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高辣文 > 原来你们都想上我(NP) > 248、提前
    春节前夕,考虑到唐一飞要回家,唐铭终于大手一挥把一部分工作给儿子分担了一下,让唐一飞成功的拿到了一个节前小长假。

    虽然唐一飞很想抓紧这个小长假的时间和小绿豆在二人世界的海洋中徜徉,不过……

    “喂?”顾盼坐在唐一飞身边接起电话,“景堂?”

    唐一飞立刻警惕起竖起了耳朵。

    “嗯,方便说话吗?”许景堂低沉的磁性声音从听筒内传出,音调带着些许柔色。

    顾盼莫名心虚地看了唐一飞一眼,然后起身走到客厅的另一边:“没事你说吧。”

    “春节你怎么安排的?”许景堂说着抬眼看了一眼日历,“几号回家?”

    “嗯……”顾盼看着窗外的绿茵草坪,犹豫了片刻:“有什么事吗?”

    因为不好意思跟许景堂说自己要去协助唐老板回家骗他父母,顾盼只能选择避开回答反问对方。

    “春节期间我不会安排工作。”许景堂说,“可以抽空去看一下伯父伯母。”

    闻言,顾盼脸上一热:“不用了……春节我家亲戚很多的。”

    现在只有顾爸顾妈知道许景堂的存在还好说,万一被那群亲戚知道那可真是彗星撞地球了。

    “那我就去看看你……”

    话还没听完,顾盼只觉耳边一凉,手机已经被唐一飞抽了出去。

    “她今年跟我回家过年,得在我家待到出了元宵再说!”唐一飞二话不说先对着电话一通胡说八道。

    “飞机!”顾盼顿时急了,伸手就想把手机抢回来。

    然而唐一飞利用身高差距让顾盼扑了个空,然后立刻转过身去举着顾盼的手机就大步走开。

    顾盼哪里肯就这样放弃,跟在唐一飞的身边就跟一条撒欢的狗子一样:“你还我!臭飞机!”

    唐一飞就连电话那头许景堂说了什么都没仔细听,见状直接迈开步子专注溜起了顾盼,一来一回的等顾盼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绕着这栋房子追着跑了两圈了。

    “你……呼……过分!哼……”

    唐一飞倒是还保持着均匀的呼吸,顾盼却已经喘得不行了。

    “我这是看你不好意思跟许景堂说这件事所以帮你决策一下!”唐一飞厚着脸皮解释自己刚才脑子一热的行为。

    这时顾盼总算才夺回了自己的手机,可许景堂的电话早就已经被挂断了,只剩下一条孤孤单单的通话记录。

    顾盼还来不及失落就被唐一飞一把揽了过去,手臂紧紧地捞着顾盼的脖子:“豆儿我们提早出发吧,早点去我家那边,我可以带你到处玩儿啊!”

    其实唐一飞是怕再不赶紧把小绿豆掳回家,万一这许老狐狸直接登门堵人那就不太妙了。

    从刚才小绿豆的表现来看,好像对这个老狐狸也有那么点在意的样子!

    那可是万万不行!

    顾盼还在气头上,根本不接唐一飞的茬,“你怎么可以这样!我正在打电话怎么可以直接把手机抢走!”

    唐一飞看着顾盼那张气鼓鼓的小脸,心里那股‘要糟’的感觉越来越强烈。

    “豆啊,你跟许景堂……不会在谈恋爱吧?”

    那许老狐狸下手不会这么快吧!

    可顾盼这个反应怎么看怎么不一般啊,况且刚才那老狐狸肯定在电话那头说要登门拜访,既然都登门拜访了……

    唐一飞是越想越不妙,可随即一抹羞红蹿上了少女的面颊,顾盼赶紧别过头去嘴硬道:“没有!你问这个干嘛……”

    得,顾盼这一逃避,等同于把唐一飞的猜想坐实了一半。

    “你……你肯定不喜欢那种沉闷的家伙对吧。”唐一飞暗暗地告诉自己要沉住气,千万不能跟上次劝顾盼别跟何之洲在一起的时候一样上蹿下跳的,到时候不仅没用还会起反效果。

    顾盼却是完全无法领会到唐一飞此刻内心的焦灼,还非常不给面子地摇了摇头:“景堂才不是沉闷的人,你别胡说。”

    唐一飞这才注意到小绿豆竟然管许老狐狸叫‘景堂’,一瞬间简直嫉妒得要起飞了。

    他咬紧后槽牙憋出一脸笑:“好好好,我胡说,咱们明天出发回咱家好不好?”

    得抓紧时间了!再不抓紧豆儿就没了!

    “那你以后不可以这样了。”顾盼本来就不是脾气大的人,看唐一飞笑得跟个傻子似的也没什么气了。

    唐一飞都快憋出内伤了:“好好好,那你去收拾收拾东西,我去安排一下。”

    于是顾盼自己回到房间,本来还想着要不要发个消息给许景堂道个歉,毕竟突然电话被抢走然后挂断,感觉确实很不礼貌。

    这头还在犹豫,手机又震了一下。

    顾盼拿起手机看了一眼,是何之洲的微信消息。

    “我想伯父伯母了,春节期间方不方便让我上门给他们拜个年呢?”

    端着手机思索了半晌,顾盼回道:“洲洲你在家里待到初几呀?”

    “我初一就走,所以时间很充裕。”何之洲的手指敲打着手机屏幕,坐在办公室的沙发上,表情却算不上太好。

    他其实不太喜欢春节这个节日。

    从家里出来之后虽然和家人还保持着最低程度的联系,不过一年到头也只有春节会回去看一眼,可哪怕已经少到这种程度,只要想起回家这件事依然让何之洲感到压抑。

    想着,他还是直接给顾盼打了个电话过去。

    “洲洲?你怎么初一就走啊?”

    少女的声音让男人的心情顿时轻松了不少,何之洲紧绷的表情也放松下来,“想听你的声音所以直接打过来了,没打扰到你吧?”

    “洲洲你听起来心情好像不太好。”顾盼一听便觉得何之洲的情绪好像不太对。

    虽然男人已经极力在掩饰这一点,但顾盼还是嗅出了一丝不同寻常的味道。

    何之洲闻言一愣,随即笑开:“不知不觉间盼盼你好像越来越了解我了。”

    顾盼听完细想也觉得奇怪,因为要让她仔细说出何之洲刚才那句话到底和平时哪里不同她也说不上来,可就是听见的一瞬间感觉何之洲语气与平日里不太一样。

    这算不算是了解,顾盼也不知道。

    “真好。”

    何之洲眯起眼仰起脖子靠在了沙发的靠背上,整个人完全放松了下来。

    这样他就再也不用在她面前进行毫无作用的伪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