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高辣文 > 原来你们都想上我(NP) > 237、黑暗中的第三人
    本来就怕黑的顾盼当然更乐意待在原地哪里都不去了,于是爽快地答应让高远去看看怎么回事。

    高远去了好一会儿,顾盼感觉浴缸里的水都有些温凉了,正准备起身出去看看的时候,浴室的门才重新被推开。

    “是跳闸了吗?”顾盼扶着墙,有些不安地站起身。

    “……不是,好像是范围性停电。”男人低沉的声音传来让顾盼安心了些,“先出来吧,浴缸里的水要冷了。”

    事到如今顾盼也只能庆幸刚才趁有电的时候把身体洗干净了,要不然到现在身上还沾着精液那就太让人不舒服了……

    顾盼的手在空中挥舞了几下,就被高远成功握住:“别怕,你跨出浴缸就好了,剩下的交给我。”

    “你看得清楚吗?”顾盼可是真切感受到了什么叫伸手不见五指。

    “嗯,差不多。”高远扶着顾盼出了浴缸,给她拿来了浴巾擦干身体,“你的睡衣已经脏了,我带你回房间再换新的。”

    如果是平时,顾盼是绝对不敢赤身裸体走出浴室,可现在整个世界都处于绝对的黑暗中,顾盼也没了那些顾及。

    出了浴室,顾盼才看见对面楼正灯火通明,愣了愣:“为什么他们有电?”

    楼与楼之间的距离很大,对面楼中的光就像是空中漂浮的萤火,对于照明来说没什么帮助,虽然有高远带着,不过顾盼依然非常不安地用手在空中扑腾。

    高远没有回答顾盼的问题,沉默在黑暗中蔓延开来。

    少女胸前两团白白的小乳跟随着她的步伐微微晃动,乳尖儿受了凉绷得翘起,莫名地吸引男人的目光。

    顾盼走出好几步才想起高远的夜视能力应该……挺强的。

    这才后知后觉地把胸口的位置捂上,虽然已经实属多余。

    黑暗中,顾盼听见高远轻笑了一声,臊意化作红霞攀上了顾盼的双颊,让她一下加快了脚步。

    “慢点……”高远正出声想提醒顾盼一声,顾盼就觉得脚上一疼,让她‘嗷’地一声跳了起来。

    小脚趾撞到沙发腿了。

    这种疼痛几乎可以在那一瞬间媲美骨折,让顾盼喉头哽咽。

    高远直接一把将疼得蜷成一只虾的顾盼打横抱起,三两步进了卧室将她放在床上,顺手还将卧室门带上了。

    窗外路灯的光被厚重的窗帘阻隔了大半,让整个房间里暗成一片,顾盼根本连家具的轮廓都看不清楚。

    一双手在黑暗中托起了顾盼的脚,在她的痛点上轻轻揉搓。

    疼痛被迅速驱散,让顾盼小小地舒了一口气。

    “说起来成珏去哪儿了……”顾盼有些担忧地在黑暗中左看右看。

    回应顾盼的只有沉默和在自己脚上来回轻柔抚摸的手。

    “我已经不疼了……谢谢……”顾盼被揉得有点不自在,便将脚往回收。

    而那双手好像并不打算就这样放过她,直接往上摸了两寸握住了她的脚踝。

    下一瞬,顾盼便感觉自己脚背上被落下一吻。

    “高远你干嘛……”这样的行为让顾盼感觉有点肉麻,她又尝试着把脚抽回来,却依然无济于事。

    那双唇不断上移,带来一个又一个让顾盼感觉酥痒难耐的啄吻,从她的脚背开始,再到脚踝,小腿,膝盖……

    每一下都伴随着灼热的吐息,让顾盼浑身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

    “不要……”

    直到顾盼的腿被打开,那让人骨头发酥的吻落在了她的大腿根,顾盼终于禁不住哆嗦了一下。

    刚刚才和男人发生过激烈性事的小穴还带着尚未褪去的火辣,却又重新弥漫上濡湿感,让顾盼下意识地想把腿并拢。

    然而顾盼的动作已经迟了,四处游移的吻已经准确地落在了她的花核上,温软的舌头从唇缝间钻出,粗糙的舌苔划过敏感的嫩肉,让顾盼头皮发麻。

    “不要舔……啊……”

    她的双腿下意识地并起,却只是夹住了男人的脑袋,让人分不清到底是抗拒还是挽留。

    舌头的触感太过奇妙,那是和手以及性器官都不一样的感觉,它软得惊人,却又附着着无数粗糙的颗粒,舌苔在平时用手触摸或是用眼观察的时候颗粒感感并不明显,对阴部的肌肤来说却是已经足够刺激。

    顾盼被舔了两下就湿得不能自已,脊背绷成了一张弓,身子下意识地往后倒去

    然而她并没有直接平躺在床上,而是被一个结实健硕的怀抱稳稳地接住了。

    “呀……”

    少女的身子狠狠一抖,明显是被吓到了,她花了大概三秒钟的时间来消化,却得出了一个自己更无法消化的结果。

    然而一前一后将顾盼挟制住的两人也并没有打算给她消化的时间,男人粗壮的臂膀环抱住顾盼的上半身便直接低头准确地吻在了她的唇瓣上,顾盼身体扭了几下想要挣扎却又完全输给了在小穴口肆虐的舌头上。

    舌头钻进顾盼微肿的小穴,口水混合着弥漫而出的淫水发出好似小狗舔水一般的声音。

    而顾盼只觉得头皮发麻。

    直觉告诉她现在这个和自己激烈舌吻的男人是高远,那么这个舌头的主人……

    想到那唯一的答案,顾盼就觉得脑仁都快炸开了。

    男人的手揉上顾盼的胸口,捏住她紧绷的乳尖往外不断拉扯,雪白的小乳丘荡起乳波,被男人的手塑造成各种各样奇妙的形状。

    身体的快感从四面八方袭来,这种感觉似乎在意识到这个房间里还有第三个人开始就更加强烈,让顾盼完全难以招架。

    理智告诉她现在发生着怎样荒诞而又淫乱的事情,但理智在这种快意之中根本无法立足。

    那条舌头模仿着性器的样子在她的小穴中来回进出,将穴口处的嫩肉稍稍撑开,又退出去,舌头外一周柔软湿滑,带来的快意并不亚于真正的性交。

    顾盼的身体开始抖得越来越厉害。

    她几乎可以感受到快感是怎样一点点将羞耻感排挤出大脑,让自己沉沦进这场疯狂荒淫的性爱之中。

    上下两张小嘴都被堵死,将顾盼最后的挣扎也化作了唇舌交融所产生的唾液声。

    在这样极致的沉默中,顾盼被顾成珏灵巧的舌头活生生地舔到了高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