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高辣文 > 原来你们都想上我(NP) > 130、爱巢
    抱起一脸懵逼的小绿豆,唐一飞抬脚就往电梯口跑,然后进电梯,按楼层,关电梯门,一系列动作都一气呵成。

    顾盼进了电梯才想起来挣扎,“你……你怎么来了!”

    “嘿嘿,惊喜吧!”唐一飞一想到自己的作战就觉得得意得尾巴都要翘起来了,“我这不是怕你在异地他乡受欺负嘛,简直是睡不着觉吃不下饭,就赶紧跑来了。”

    “那你怎么不直说!”顾盼这回可真是被吓得不轻,刚才就连叫都没叫出声来,整个人就被毫无还手之力地掳走,还以为自己这次肯定死定了,现在心脏还在胸腔里疯狂乱跳,“你把人吓死了!”

    一看顾盼好像真的有点生气,唐一飞立刻蔫了,“我想给你个惊喜嘛……”

    “你这算什么惊喜嘛!”顾盼抬手就对着唐一飞的肩膀捶了两拳,“哪有你这样的,蹲在门口抓人!”

    “轻点儿打,别打疼了。”唐一飞哪里管得上自己疼不疼,生怕自家小绿豆打疼了手,赶紧握住顾盼的小手腕,在掌心一阵揉,“我不蹲门口哪里抓得到你,昨天晚上还关机,我吓得都做噩梦了。”

    唐一飞说这话的时候低着头,专注地看着顾盼的小手,语气也有点蔫耷耷的,看着就像是被主人狠狠训斥了一顿的大型犬,可怜得让顾盼一下就心软了。

    “那你来这,公司怎么办?你不是很忙的吗?”顾盼的语气一下就软了下来,用另一只闲着的手把他没穿好的衣领整了整。

    “管他妈的,我都累死累活干了那么久,我来之前把活全部甩给老爹了,让他看着办,我必须休息一会!”说起这个唐一飞立刻又振奋了起来,“更何况我要不来……”

    万一你跟白栩那家伙互生情愫怎么办!

    后半句唐一飞没有说出来,就在喉咙里咕噜了一会儿就咽了回去。

    “我不管,我昨天晚上做了一晚上噩梦,你为什么关机,我要补偿!”一看顾盼的气势软了下去,唐一飞的情绪又一下高昂了起来,就差躺在地上叫嚣着‘宝宝难受,要豆豆亲亲才能好’了。

    “……”顾盼也不知道自己的手机为什么会关机,压根就没往白栩身上想,“昨天你打电话的时候我是在洗澡呢,然后可能没电了吧。”

    ‘叮’地一声电梯门应声打开,唐一飞揽着顾盼就往外走,一边走一边掏出自己的房卡,“以后你必须养成每天晚上充电的习惯,要是再让我找不到你,我就住你家去。”

    “……”顾盼被唐一飞拉进了房间,才发现这里每一间房的布局都是不一样的,白栩的那间偏向中世纪古典风格,到处尽显繁复的华丽感,而唐一飞这间就显得现代多了,给人一种耳目一新的感觉。

    除此之外,巨大的落地窗与更高层的视野几乎能将整个城市尽收眼底,顾盼晃荡着走过去,垂眸看着不远处的街道。

    此时此刻正值上午好时光,外面阳光很好,从这里往下看,城市里的行人就像是川流不息的蚂蚁,不停地在地面上穿行。

    不远处的教堂的尖顶充满了异国风情,彩绘玻璃精致华丽而又充满肃穆的宗教感。

    从昨天到达这个城市到现在,顾盼还是第一次有了观察窗外风景的闲心。

    唐一飞看着趴在窗子前饶有兴趣地看风景的小绿豆,这样的画面就像是平凡生活中某一个瞬间,使唐一飞恍惚着有一种好像已经跟小绿豆变成了夫妻,这次只是跑来他国蜜月旅行的感觉。

    他心一热,走过去从背后环抱住了顾盼。

    按照唐一飞平日的作风,应该趁现在赶紧把小绿豆扒个精光然后狠狠的来几发,可是现在唐一飞的心里却是出奇的静,他甚至只想就这样抱着小绿豆坐在这看一天的风景。

    顾盼下意识地挣扎了一下没挣脱,便回头看了唐一飞一眼,这才注意到唐一飞一身衣服穿得意外让人满意。

    舍弃了浅色系的款式,唐一飞本次开始采用整体为冷色调深色系的纯色款式修饰肤色,环于腰间的小牛皮带很好的强调出腰线,衬托出腿长,可以说是把自身的优势展现得淋漓尽致了。

    “这是你自己选的?”这一身不是西装,有那么些休闲风的味道,却搭得让顾盼感觉看着很舒服,“挺好看的啊。”

    “真的?”唐一飞听顾盼这么一说,顿时心里对这身衣服的评价从并不好看上升到了非常完美,他松开顾盼的腰,直起身往后退了两步,“真的好看吗?”

    站远了一看,顾盼更是由衷地点点头,“好看。”

    再次得到肯定的唐一飞那根无形的尾巴都快要翘到天上去了,不过还来不及高兴几分钟,就被顾盼急急火火地打断,“对了,我还得赶紧回去呢!”

    不能错过看张思真做造型设计的机会啊!

    唐一飞知道白天顾盼还要工作,也没打算阻拦,只是有点可怜巴巴地看着顾盼,“那你晚上还来吗?”

    顾盼哽了一下,“不来吧……”

    而且晚上让她来还能有什么好事!想想都觉得可疑!

    “我买了很多好吃的呢。”唐一飞指了指不远处的几个大袋子,“晚上我们可以一边去那边的温泉池里泡脚,然后吃着零食看电视啊!”

    房间里还有温泉池……资本主义生活真是让人嫉妒。

    “可是我晚上要跟同事一起住,不太方便。”想起白栩喜怒无常的样子,顾盼就觉得一个头两个大。

    唐一飞听见这话的一瞬间好像也有点犯了难,可转念一想,又是一计上心头,立刻笑得脸上开出了一朵大花,“那你先去吧。”

    咱们晚上见。

    顾盼见唐一飞意外的爽快,愣了愣,虽然总感觉可能事情没这么简单,可是又想不出唐一飞会做些什么。

    于是当晚,白栩在浴室里洗澡的时候,门铃响了。

    顾盼以为是白栩又叫了服务人员过来,也没想太多就过去把门开了,然后看见笑得一脸‘老实’的唐一飞。

    “顾问我来接你了!”

    顾盼在原地足足愣了五秒钟,还尚且来不及做出什么反应,浴室的门就迅速地开了。

    白栩的头发湿哒哒地垂着,还在不断地往下滴着水,一股股细软的发丝被水拧成了一股一股的小尖。

    他浑身上下只在腰间裹着一块浴巾,上半身大喇喇地裸着,上面的水珠都还没有被擦干,缀在白腻的肌肤上。

    水蓝的眸瞥了一眼站在门口的英俊男人,“你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