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高辣文 > 原来你们都想上我(NP) > 240、意外之喜
    离开家之后,顾盼在计程车上给顾成珏发了个微信,絮絮叨叨说了一大堆,简单的意思总结下来就是我决定先搬出去和朋友住一段时间,咱们彼此都先冷静冷静吧……

    然后还非常龟缩地把手机给关了。

    一个人提着个行李箱站在电视台大厅本就十分惹眼,王腾骏正好送新交往的模特女友来电视台做个采访,一眼就看见了乖巧站姿的某人。

    他立刻停下脚步定定地盯着顾盼看了一会儿。

    王腾骏这人别的本事没有,对人脸的记忆力还挺强,他看了顾盼好半天,直到身旁的模特女友有些不快地拿手肘子顶了他一下才回过神来。

    “看看看,看什么呀!”女人白了王腾骏一眼,“怎么,那种姿色你也看得上?”

    “去,别瞎说。”王腾骏听着不乐意了,拉着女人赶紧离开原地,“走走走你拍摄要迟到了。”

    送模特进去接受采访,王腾骏给唐一飞打了个电话。

    “有屁快放我很忙。”唐一飞正在往公司里走,距离一个重要会议只剩下两分钟时间,而他还没上电梯,时间可以说是很紧张了。

    “哎哟瞧给我们唐总忙的。”王腾骏一点也不怵,反倒是笑得开心:“我没什么事儿,就想看看我们唐总之前说在那棵树上吊死,怎么现在百忙之中又吊别的树上去了……”

    “你有病吧,在说什么鬼玩意?”唐一飞皱皱眉,对王腾骏半点耐心也没有,“说人话。”

    王腾骏吃了一瘪,也不恼,瘪了瘪嘴就开始给这位失忆的大佬从头解释:

    “上次林家晚宴还记不记得,你带了一姑娘,你说那是你未来媳妇。”

    王腾骏想到那次唐一飞那副猴急跳脚的样子就好笑,当时王腾骏就在心里笃定这俩人长不了,没想到不仅吹了,还给他撞上了,真是逗趣,这可不得赶紧打个电话臊一臊唐一飞嘛。

    这件事唐一飞是记得的,主要不是记得自己说了什么,而是记得王腾骏这龟孙儿在自家小绿豆面前大放厥词。

    “怎么突然说起这件事了?”唐一飞没想到旧友一大早来电话说的竟然是顾盼的事,顿时脑内警铃大作:“她怎么了?”

    “别跟我这装无辜啊,你这渣男肯定把人家甩了,现在人家提着个行李箱蹲在电视台大厅不知道等谁呢,那小脸儿苍白的,可怜死了。”

    唐一飞还没听完就立刻调转方向往公司外走去:“哪个电视台?地址发我。”

    “你干嘛,得了吧我跟你说……你还是抽空的把你的新女友……”王腾骏一时间没注意到电话那头男人的语气转换,还沉浸在自己猜对了事件走向的喜悦之中。

    “地址!”

    拔高音量的瞬间,霎时间整个大厅的视线都集中在了唐一飞身上。

    前台的小姑娘立刻捂住嘴,“是唐总,我靠我刚才竟然没看见!”

    “妈耶我第一次见到本人……好帅……”

    只可惜唐一飞并没有给小姑娘们太多感叹的时间,大步流星出了公司大门直接转小跑着往停车场去了。

    司机不在,唐一飞直接上了准备在停车场的备用车辆往外疾驰而去。

    王腾骏说的“小脸苍白,可怜死了”简直就像是最致命的催命符一样打在唐一飞的心头。

    他简直难以想象自家小绿豆在这么早的一个时间怎么会小脸苍白可怜巴巴地出现在电视台的大厅。

    肯定是被欺负了!

    唐一飞拿到地址以后就直接把王腾骏的电话给挂了,而后第一时间给顾盼打了个电话。

    冰冷的关机女声让唐一飞更是感觉事情不太妙,他脑子里总是闪过顾盼哭哭啼啼地一个人抱着行李箱,站在一个人潮川流不息的地方,却找不到一个归处的画面。

    等红灯的功夫,唐一飞用自己仅存的理智接了助理打来的电话。

    “唐总您到了吗?这边人都齐了……”

    “我临时遇到急事儿了,今天来不了了,你待会主持一下,把会议全程录像还有他们的资料整理好今晚交给我。”

    然后在助理愣神的功夫电话就被挂了。

    其实也不是唐一飞不想再多交代两句,实在是迫于不远处红灯转绿,他必须要集中注意力开始在马路上飚一把车技,同时只能恨车子长不出一双翅膀让他赶紧飞到小绿豆身边去。

    那头顾盼在约定的时间还没有等到程霜,只好悄咪咪地又把手机打开准备给程霜打个电话,然而电话一直无人接听,让她也有些不安起来。

    毕竟昨天只是说好了这个时间在电视台门口见,然后程霜把稿子交了就带她回家的,现在人联系不上了,就有些尴尬……

    就在顾盼已经低着头开始看附近有没有什么便宜的快捷酒店可以凑合一宿的时候,她听见电视台门口传来了人群的骚动声。

    她赶紧拖着行李箱凑过去看看到底是什么事,就看见一辆骚粉色的跑车横在了电视台门口。

    这车……可真像飞机的车啊……

    脑海中刚刚闪过这个念头,顾盼就看见唐一飞从车子里蹿了出来,身上穿着的是D.X冬季新款的烟灰色毛呢大衣,看起来文雅而挺拔。

    然而其本人的动作已经和文雅没什么关系了,只见唐一飞把车门一关,车都不上锁直接撒丫子往电视台的大门里钻。

    而骚动的源头是来自于保安大叔的愤怒:“你这个年轻人搞什么!哪有你这样子停车的!你这样人家还进不进来了!”

    “对不起对不起我真的有急事!”唐一飞眼尖瞥见了下楼来接应的王腾骏,赶紧把车钥匙往王腾骏的方向一扔,“他帮我停他帮我停!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王腾骏立刻懂眼色地接了钥匙上了车。

    本身在电视台工作的就皆是行色匆匆,这车一开走人群便迅速地恢复到了自己原本的步调之中。

    原地只留下顾盼还傻愣愣地看着朝自己的方向一步步走过来的唐一飞。

    唐一飞一眼就看见了那身旁还立着一个小行李箱的顾盼,那张小脸儿看一眼就看得出瘦了一圈,加上浓重的黑眼圈,着实是让他狠狠地心疼了一把。

    “豆儿!”他最近做梦都在梦这个场景。

    自己一步步地奔向小绿豆,然后朝她张开双臂,结结实实地抱个满怀!

    事实上他确实也这么做了。

    直到顾盼的小身子被唐一飞抱得小小地悬了空,脚都差点踮不着地了,唐一飞才终于感觉到自己的灵魂回到了身体里。

    停好了车的王腾骏回来就看见这俩人在电视台门口还抱着呢,顿时心里感觉不好。

    完犊子,看来是真吊死在这棵树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