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高辣文 > 原来你们都想上我(NP) > 233、姐夫
    顾盼一觉醒来听见厨房里传来了熟悉的声音,又卷紧被子在床上滚了一圈。

    这个高远美其名曰是住在隔壁的邻居,可自那天以来就完全没回过自己家,甚至比以前合租的时候还过分。

    至少以前合租的时候还是住隔壁房间,现在直接连房间都合并了……

    一开始顾盼还企图挣扎一下,提出过抗议,结果被压在床上狠狠操了两回之后就再也没了怨言。

    实在是不敢啊!

    要知道高远这个人本来就身形魁梧,老二还大,体力又好……只要被抓住那简直比马拉松还可怕。

    顾盼只能每天不停地装乖卖惨企图得到高老大的怜悯,然后大发慈悲放她……几马。

    吃早饭的时候,顾盼还在惦记着现在天越来越冷是不是应该去给顾成珏买一些冬装,就接到了顾成珏的微信表示下午回家。

    于是顾盼顺嘴跟高远提了一句。

    高远立刻笑开:“怎么有种你老公下午要回家,赶紧让我这个奸夫撤退的味道。”

    “……”

    别说,还真有点!

    纵使顾盼不说,高远也知道她极其重视那个少年,不过逃避可不是他的行事风格。

    更何况现在和顾成珏的关系并不算对立。

    高远可没忘记在国外遇到的那两个男人。

    下午,顾成珏回到家的时候就看见高远也在。

    虽说并不意外,不过少年心中难免还是有些不快。

    两个男人之间面上看起来还挺和谐的,这倒是让顾盼感觉很意外,毕竟以前顾成珏只要看见其他的男性出现在自己周围一定会生气。

    现在虽说脸色有点臭,不过竟然没立刻表达不满……

    弟弟这是明显的进步,可顾盼的心情却有些复杂,就是那种有一点高兴,又有一点难过的心情。

    “成珏我们明天去买衣服吧,我感觉你冬装有点少。”顾盼说着拿出了自己这两天看的时尚周刊,翻到之前看中的那一页给顾成珏展示,“你看你看!”

    顾成珏心情刚刚因为姐姐的话好了一些,余光就瞥见高远正定定地看着顾盼的背影。

    “好,你也应该给自己买点冬装吧,那么怕冷……”顾成珏接过顾盼手里的杂志,顺势在她的脸颊上亲了一口,“不要给自己省钱。”

    被弟弟碰过的肌肤开始迅速发热,顾盼往后瑟缩了一步,又被顾成珏抓住了手。

    少年把杂志扔到一边,然后直接顺势揽过顾盼的肩。

    “晚上想吃什么?你应该没买菜,待会我们一起去吧?”

    高远看着不远处被少年弄得完全不知所措的顾盼,当然知道那是顾成珏的示威。

    这种用肢体行动来宣誓主权的行为虽然幼稚了点,不过效果还不错,至少成功的破坏了高远原本的好心情。

    说起晚餐,顾盼又有点心痒。

    这么几天一直吃高远做的西餐,虽然好吃,但总归有点疲劳,说实在还是很想念顾成珏做的中餐的。

    “我……我想吃糖醋排骨……”顾盼惦记了好几天,眼看着马上就能实现了,也顾不上羞不羞,抢先给糖醋排骨报个名再说。

    看着姐姐被自己套进去的少年立刻笑开花:“好,再弄个鱼香茄子好不好?”

    “好好好……我也想吃鱼香茄子。”

    顾盼那一颗廉价的心立刻又被轻而易举地收买了。

    “正好家里的食材也不多了。”高远不知何时从沙发上站起身适时地插话进来,“那我们一起去吧。”

    少年看了一眼高远,竟也没拒绝。

    于是超市就变成了三人行,顾盼在零食区冲锋陷阵的时候,两个男人在后面跟着的时候开始了小声的交谈。

    “你打算追我姐吧?”

    “你对你姐也不光是姐弟的感情吧?”

    说起这个话题,两个男人之间立刻出现了一股微妙的气氛。

    似是对立,似是同盟。

    “不过她周围好像还有其他男人。”高远目光锁定在不远处那个怀里满满包着膨化食品的身影上。

    “数量还不少。”顾成珏余光瞥见顾盼爱吃的零食便直接随手拿起一包扔进了购物车里,“除了我们,应该还有四个。”

    这个数字比高远知道的要多,让他不自觉地拧起了眉头。

    “我经常在学校,不能待在她身边,那些男人就趁虚而入了。”顾成珏只要想起那几个人就觉得由衷的不快。

    听到这里,高远似是想起什么一般,“不过没想到,你黑客的技术还不错,不会就是为了监视你姐练出来的吧。”

    这样年纪的一个少年,能入侵得了交通监控系统,确实值得称赞。

    “谢谢你的夸奖。”顾成珏毫不走心地敷衍了一句,原本垮塌下来的表情在看见顾盼过来的时候立刻又恢复了平时爽朗的笑:“怎么买这么多零食,我们是来买菜的。”

    那表情哪里有一点‘我们是来买菜的’的样子,简直就是在说‘买的好!买的太好了!我们家宝宝怎么这么会买!’。

    差点给高远看笑了。

    “是、是哦!”顾盼看着购物车里不知何时堆出来的小山,这才有些不好意思地抓了抓后脑勺,“那……那我放回去点?”

    顾成珏伸出手捏了捏顾盼的脸蛋,语气宠得和几秒钟之前判若两人:“算了算了,再推一个车吧,还好今天人多。”

    于是顾盼又继续去撒欢了。

    高远瞥了把川剧变脸应用自如的少年一眼:“那对于那些男人,你是怎么想的?”

    “我一个人要应付五个人难度太大了。”说到这里,顾成珏便不自觉地想起上次和姐姐不愉快的交谈。

    他了解顾盼,当然也意识到了她内心的变化。

    虽然当时在浴室里他顺着顾盼的话说了,回到了顾盼那个熟悉的顾成珏,可少年同时清楚的知道,那只不过是顾盼的缓兵之计。

    再这样下去,出局是迟早的事情。

    这几天他在学校想了很久,直到顾盼再次失联,他接到来自高远的电话时,才好像明白了一些事。

    如果和失去姐姐相比的话……

    共享确实就显得不那么让人难以接受了。

    反正作为血亲的自己,从各个层面角度来说都是不可能和姐姐正大光明的在一起的。

    “所以你打算跟我联手,两个人应付四个人?”高远的目光又不自觉地追着顾盼走远,“这可不是搏击场。”

    “那你要放弃?”

    “不。”

    高远顿了顿,总算把目光从顾盼身上拉回来,看了一眼身旁的少年:“那如果我跟你联手,我有什么好处?”

    顾成珏果断地迎上了高远的目光,双眸中染着微微的阴郁之色。

    “你也许可以当我姐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