟹的钳子似的有力,根本抽不出来,可在唐家父母面前又不好发作,好在唐一飞坐在她的左手边,让顾盼不用放下筷子也可以悄悄用手殴打。

    结果还没打两下,手就被唐一飞擒住,男人的大掌足足大出顾盼一圈以上,一下就把她的手完完全全地纳进了掌心,揉来搓去,好不痛快。

    这会儿顾盼又重新领会到了一次男女之间力量的差距,粉白的面颊都憋得微微发红了也没能把手抽出来,心虚的一抬眼还对上了许景堂冷然的双眸,顿时让那股红的范围扩大到了耳朵根。

    唐一飞一看许景堂的表情越来越难看,简直开心得想拍桌子大笑,兴奋间愈发放肆,竟直接把顾盼的小手往自己的胯间摁,隔着裤子对着他还未兴奋起来的阴茎揉来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