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高辣文 > 原来你们都想上我(NP) > 241、强行同居
    上了车,顾盼还有些晕晕乎乎的。

    “飞机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啊?”

    “哦……我有个朋友,上次在那个林家晚宴见过你,然后他今天看见你在这站着,就赶紧跟我说了。”唐一飞老老实实地交代了大概过程,把王腾骏说的那些不中听的话选择性省略。

    “然后你就立刻来了吗?你今天休息吗?”顾盼睁着大眼睛歪着脑袋看着唐一飞。

    唐一飞面对顾盼这样的表情,哪里还记得什么公司什么上班什么会议。

    都是狗屎!

    “对啊,我今天休息。”

    他选择面不改色心不跳地撒谎。

    “对了,豆儿,你怎么一大早在这里?”而且还看起来这么憔悴……

    看着顾盼那张消瘦的小脸,唐一飞的心又被提了起来。

    “哦……那个……”顾盼想了想,“我跟我弟弟出现了一些矛盾…”

    话还没说完,唐一飞便急火火地抢白道:“所以你离家出走了?”

    “……”

    这群人的口径为何如此统一……

    顾盼只好又重新把昨晚对程霜说的话重新说了一遍:“这不叫离家出走,这叫拉开彼此之间的距离,给对方更多冷静与思考的空间……”

    其实顾盼觉得自己也挺能鬼扯的,明明自己只是被吓得不敢回家了……

    “好好好,那你在等谁?”唐一飞对到底是离家出走还是给对方空间这个并不感兴趣。

    现在的重点当然是小绿豆落了单!这是什么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啊!

    “我在等我朋友……我想到她家借住几天……”因为临近春节,看房租房也不太好办,顾盼只能想着先熬到过年再说。

    “借住什么啊借住!”唐一飞哪能放过这个到嘴的大肥肉,赶紧劝说:“你直接住我家啊,我家房间多随便你选,每天三餐有专门的厨师做饭,还有阿姨做家务,而且你直接住到过年我带你回家也方便啊对不对!”

    好像……很有道理的样子。

    “但是我已经跟朋友说好了……”顾盼还有些迟疑。

    “那有什么关系!下回我们请她吃饭,吃最贵的!全市任她选!”唐一飞赶紧趁热打铁。

    说曹操曹操到,程霜的电话适时地打了进来,顾盼赶紧接起:“学姐你在哪儿啊?”

    唐一飞立刻竖起耳朵开始听。

    “对不起啊我昨晚熬夜熬过头了刚醒……”程霜的声音听起来十分疲惫:“结果刚醒来我家水管就炸了……现在一片狼藉,可能没法让你过来住了。”

    “……啊?”虽然感觉这个展开很匪夷所思,不过顾盼在这种情况下也只能顺着学姐的话道:“那……那好吧,需要我过去帮忙吗?”

    “不用了…你先专注找别的住处吧,不好意思了顾盼。”程霜的语气听起来也是真心实意的抱歉。

    挂了电话后,唐一飞赶紧进行了一下表情管理,然后故作关切地问道:“怎么样?”

    “我刚看见你在偷笑了!”顾盼对唐一飞这种伪装非常不齿。

    “这个……”唐一飞哽了一下,“是因为车子空间太小了,我才会听见的,不是故意偷听的。”

    这种时候顾盼哪还有心思纠结故意不故意的问题,就权当唐一飞说的是真的。

    唐一飞喜上眉梢,油门一踩就带着小绿豆往家走。

    回家的路从未如此开心过。

    而那头,看着空空荡荡的房间的顾成珏心情就不是那么好了。

    姐姐发来的微信里,字里行间都透露着一种惊慌,让少年心揪得难受。

    是他操之过急了。

    现在回想起来,昨夜的自己简直不像自己了。

    他最了解姐姐的性格,却在发现姐姐在浴室和高远做爱的时候被嫉妒冲昏了头脑。

    甚至不惜拉断电闸来引诱她接受那样的提议。

    高远从阳台进入室内,就看见少年站在顾盼的房间门口,脑袋低垂着,看不清表情与神色。

    房子里的空气中还残留着顾盼的气味,却安静到死气沉沉的地步。

    “她呢?”

    高远三两步走到少年面前,一股不好的预感在心间扩散开来。

    顾成珏没有抬头,只是把手上的手机递给高远。

    看过消息之后,高远也沉默了好一会。

    “你打算怎么做?”

    他无心跟少年产生内斗,也并不想在这种时候提起昨晚少年的沉不住气,作为一个常年惯于地盘与战术斗争的人,高远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如何挽回局面。

    高远很清楚自己在这个国家无法随心所欲,施展不开手脚,他需要一个同伴。

    “先找到她再说。”

    很显然,顾成珏的想法和他不谋而合。

    “那我们的合作暂时还是继续吧。”高远沉声道:“你负责看,我负责动。”

    顾成珏点头:“剩下的等把其他人出局了之后再说。”

    说到这里,两个男人对了一个眼神,便已经不再多需要任何言语。

    城市的另一头,顾盼跟着唐一飞回到了他的大别墅,一路上顾盼也不知道为什么,总有一种羊入虎口的感觉。

    进了屋,唐一飞赶紧把顾盼的行李箱扔给了小黑,然后捧起顾盼的小脸

    “豆儿!”

    深情一唤,随后便对着顾盼的脸就是一顿小鸡啄米。

    顾盼欲哭无泪:“我……我还是找别的地方吧……”

    “那哪儿行,这里以后就是你家了,你还想去哪啊!”唐一飞说着就把顾盼往客厅扯,“而且过年的时候你还要回家骗我爸妈呢,你现在不练习练习做我女朋友,到时候露出马脚了我会死的!”

    这玩意……也需要练习吗?

    顾盼脑海中不自觉地浮现出电视剧里那种豪门家大家长的形象,然后怂怂地低下了头:“我……我需要学习点什么呢?做家务还是餐桌礼仪……?”

    唐一飞一看就知道顾盼又想多了。

    他赶紧把小绿豆的脑袋给扳起来,用自己正直的目光迎上,以表现一种由内而外的真诚。

    “你只要学习怎么爱我就行了。”

    “……”

    顾盼被这句话吓得足足十秒钟没说出话来。

    然后她飞速伸出了手摸了摸唐一飞的额头:“飞机你发烧了吗?脑子烧坏了?”

    唐一飞,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