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高辣文 > 原来你们都想上我(NP) > 222、白栩的事
    第二天清早,顾盼接到宋明丽的电话,按照她的指示下了楼之后果然看见了之前见过的那辆保姆车正在等着。

    上车之后,宋明丽朝顾盼礼貌地笑笑:“吃过早饭了吗?不好意思,小栩比较任性,等他中午睡着了之后你就可以离开了,钱不会少你的。”

    “谢谢……我吃过了。”顾盼整个人没带什么东西,却是穿得跟个球一样坐在副驾驶座。

    宋明丽把暖气温度调高了些,“你可以把外套脱下来,不然等下车的时候车内外温差太大会感冒的。”

    “谢谢宋姐。”顾盼乖巧地把羽绒服脱了下来,露出里面穿着的灰底菠萝图案的线衫。

    宋明丽看见了顾盼的打底衫,有些好笑道:“小顾今年多大了来着,穿衣风格真可爱。”

    “哦我今年24……”顾盼抱着自己的羽绒服,心里还在酝酿着待会要怎么跟宋姐提问。

    “24,年轻真好啊。”宋明丽抿了抿唇,似乎有些感叹的样子。

    “宋姐也最多二十六七吧……”听着像是恭维的话,不过顾盼也没有美化多少,宋明丽看起来确实很年轻,看起来也就是三十出头的样子。

    大概是因为这样的话已经听多了,宋明丽并没有表现出太开心的样子,只是脸上的笑容扩大了两分:“我都已经快四十岁了,在小栩身边都工作快十年了。”

    顾盼还记得,白栩今年是23岁。

    那十年前,才13岁?

    “十年……?”顾盼感觉有些不可思议。

    “咦,你不知道吗?小栩是童星出身。”话说到这里,宋明丽有些不可思议地看了顾盼一眼,好像这件事应该是理所应当被知道的一样,“他6岁的时候就出道了,所以说现在虽说才20出头,已经比同龄的艺人强太多了。”

    是……是这样吗!?

    顾盼还真不知道白栩竟然是童星出身,也许是本来就没有对艺人明星的出身有过多关注,对于白栩的了解也仅仅是停留在‘长得超级好看,听说是混血’这个层面上。

    “说起来……听说白栩的父亲是法国人……”在这种气氛下,总觉得自己如果再表现出一无所知的样子,就有点太弱了,于是顾盼搜刮了半天才搜刮到脑海中关于白栩的些许信息。

    “对。”宋明丽点点头:“不过去世得很早,后来是白栩的母亲带着他从广告选拔中脱颖而出,然后开始一点点积累知名度。”

    这些事情都是顾盼头一回听说。

    也许在粉丝的圈子里这是众人皆知的常识,可顾盼作为一个圈外人,能知道白栩父亲是法国人就已经不错了……

    “那……那她真的很不容易啊。”顾盼觉得一个丧偶的单身女人带着孩子能够把孩子培养得这么优秀,应该吃了很多苦,虽然那种苦她没有尝过,也无法感同身受,不过依然能从心底为之敬佩,“这么多年吃了很多苦吧,那宋姐你接手了白栩的经纪人工作之后,他妈妈应该就可以享福了吧。”

    宋明丽听到这里眼神一暗:“本来应该是这样的,如果十年前那场车祸没有带走她的话。”

    “……”

    顾盼实在是没想到白栩的命运竟然这么坎坷,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话来应对才好。

    “那场车祸之后白栩就不太能入睡了。”宋明丽就好像从一开始就洞穿了顾盼想问的问题一般,一句话直击痛点,“睡眠越来越短,最近几年更是成天成夜的睡不着觉,不累到休克合不上眼。”

    虽说顾盼心里也有点隐约猜到了是这么回事,不过没想到在这样的结果背后还有那样一件事。

    “所以,我真心的请求你……顾小姐。”宋明丽一改称呼,语气也猛地变得郑重其事起来,“我不知道是为什么,白栩只要在你身边就能入睡,所以我请求你……能够在他身边帮他一把。”

    顾盼一愣。

    “现在是他事业转型的关键时期,睡眠对他来说太重要了。”女人在顾盼面前已经没有了要隐瞒的意思,语气诚恳表情真挚,“其他白栩的事情我都可以解决,唯独在这件事上……我只能来恳求你。”

    “……”顾盼没有想到自己大胆的猜测竟然真的是事实。

    这么一想,其实之前白栩那些莫名的联络,好像都有了原因。

    那并不是来源于白栩个人的喜恶,也并不是因为自己的能力,只是因为白栩需要她,字面上意义的需要。

    聊天的功夫,车已经到了白栩找的住处前,是郊区的一块新楼盘,有现在主流的公寓型楼房也有别墅区,整个楼盘占地面积很大,内部绿化摆设错落有致,充满了现代的美感。

    “我去停车,你先进去吧。”宋明丽说着打开了车门锁,“穿好衣服小心别感冒。”

    顾盼连连点头,下了车之后赶紧把羽绒服给自己裹上了,结果走到门前正想按门铃,就看见紧闭的大门‘咔哒’一声打开了。

    白栩依然是挂着浓重的黑眼圈,那种黑和他白瓷般的皮肤一下形成了一种强烈的对比,就像是一汪浓墨在一张白纸上晕染开似的,让人看着都觉得揪心。

    而且大概是因为刚才知道了白栩小小年纪就失去了双亲,顾盼对他一瞬间多出了一些……

    微妙的同情。

    虽然她自己也知道这种情绪完全是多余的,也许白栩本人都根本不希望这种情绪的出现,可作为从小在父母宠爱的环境里长大的顾盼,确实是短时间内除了同情之外产生不出别的情绪。

    白栩一看顾盼那副样子,就嗅出了一股不同寻常的味道。

    “你怎么了?”

    顾盼当然也怕被白栩看出来,毕竟在背后说别人的事情好像也挺不好的……于是她立刻摇摇头挂出笑脸:“被你这套别墅震惊到了。”

    少年半眯了眯眼,竟也没追问,转身就进了房间。

    顾盼这才看见白栩就穿着一件普通的白色打底衬衣,看起来及其随意,就连袖扣都没有管,任由其微敞着。

    随意的穿着给少年带去了几分慵懒居家的味道,比起平日里那副精心打扮后的样子多了几分人味儿,让人不由自主地产生几分亲近感。

    虽然白栩完全没有要跟顾盼亲近的意思,自顾自地转身又窝回了沙发里,就像是根本不屑理人的懒猫。

    “傻站在那里干嘛?”蓝眸瞥了还站在玄关处的顾盼一眼,“进来啊。”

    明明语气是不耐烦的,不过看着手忙脚乱换拖鞋的少女,白栩的嘴角却不自觉地挂上了一抹淡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