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高辣文 > 原来你们都想上我(NP) > 235、偷欢
    怀里的少女已经在激烈的舌吻下软作了一团,面颊上红成一片,时不时发出似享受又似痛苦的轻哼可爱至极。

    高远的手已经不自觉地从她的手指间穿过,牢牢地扣住那柔软的小手,小心地控制着力道,生怕一个用力就会将它折断在自己手中。

    明明在多次的深吻中已经掌握用鼻子呼吸这个技巧,可顾盼还是明显感觉到了缺氧,小脸憋得红扑扑的,舌头不自觉地迎合着男人的纠缠。

    暧昧从两人紧贴的双唇间迸发而出,迅速充满了整个逼仄的空间,催动情欲的疯长。

    男人的两只手依然不肯放开顾盼的双手,身体却是一再逼近,将少女的身体紧紧压在墙上,好似恨不得就这样一口气将她碾碎融入自己的骨血中。

    那属于男性肌肤的温度迅速传来,顾盼被迫用胸前两团小胸脯去感受高远的身体线条,一双乳房在男人的身体上被压得扁扁的。

    这时顾盼才有些后悔自己因为准备马上要洗澡而把内衣脱了下去,本想着冬天的睡衣偏厚看不出激凸,结果却在这里翻了船。

    肌肉拥有硬朗的线条,实际上的触感却是弹软的,在接吻的过程中,难免产生肢体的摩擦,男人健壮的胸部肌肉就这样一遍遍地摩擦着顾盼两颗软软的小乳粒。

    很快,顾盼便感觉到自己的乳头勃起了。

    那股充满了激昂欲血的紧绷感让她感觉到羞耻,同时也激发了男人大脑中更加深层次的欲望。

    因为他清楚的知道那两颗硬邦邦的小红豆是怎么样被他一点点越磨越硬的,从一开始软得几乎感觉不到,到现在也能给他以坚硬的回馈。

    这种过程是暧昧与美妙的交织,让男人清楚的知道顾盼是怎么样一点点被调动出情欲。

    身体的本能反应不会骗人。

    到了这个地步,高远胯间的肉棒也已经完全苏醒了,撑得裤子鼓起了一大块,就那么大喇喇地顶在顾盼的腿缝间。

    “不行、高远……”顾盼费尽力气才好不容易说出话来,声线却已经是哑得不能听了,听起来无论内容如何都只是在欲拒还迎,“不要……”

    高远一向是很惯着顾盼的,哪怕有的时候已经动了情却会输给她软软的求饶,再认命地去洗个冷水澡冷静一下。

    也正是因为如此,顾盼一开始被摁在墙上亲的时候也并没有多么紧张,因为她知道高远的温柔。

    直到感受到那勃起的性器时,顾盼依然认为高远会像以前的很多次一样放自己一马,不会让事态发展到那个地步。

    毕竟顾成珏还在厨房里,如果听见什么动静的话……

    哪怕只是想想都让顾盼感觉后背直冒冷汗。

    可一向温柔的高远这次却并没有停下来,甚至连要停的架势都没有,唇舌在离开自己唇瓣的瞬间立刻一步步往下吻了过去,灼热的吐息不断落在脖颈上,又痒又麻。

    “高远……高远!”顾盼的手被男人稳稳地抓住根本动弹不得,她又不敢喊出声来怕引来顾成珏,只能压低声音求饶:“别、不要在这里……”

    脆嫩的声音不住地颤抖,很显然顾盼在此刻已经意识到了事态的严重性。

    可更让顾盼觉得慌乱的是自己已经湿了。

    两腿间那股濡湿感异常真实,小肉缝中时不时传来的空虚麻痒也逐渐扩散开来。

    高远早在吻上去的那一刻就知道自己的阴茎开始勃起,直到此刻已经是胀得发疼了,那根硬邦邦的东西不断地在用疼痛叫嚣着,提醒他现在是多么渴望用它插进顾盼腿缝间的那个小肉嘴里。

    “乖,我尽快好不好……”高远抬起一脚便将浴室门关起,手带着顾盼的手摁在了自己的胯间,情不自禁地上下搓动着,“你要是想叫就咬我,嗯?”

    高远身体极好,完全不怕冷,冬天在有暖气的室内只穿着一条普通的居家长裤,裤裆的部位早已被高高撑起,哪怕从外面摸起来也能清楚地感受到里面那根柱状物的坚硬与灼热。

    “不行……成珏会听见的!”顾盼不断地摇头,希望以此强调这件事的严重性,“高远!”

    “嘘。”高远又重新在少女的唇瓣上咬了一口,“只要你不发出声音,他不会发现的,乖,别乱动……”

    屁股蛋上一凉,顾盼的睡裤连带着粉色波点的小内裤一起被扯了下去,紧贴着阴部的棉布上已经赫然印上了一条细长的水痕。

    “高远……”

    身体也是渴望的,可顾盼却还是有些犹豫。

    “嗯,我在。”顾盼手上一松,下一秒便感觉一只大手伸进了宽松的睡衣中,握住她一侧的小乳丘,指腹将已经硬得如同小石子一般的乳头来回揉搓。

    下一秒,男人的阴茎已经顶了上来。

    顾盼小心翼翼地低头看了一眼,就看见那盘根错节的茎身横在自己与高远之间,而龟头虽处于视角盲区无法被捕捉到,却是已经顶上了外侧的小花瓣轻轻碾了两下,存在感依然不容小觑。

    高远抱起顾盼一侧的腿架在一旁的洗手台上,看着那肉粉的小口已经小小敞开,裹饱了淫水的两片嫩肉微微翕动,隐约可瞥见深处嫩艳的肉壁

    他赶紧伸手托住顾盼的另一条腿,宽厚的上半身欺了过去,让顾盼无法动弹的同时也拥有了一个支点。

    而后,顾盼便感觉那令人头皮发麻的巨大肉蛇钻了进来。

    龟头很烫,与茎身之间带着明显的棱角,刚一进来便刮擦着里面的嫩肉,粗粝的快感一下给顾盼的脑海中带去一片火树银花。

    “啊啊……”淫叫根本不受控制,顾盼的手不自觉地攀上了高远的脖颈,把脑袋埋在了男人的颈窝处。

    那庞然大物此刻还没完全进来,至少卡了一半在外面,顾盼又怕又爽,狭窄的肉穴不断地收缩,吮舔着男人阴茎的同时,时不时还会从深处挤出些许淫水,就那么热乎乎地当头浇在男人的龟头上。

    充满了谄媚与讨好的味道。

    高远眉头紧锁,小家伙的小穴每次进来都觉得窄得吓人,偏偏还那么会夹……真是每回都让他有种会精尽人亡在她身上的预感。

    这种情况很显然必须速战速决。

    男人深吸了一口气,腰部肌肉猛地发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