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高辣文 > 原来你们都想上我(NP) > 236、停电
    因为迅速在体内迸发的快感,顾盼一下连眼圈都红了,手指不自觉地收紧,指甲陷入高远的脖颈肉内,不消一会便在男人的古铜色肌肤上留下了好几个掐痕。

    而当高远的龟头顶上了顾盼最深处的软肉时,顾盼就爽快地交出了这场性爱中的第一次高潮。

    浑身被高潮的巨浪席卷,情急之下顾盼也只好咬住了高远的锁骨,浑身上下就连呼吸都在激烈颤抖。

    高远已经等不及让顾盼平复一下了,那一腔湿软的嫩肉已经把他夹得几乎就在理智崩溃的边缘,他甚至有一种自己如果再不狠狠在这小家伙的身体里来几下就会立刻憋死的感觉。

    “唔!”顾盼被撞得身子一跳,只听下方从自己的身体里传出了无比淫靡的水声,伴随着高远出入的节奏咕叽作响。

    她身体被颠得上下乱颤,脑子里却死死地记住了一件事

    弟弟在厨房。

    白纸一样的弟弟就在厨房乖巧而勤劳地清洗着今晚晚餐的碗盘,而就在与厨房一墙之隔的浴室,却在上演这样一出活色春香的春宫大戏。

    少年最喜欢的人,放在心尖上的宝贝就这样被另外一个男人压在墙上狠狠地操弄,男人的阴茎就像是一头只剩下蛮力的牛,不断地用头部坚硬的尖角毫无章法地乱撞一通。

    那可怜的小肉洞被顶干出的水就像是眼泪一般滑了出去,挂在男人的阴囊上又被毫不留情地甩出。

    逼仄狭小的空间内没有女人的呻吟,有的只是男人极致隐忍的粗重喘息和肉物搅水发出来的奇妙声响,顾盼细弱的呼吸完全被压得分毫不剩,可那股暧昧与淫靡的情欲却是比男女之间共同交织谱写出的性爱序曲更加澎湃。

    每次高远和顾盼做爱,都有一种好像在单方面欺负她的感觉。

    顾盼太弱了,弱到好像只要他稍稍用点力气,就会被弄得晕过去。

    就像现在,他才刚刚开始发力,怀里的人已经抖得不行了。

    而且大概是因为憋着不能出声的关系,柔软的小穴内比平日要更湿滑,高远只要不狠狠往里插进入,随时都会有被挤出来的危机感。

    逼得他只好每次更加用力地往里顶。

    “高远……呜……轻点儿……”顾盼实在被插得受不住了,只能眼泪汪汪地求饶:“太狠了……哈啊……”

    这么狠的抽插,根本爽到憋不住不叫啊……

    要不是咬着他的锁骨,顾盼怕是早就叫得周围邻里都知道了。

    “嘘,小声点……”高远听着小家伙可怜巴巴的声音,那股恶劣的逗弄心思在这种时候战胜了对她的怜惜,“你弟弟会听见的。”

    顾盼吓得立刻更加用力地抱住了高远的脖子,把小脑袋凑近了高远的后颈。

    兴许是因为正在做亏心事,顾盼感觉自己的听力都比平时更敏锐一些,隔着一扇浴室的门,她清楚地听见隔壁厨房的门被关合的声音。

    “姐?”

    顾成珏走出厨房,四下环顾了一圈,只看着电视上姐姐喜欢的节目还没放完,可沙发上的人已经没了影子。

    顾盼挂在高远的怀里更加瑟瑟发抖了起来。

    含着男人阴茎的小穴完全不受控制地跟着一个收缩,激得高远往里狠刺了一下

    “啊……”

    没来得及咬住高远的后脖颈肉,一声难以自已的淫叫已经从喉咙深处飘了出去。

    这时再咬高远已经为时已晚,浴室门外的脚步声开始靠近,一步步朝顾盼的方向逼了过来。

    “姐?你在浴室吗?”

    顾盼的大脑一片空白,就连思索怎么办都做不到,快感却还在源源不断地往身体里撞,从那么一个小点一遍遍扩散蔓延到四肢百骸。

    别进来……别进来……

    求你……求你!

    脑海中只剩下这样的字眼,身体却是已经处于极度的愉悦状态,男人每一次插入都能感觉到自己的龟头被一汪水包住,稳稳地托住撞击的力量。

    整条肉壁绞得死紧,只要他有片刻的停顿便会立刻变成严丝合缝的状态,里面的每一寸肉就像是有自己的思想一般,紧紧缠在他的肉棒上。

    阴茎在小穴里抽插的水声已经大到近乎赤裸的程度,根本不需要语言也可以清楚地向门外的人传达里面正在发生的事情。

    加上刚才高远只是把门踢上了,根本没有反锁,顾盼几乎都可以想象得到,顾成珏扭开门把推开门的一瞬间,看见的会是怎样的景象。

    哪怕不用眼睛去确认顾盼也知道自己的小穴现在被男人的阴茎扩张到了最大,外侧的嫩肉已经在过度的大力摩擦中透出了艳红,看着有些可怜却依然不知廉耻地舔吮着那一根让她爽到欲仙欲死的东西。

    被自己的亲弟弟目击自己被操到汁水横流的样子……

    脑海中浮现那一幕的瞬间,顾盼便直接被高远一口气送上了高潮。

    高远单手抱着已经软得没有一点力气的少女,用另一只手一边撸出剩余精液的同时其实心里很清楚,顾盼第二次高潮来得那么迅速,是因为那个少年的存在。

    等顾盼回过神来的时候,人已经和高远一同进了浴缸。

    上天就好像听见了她的祈祷,浴室里除了高远之外并没有其他人

    顾成珏没有进来。

    虽然顾盼也不是很清楚为什么顾成珏都已经确认她在浴室里了,却没有推门进来,不过这个结果还是一下让顾盼大大地松了一口气。

    结果顾盼那一口气还没松完,突然整个浴室就陷入了黑暗。

    “怎、怎么回事!?”

    门外一系列电器停摆的声音告诉顾盼这不是单纯的灯泡坏了,而很可能是一件在这样的严冬中来说很可怕的事情……

    停电。

    顾盼的夜视能力基本上就等于零,只要一在黑暗中她整个人就慌得不行,她立刻站起身想披上浴巾出去看看发生了什么,就被高远拉住。

    “等一下,我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