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高辣文 > 原来你们都想上我(NP) > 229、接她回家
    第二天顾盼醒来的时候,整个人正窝在白栩的怀里,鼻尖顶在少年的胸膛上,用肌肤感受着胸腔内传来的跳动声。

    顾盼花了三秒钟醒了醒神,才回想起昨天晚上又发生了什么。

    从少年的怀里小心地挣脱出来,顾盼下了床,一个人猫进了浴室。

    她浑身上下都赤条条的,刚才下床的时候也没看见自己的内衣裤,不知是昨天晚上被扔到哪里去了,可比起这些,顾盼现在更想赶紧好好把自己的身体清理一下,然后回家。

    白栩的喜怒无常确实让顾盼感觉有些头疼。

    洗完澡,顾盼准备先穿着白栩的浴袍出去找宋明丽求助,就听见浴室外自己的手机响了起来。

    这时顾盼才想起昨天晚上似乎还答应顾成珏要在回去的路上打电话来着。

    毫不夸张的说,顾盼一身鸡皮疙瘩瞬间炸了起来。

    昨晚顾成珏来电话的时候,手机直接被白栩扔到了不远处的沙发上,顾盼那时候根本自顾不暇,也没空再去管这件事,等事后实在太过疲倦,沾着枕头就睡着了。

    她出去找到手机,果然来电人是顾成珏,顾盼赶紧捏着手机出了房间,还小心翼翼地回身把门关上才摁下接听。

    “成珏?”

    接了电话之后顾盼才想起来自己都还没准备好说辞。

    “你醒了?”

    电话那头的顾成珏意外的没有多少怒意,却带来了更强烈的压迫感。

    顾盼后脑勺都快滴汗了:“那、那个,昨天晚上吧……”

    “好了。”顾成珏看着屏幕上的画面,那是白栩别墅内监控的其中一格,上面穿着男士浴袍的顾盼弓着腰捧着手机的样子已经实时传送到了他的眼前,“既然已经醒了就赶紧收拾一下下楼吧。”

    “好……我现在就回去……”顾盼正准备拿出一个态度努力争取一个宽大处理,就听见电话那头的少年又补了一句。

    “他应该马上就到了。”

    他?马上到?谁?

    一连好几个问号从顾盼的脑海中飘过,让她一时之间有些不知所措。

    就像是对少年的话有了回应一般,楼下的门铃响了。

    顾盼看着原本坐在沙发上的宋明丽站起身,走到玄关打开门,然后原本流畅自然的动作一下顿住。

    眼前男人十分高大,只是站在门口就已经挡住了宋明丽面前的大部分光线,整个人逆光而立,看不清楚的面色让人更是不由自主地产生几分畏惧感。

    宋明丽是见过这个男人的,虽然仅仅是一面之缘,但印象实在是太深刻了,导致只是这么一眼就立刻回忆起来。

    她还记得,这个男人是在恐袭事件的当天夜里和顾盼在一起的。

    压下心头那一股惧怕感,宋明丽至少面上看起来还是十分淡定沉稳的,她朝男人露出了个礼貌的笑:“请问有什么事吗?”

    “顾盼在这里对吗?”男人完全没有要跟宋明丽客套的意思,开口便是直入主题,“我来接她回家。”

    高远此时还没进门,因此看不见站在二楼的顾盼。

    而顾盼站在原地听着两个人的对话,已经认出了声音的主人。

    高远!

    心头一紧,顾盼一时间甚至忘了自己身上还穿着男士的浴袍,直接顺着楼梯跑下,看着站在门口的男人,下意识地喊了一声:

    “高远!”

    高远外面只穿着一件黑色的短皮衣,浑身上下简洁利落得过分,比起昨天穿得跟球一样的顾盼,简直像是行走在秋季的人。

    男人的双眼早就从顾盼从楼梯上跑下来的瞬间就已经锁定了那个小身影,在听见那软软糯糯的‘高远’二字时,紧绷的神情才终于微微舒缓。

    顾盼脑袋里几乎处于一片空白的状态,她只是潜意识里想要赶紧确认高远是不是真真切切地站在了自己面前,脚步便不自觉地不断加快。

    高远见状直接往前走了两步越过宋明丽抱住了小跑向自己的小家伙。

    顾盼也是直到高远结结实实地接住自己,才终于有了几分实感。

    高远……真的回来了。

    “你忙完了?”怀里的小家伙声音闷闷的,小小的,可爱得很。

    “嗯。”高远伸出手揉了揉顾盼的后脑勺,又觉得不过瘾,索性直接凑过去在小家伙的耳廓上亲了一下,“有点久,抱歉。”

    “没受伤吧?”

    闻言,高远轻笑道:“要是受伤了的话刚那一下可能就被你撞翻了。”

    “……”

    就在这个时候,宋明丽余光瞥见男人裤子的后袋凸起了一块,线条冷硬而分明。

    手枪。

    意识到这个物件真身的宋明丽立刻被吓出了一身冷汗。

    “小、小顾啊……刚刚干洗店把你昨天被弄脏的衣服送到我房间去了,你待会儿直接去换就行了,昨天真的辛苦你了……今天你就先回去吧……”

    不管怎么说,得先把这俩人送走。

    顾盼这才意识到自己竟然在宋姐的面前扑进了高远的怀里,赶紧挣脱出来,还万分心虚地往后退了好几步。

    “我去换衣服!”

    红着脸的大白兔顾盼扔下这么一句话便赶紧又蹿回了楼上,留下高远站在玄关处,冷冷地瞥了宋明丽一眼。

    宋明丽也只能干干地赔了几个笑。

    送走两人之后,宋明丽简直想唱一首送瘟神,站在原地冷静了好一阵子才上楼准备叫醒白栩。

    却不料上了楼梯就在暗处看见了抱臂而立的少年。

    “你什么时候醒的?”

    宋明丽试探性地问了一句。

    “不久之前。”

    就在那个呆头鹅自己拿着手机出去,还自作聪明的把门关上的时候。

    “小顾已经回去了……”

    “我知道。”

    少年当然知道,因为他可是亲眼看见那个在他面前动都不敢动的呆头鹅飞奔下楼,冲进那个叫高远的男人怀里。

    心情用‘糟糕’来形容已经不够贴切,少年的面色难看得吓人,靠在墙壁上,整个人融进了阴影中。

    他很想伸手去抓住她。

    却又想到昨天晚上她在激烈的恍惚间说出的‘喜欢’。

    只能讪讪地再把手放下,眼睁睁看着她跟别人离开。

    原来那只呆头鹅喜欢那样的男人。

    还真是跟自己完全搭不上边的类型。

    白栩左右活动了一下颈部关节,往外走了两步。透过窗子照射进来的阳光驱散了少年身上的阴影,却是完全无法撼动那一汪蓝眸中的灰暗。

    宋明丽看着白栩现在的神情,却是稍稍有些松了口气的感觉。

    不管是失望也好,绝望也罢,千万不能再让白栩对那个顾盼的兴趣再高起来了。

    那个男人,实在是太危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