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高辣文 > 原来你们都想上我(NP) > 238、上下
    高潮的过程中顾盼俨然变成了任人刀俎的鱼肉,高远将她的身体平放在了床上,俯下身子在少女的额头上落下一吻。

    顾成珏用手擦拭了一下嘴唇周边舔舐不到的淫水,然后顺势伸出舌头将其全部卷入口中,再将顾盼的腿往外分到最大。

    “成珏……不要……”顾盼舌头还有点使不上力,声音小的可怜:“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

    “姐……你刚在浴室和高远做爱……”少年的龟头已经挤开了水涔涔的两瓣嫩肉,狭窄的肉壁让少年微微皱了皱眉:“对不对?”

    顾盼的小穴已经湿软得不像话,少年的进入异常的顺利,饱胀感一路顺着脊椎上蹿至大脑皮层,让顾盼一时之间没有了回答的力气。

    “啊……成珏……”她小小地叫了一声,然后别过了头,手被高远接过去,摁在他滚烫坚硬的男根上,“太深了……不行……”

    少年的龟头长驱直入,深入的程度让顾盼感觉有些不安。

    手被高远压住,顾盼通过手掌感觉到男人阴茎的狰狞磅礴。

    “高远……你们到底怎么了……为什么……”

    顾盼甚至在这一瞬间产生了一种奇妙的背叛感,她感觉到两个男人之间可能达成了一些什么事情,可具体内容却无从得知。

    男人低下头安抚似的吻了吻她的唇瓣:“乖,你先好好感受我们两个人……剩下的事后再解释给你听好不好?”

    他还记得自己一开始对少年那个提议的反应。

    感觉荒诞,奇妙,又有些可笑。

    “为什么我不能战胜所有情敌做她的唯一?”

    高远当然有信心能够战胜其他的男人。

    那时,少年的回答是

    “因为如果你拒绝和我合作,我还可以去找其他人。”

    高远被曾经在心里嗤笑过幼稚的少年一句话顶得噎住了好半晌。

    虽然感情的事情当然不会是人多的那一方取胜,但高远知道这个少年在顾盼心目中绝对的地位。

    这件事有多疯狂,高远当然也很清楚。

    原本无论是爱或者性,都不应该有其他人的参与。

    可就像少年所说的那样,如果要和失去相比,共享似乎也并不是那么让人难以接受。

    但在这件事里,最重要的还是顾盼本人的想法。

    所以他们决定试一试,看看顾盼能不能同时接受他们两个人。

    原本他们准备先共同生活一段时间再做打算,但当高远在电闸前看见顾成珏,就知道今夜肯定不会平静安稳的度过了。

    此刻,顾盼绵软的小手正握着高远的阴茎上下搓动着,小嘴微张,时不时地被少年的阴茎顶出细碎的呻吟。

    她根本听不懂高远的建议是什么意思,也无暇去思考。

    顾成珏深埋在她体内的阴茎磨得她快疯了,碾磨顶撞,轻抽重捣,少年的学习能力过于迅速,从一开始完全没有章法到现在已经可以在技巧上完全凌驾于她之上了。

    那龟头搅动着蜜壶深处的一腔春水,也搅得顾盼脑袋里混沌一片。

    高远往前挺了挺腰,将阴茎朝顾盼的嘴边送了送,正逢顾盼张嘴轻哼,男人的龟头便直接被送了进来。

    强烈的男性气味让顾盼感觉有些眩晕,男人过于庞大的性器官总是让她感到吃力,这不仅仅在于性交上,哪怕只是像此刻这样用嘴含着,硕大的龟头依然让顾盼的舌头没有施展的空间。

    她只能不断地用舌尖刺激男人的马眼,然后尝试着将这根肉物往更深处含。

    下面的小穴与此同时也被填得满满的,少年看着眼前正在给男人口交的姐姐,将心里那股酸涩的不快全部发泄在了腰部的律动上。

    顾盼被激得抖了抖,发出一声闷哼。

    口腔被扩张让她的唾液开始分泌增多,吞咽性器的过程中不断发出啧啧之声,而即便已经如此努力地去做,高远的阴茎依然有近一半暴露在空气中。

    她只好用手去弥补,托举起男人的阴囊来回揉搓,企图能够让男人因此而感到些许刺激。

    高远直到此刻才终于轻哼了一声,垂眸看着小家伙很努力地想要取悦自己的样子,两侧的脸颊因为用力的吮吸已经微微凹陷了下去。

    刺激自然是有,快感也并不弱,但高远还是更喜欢顾盼下面那张小穴。

    在她的小肉穴已经被人占满的前提下,高远只能无奈地捧起顾盼的脑袋,尝试着自己解决。

    下一秒,顾盼便感觉那粗硕的硬物一下顶入了她的嗓子眼。

    喉管下意识地收缩夹紧了男人的龟头,高远终于按讷不住,紧绷的腰肌开始发力。

    一上一下两根阴茎开始了节奏频率完全不同的律动,顾盼已然被刺激得手都只能软软垂下,完全使不上力。

    “咕……嗯……”

    还没来得及发出来的呻吟又迅速被口中的阴茎捣碎,顾盼表达快感的方式一下只剩下各种支离破碎的单音。

    喉咙被入侵的感觉让她眼眶泛了红,喉管一再收紧,绞得高远频频皱眉。

    口腔分泌出的多余的唾液顺着顾盼的唇角流了出去,混合着男人摩擦产生的轻微浮沫,充满了极致的淫靡气息。

    “姐,你是不是很舒服?”

    少年死死地盯着男人在顾盼口中时隐时现的阴茎,抽刺的力道大到让顾盼的身体都被撞得来回乱颤。

    胸口两团薄薄的小乳肉一阵阵漾开,殷红的莓果在空中不断来回晃荡,划出短小的弧线。

    顾成珏感觉得到顾盼此刻是多么亢奋,湿滑泥泞的小穴绞住他的阴茎根本不肯松口,深处的嫩肉伴随着他的撞击还会轻轻颤抖,啮咬着他的龟头。

    他只要稍稍再往里一顶,挤进肉缝之中,顾盼的大腿根都会跟着颤抖起来,还会从喉咙深处溢出细弱而尖锐的叫声。

    这些表现无一不是说明此刻的姐姐是多么的兴奋。

    “你这么喜欢的话……”少年低下头,看着姐姐被自己的性器捣得已经微微翻出的红肉,上面还裹着些许混合着淫水的白泡。

    一滴汗顺着少年的脖颈划过锁骨。

    “那以后……我们三个人一起生活吧。”

    顾盼的身体已经紧绷到了极点,捣入喉管中的龟头已经开始喷涌出粘稠的精水,而她根本来不及去吞咽,只能任由大量的浊白从唇角溢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