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高辣文 > 原来你们都想上我(NP) > 226、争吵
    “宋姐,你可别是个假的经纪人吧!”白栩拉下口罩,把自己整张脸展露在宋明丽的面前。

    白栩出声的瞬间宋明丽就已经知道怎么回事了,她眯起眼仔细地打量了一下不远处的白栩,被愚弄的不快后知后觉地袭上她的脑海。

    说实话,这种变装骗骗路人粉丝还行,她不应该认不出来的。

    “你怎么没去睡觉?”宋明丽的语气有点冷,熟练地换下鞋子就从玄关迈进了客厅,“时间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充足。”

    白栩眯了眯眼,“今天我想去超市,所以去超市了。”

    顾盼也察觉到宋明丽可能是生气了,眼看着两人的气氛有点不对,于是赶紧出来打圆场:“那个……对不起,是我给小栩化的……”

    “小顾你也是的,小栩要胡来你就由着他吗?”宋明丽立刻顺着顾盼的话看向了顾盼,眼神中的那股责备的意思很明确。

    “什么叫胡来?”白栩站起身,垂眸睨着宋明丽。

    “你现在已经没时间了,你的歌才刚刚听过DEMO……”

    “我难道连去一趟超市的自由也没有?”

    两人之间的对话就像是母子吵架,顾盼觉得自己插不上嘴,又觉得好像不说点什么完全让白栩背锅也不太好。

    可宋明丽听见白栩这句话,脸上明显闪过了欲言又止的神色,原本准备要说的话也像是硬生生被掐断又咽了回去。

    “……我当然不是这个意思。”宋明丽的语气一下缓和了下来,就好像被摁下了什么奇怪开关的机器人,情绪转换快到让顾盼叹为观止,“好了,没事了,是我刚才被耍了有点生气所以说错话了,我们吃晚饭吧。”

    大概是因为白栩下午没能睡觉的关系,宋明丽并没有要送顾盼回去的意思,而是在白栩卸完妆洗澡的时候又坐到了顾盼身边。

    “刚才我语气不太好,你不要在意,我没有怪你的意思。”宋明丽说着还安慰似的拍了拍顾盼的背,“你那副妆确实化得不错,我真的乍一看没认出来。”

    “谢谢宋姐……”宋明丽说不追究,顾盼当然不会心大到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似的。

    毕竟两个人短暂的争吵感觉自己也有一份不可推卸的责任。

    “既然他下午没睡,今晚就让他睡个好觉吧。”宋明丽侧过头看着顾盼,“等他睡着了以后我再送你回去。”

    顾盼点点头,然后又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对了,宋姐……”

    “嗯?”宋明丽本来都打算去忙自己的了,听见顾盼的话又重新坐了回来。

    “我觉得……这件事不是我的工作,也不是我的专业,只能算是我帮小栩一点小忙而已。”顾盼看着宋明丽的眼神很诚恳,“所以工资就算了吧,我也只不过是坐在这里打发时间而已。”

    “话不是这么说的,小顾。”女人语气放柔了些,音量也轻了下来,“无论什么工作,其实本质上就是用时间换取金钱,既然你付出了时间,不管你做了什么,就理应得到相应的报酬。”

    虽说宋明丽的话很有道理,可顾盼还是觉得,自己不应该用白栩生存的最基本需求来赚钱。

    但宋明丽当然也不是纯为顾盼考虑,她只是希望用酬劳来提醒顾盼,让这个小丫头能清楚的知道自己和白栩之间只不过就是工作关系罢了。

    “真的不用了宋姐……我很感谢你这么为我着想……”

    说话间,洗完澡的白栩已经打开了房门,整个人懒懒地靠在门框上,“你今天还要回去吗?这里房间很多,分你一间也不费事。”

    顾盼知道白栩是在问自己,还没来得及回答,就看见宋明丽给了自己一个眼神。

    “小顾没有换洗衣服呀。”宋明丽看向白栩,“你这样太突然了小顾会困扰的。”

    白栩耷拉着眼睛,没有接宋明丽的话,径直走到沙发旁边瞟了一眼顾盼线衫上的菠萝图案。

    “好吧。”

    过了好半晌,少年才轻轻吐出这么两个字。

    少年拉着呆头鹅进了房间,关上门之后直接顺手一个反锁。

    “宋姐已经跟你说了,我找你只是为了入睡吧。”

    顾盼愣了愣,然后点了点头。

    白栩眼神一沉,没想到宋明丽竟然把这件事直接告诉呆头鹅了。

    本来他是不希望顾盼知道这件事的,虽然让她知道当然会对整个事情更有利,也更方便,可是白栩就是不想这么做。

    从今天一早顾盼那副样子来看,白栩就猜到宋明丽又自作主张的做了些什么,刚才借着洗澡的机会趁机听了两句,结果还真听见了让他感到不快的内容。

    “你为什么不拒绝?这种要求很无理。”白栩想不通顾盼能答应的原因。

    如果是为了钱,就不会跟宋明丽说不需要报酬了。

    “呃……”顾盼其实没想到白栩会这么问。

    无理当然是无理,应该说顾盼长这么大都没听说过还有这种事情,她又不是什么安眠药成精还能让人入睡……

    可是要说之前答应帮忙是被半蒙半骗的,今天一天相处下来顾盼觉得白栩在自己心里的轮廓也一下清晰了很多,两个人好像突然萌生出了一种亲近感。

    在这种情况下,好像又和之前不太一样了。

    顾盼觉得能在自己的能力范围内帮白栩一把,也未尝不可。

    “之前我是不知道你睡不着觉,我还以为你挺爱睡觉的。”说起心里话,虽然没什么敏感的内容还是让顾盼感觉有点不好意思,“今天我听宋姐说了你的事情……然后我觉得既然你的事情能有解决办法那还挺好的……”

    “那你呢?”

    白栩等了半天,却始终等不到自己想听的重点。

    “你为什么要帮我?”

    顾盼当然说不出口那种自作多情的‘我感觉我们有点像朋友了’这种话,于是站在原地憋了好一会儿,把两片粉白的面颊都憋得微微发了红,才想出一句:

    “能帮上你不就好了嘛……”还问这么多干嘛!

    后半句又被顾盼的求生欲给选择性省略掉了。

    原本白栩都已经不耐烦地拧起的眉,因为呆头鹅这样一句话,双眸中闪过些许怔忪,眉头也缓缓松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