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高辣文 > 原来你们都想上我(NP) > 234、被动
    回到家,顾盼吃了一顿美美的晚餐之后,换上睡衣等着洗澡的同时躺在沙发上消食,听见手机响了就顺手掏出接了起来。

    “喂?哪位?”因为眼球完全被电视机吸引了过去,顾盼连来电人都没看。

    那头的男人立刻有种硬生生吃了一大憋的感觉:“是我啊豆儿……”

    唐一飞吸了吸鼻子,差点“我是你的大王八啊!”就脱口而出了。

    “飞机?”顾盼一下激动得从沙发上坐起身,“好久不见!”

    “是吧!我也觉得真他妈好久不见了……”年关将至,唐一飞每天在暗无天日的会议轮回中好不容易抬起头,第一时间就给顾盼打了电话。

    一听见小绿豆的声音,感觉方才还笼罩全身的疲惫都瞬间一扫而空了。

    可那头的顾盼依然是轻而易举地便听出男人语气中的那股浓重的疲惫感。

    “你最近……很忙吗?听你声音很累的样子……”

    在顾盼心里的唐一飞一直都是活力满满的,就像一只上蹿下跳的大猴子,总是一边嗷嗷叫一边带着她到处跑。

    这还是第一次听见他如此沙哑而又疲累的声线。

    “你是不是抽了很多烟?嗓子怎么这么哑?”要不是刚才那句‘豆儿’,顾盼都快要听不出唐一飞的声音了。

    烟,当然是抽了,因为没有尼古丁的支持唐一飞怕是早就撑不住了,但更多的还是在一轮轮会议中对声带的磨损导致了他现在可以说是惨烈的声线。

    “就抽了一点点,你知道我烟瘾不重的。”听着小绿豆温软的关怀,唐一飞在车里已然笑成了一个傻子,“豆儿豆儿你在干嘛呢?”

    “我刚吃过晚饭……对了飞机你吃饭了吗?”顾盼说着又摸了摸自己圆圆的肚子,“工作辛苦的话一定要记得准时吃饭啊。”

    唐一飞嘴都要咧到耳朵根了:“我待会有个饭局,马上就能吃了,你吃了什么好吃的啊?吃饱了没有啊?”

    “吃饱了……”顾盼又重新找了个舒服的姿势躺下,“今晚吃了糖醋排骨、鱼香茄子,还有番茄炒蛋……”

    “是你弟弟做的吗?”

    “对呀。”顾盼听着厨房里传来的碗盘碰撞声,幸福地伸了个懒腰,“特别好吃。”

    这时唐一飞心里已经开始暗暗地发誓要去报一个料理班,计划着通过占领小绿豆的胃从而占领小绿豆的心了。

    “唐先生……”

    司机其实不太敢打扰后座的老板打电话的,但眼看着目的地已经要到了,唐一飞还是没有要挂电话的样子,就还是硬着头皮提醒了一声。

    唐一飞这才注意到自己已经到了目的地,平时总是拥堵的道路今天也不知道是发生了些什么邪门事情竟然这么顺畅……

    瞄了一眼不远处灯火通明的酒店,唐一飞不情不愿地端正了一下坐姿,然后稍稍整理了一下被弄得微乱的西装外套。

    “豆儿,我忙完这阵子就接你回家过年啊,你记得跟咱妈说一声你今年得晚点儿回去。”

    临下车了,唐一飞还在絮叨。

    “……咱妈?”顾盼准确地抓住了话语中的重点,并迅速提出质疑。

    “……”唐一飞哽了一下,然后灵机一动:“你看上次阿姨跟我多亲近,我都把她当自己妈了,咱俩也不是外人对不对,以后你妈就是我妈,就是咱妈!”

    真是好有道理啊我竟然无言以对……

    顾盼憋了几秒钟才憋出一句:“好吧……”

    又黏糊了好几句,挂断电话后,车停了下来,眼看着未来的合作伙伴已经认出了自己的车并准备上来帮自己开车门表示迎接,唐一飞上一秒还挂满了傻笑的脸立刻沉下,满面笑容在瞬间被驱散得干干净净。

    打开车门,唐一飞跟刚才在车里的样子已经完全是两个人,面上挂着礼貌而公式化的笑容走了出去,一身深灰色西装显得极为沉稳。

    还在看电视的顾盼怕是做梦也想不到那个傻飞机还有这样的一面,挂了电话后正对着电视机上的综艺节目傻乐,就听见浴室里传来高远的声音。

    “浴缸已经准备好了,你可以过来洗了。”

    提起这个,顾盼就觉得有些微妙的尴尬。

    她猫进浴室,压低声音朝高远暗示道:“那个……时间……不早了。”

    顾盼本以为三个人吃过晚饭之后高远就会像以前一样回隔壁去,可直到现在当事人还没有要走的意思……

    更关键的是本来顾盼觉得吃完晚饭顾成珏肯定会赶人,可到现在了,弟弟那边也没什么动静,感觉不太自在的顾盼只好自己亲自出马。

    毕竟顾成珏都回家了,无论怎么考虑,让高远继续呆在这里都不太合适。

    “是啊。”高远站起身一步便将顾盼逼到了墙角,低着头看着立刻蜷缩成一团的顾盼笑道:“要赶我走了?”

    “……不是,这怎么叫赶呢……”顾盼不敢看高远的眼睛,就低着头小声嗫啜着。

    “难道你要永远和你弟弟两个人生活?”男人的目光变得有些危险,顾盼却低着头没有察觉,“早点习惯习惯不好吗?”

    顾盼当然不可能说出顾成珏的小秘密,同时也不能说出自己对弟弟那份不正常的情愫,剩下的只有沉默。

    高远俯下身在顾盼的耳垂上亲了一下,压低声音道:“以后结婚了你也要赶我出家门吗?狠心的小家伙。”

    “……”顾盼被高远的问题问得无措到手都不知道该怎么放了,周遭男人强烈的雄性荷尔蒙气息将她牢牢地包裹其中,让她只是这样站着都不自觉地腿软。

    男人情不自禁地低下头吻了上去,用自己的唇舌将顾盼的脑袋压在浴室的墙壁上,还在不断尝试加深这个吻。

    如果那个少年在他还没有像现在这样泥足深陷的时候提出那个提议,高远肯定只是会一笑而过,然后毫不犹豫地消失在这对姐弟的生活中。

    但当他今天听完顾成珏的话没有第一时间对这种荒诞的事情表示嗤笑,而是在内心真正考虑顾成珏的诚意与整件事的可行性的时候,高远就知道这件事可能不太妙了。

    明明顾盼什么都没做,他却已经被动到了这个地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