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高辣文 > 原来你们都想上我(NP) > 231、父母
    第二天,高远就搞来了一辆和他个人风格十分相近的越野车。

    顾盼不太认识车,就觉得这个大家伙怎么也不像是要在城市里行走用的,总觉得好像要奔驰在广袤的平原上才对得起它的车型设计。

    高远坐在驾驶座,朝顾盼招招手:“上来。”

    小家伙穿得厚,跟个球似的滚上了车,高远看得有点想笑,不过还是忍住了。

    “你很冷吗?手给我。”

    说是这么说,不过高远直接伸出手就把顾盼的小爪子拉住了。

    不过顾盼的手倒是不冷,因为穿的多,不仅不冷还热乎乎的,就像一个刚出笼没多久的小包子,掌心肉有点厚,软乎乎的。

    “安全带系好,要出发了。”

    确认过顾盼的手不冷,高远才放心地握住了方向盘。

    之前顾盼坐过高远的摩托车,那种风驰电掣的感觉至今还记忆犹新,这次上车其实心里还有点忐忑。

    不过大概是察觉出顾盼怂了,高远这次车开得很稳,车速也不快,顾盼偶尔偷偷瞄一眼驾驶座上的人,就会看见男人一本正经地注视着前方的路况。

    “高远你开车和骑摩托好像风格不太一样……”

    正好红灯,高远踩下刹车后朝顾盼笑了笑:“因为我没有这里的驾照。”

    “……”

    原来是这样。

    诚然没有驾照是一方面,不过被顾盼这么一提醒高远才发现自己好像确实是开的太小心了些,小心得有那么点畏首畏尾的感觉。

    要是被手底下那群猪看见,恐怕又要大呼小叫了。

    但是没办法。

    如果车里就他一个人倒是怎样都好,但车里还有另外一个人。

    想着,高远的目光便不自觉地看向副驾驶座上正在偷瞄自己然后被抓了个正着的人。

    顾盼没想到高远会在这个时候看过来,赶紧别开眼看向车窗外。

    眼神是逃了,那股羞怯的红却是一股脑地蔓延到了耳朵尖上。

    诚实的反应了其主人此刻内心是何种心情。

    高远的嘴角不自觉地上扬也完全暴露了他心情很好的事实,虽然他很想立刻压着小家伙在车上做点什么,不过眼看不远处红灯转绿,他也只好先压下这个念头继续前行。

    车眼看着开出了市区,经过了市郊,道路上的车越来越少,顾盼有点坐不住了。

    “咱们不会要去别的市吧?”

    这附近怎么看也不像是有居民区的样子啊。

    “不会。”高远的手继续稳稳地操控着方向盘,控制车子往一旁的分岔路拐去,“快到了。”

    这条岔路拐进来之后就是一路幅度不大的上坡,顾盼虽然在C市待了这么些年,不过却是从来不知道在C市范围内还有这样的地方。

    左看右看看了好一会儿,顾盼还是决定拿出手机定位看一眼现在自己所处的位置。

    结果一打开地图,顾盼就愣了。

    陵园。

    心窝突然毫无征兆地酸了一下,顾盼赶紧把手机锁屏,然后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继续坐着。

    然而她本就不是一个脸上能藏得住事的人。

    高远一眼就看穿顾盼的故作镇定。

    车继续平稳地往里开,进了陵园的大门,里面就能看见其他来祭扫的人了,不过因为现在是祭扫淡季,人很少,停车处空空荡荡。

    陵园占地面积不小,人却很少,走在路上感觉尤为的冷。

    高远拎起顾盼的手,发现小包子已经有点冷了。

    “抱歉……我没有提前跟你说。”高远的手很暖,温度通过厚实的手掌源源不断地传来,“我知道你还没有答应我要恋爱我带你来见他们不合适,但是我真的很想跟你一起来这里。”

    男人声音很低,就像是紧紧贴着顾盼的耳廓在说话,听得人心里痒痒的。

    顾盼心里其实有点能理解高远的想法,毕竟如果高远一开始就说要带她来这里,是很可能被拒绝的。

    毕竟陵园这种地方,太沉重,包含了太多的东西。

    她还没有准备好接受高远的这些事情。

    “那……他们是谁?”顾盼有些无措。

    心里有那么点隐隐的感觉,可不敢确认。

    “我父母。”

    顾盼心里咯噔了一下。

    倒不是因为抵触这件事,只是意识到高远的父母已经双双长眠于陵园……

    顾盼愣在原地站了一会儿,因为她还清楚的记得当时高远跟自己说过,他来C市就是为了寻找自己的亲生父母。

    结果好不容易找到,却是要以这种形式相见吗。

    只是想想,顾盼就觉得难受得不行,心口活似压了一块大石,沉沉地疼。

    天气有点阴,云层偏厚,见不到阳光风又大,顾盼的心情也跟着沉重无比。

    看着少女的表情没有平日里的明朗,高远又把捏在手里的小包子攥紧了些。

    “怎么这幅表情?”

    高远很少见到在顾盼脸上出现这样凝重的神色,觉得可能是自己哪里做的不妥,却又想不出问题所在。

    在顾盼面前,高远时常感受到自己的笨拙。

    他很多时候都不知道应该怎么做才是最好的,只能小心翼翼地一点点去摸索。

    “他们……是什么时候过世的?”

    顾盼由衷地对眼前的男人感到心疼。

    “可能是二十五年前,我也不是很清楚。”

    眼前的男人眼眸微垂,黑眸深邃如海,透着淡淡的温度,平稳的语速下掩藏着男人此刻内心的波澜。

    “不久前我才知道他们被葬在这里,今天第一次来看他们,想和你一起。”

    鼻子一酸,顾盼赶紧低下头。

    想也想得到,高远说这些话的时候心里有多难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