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高辣文 > 原来你们都想上我(NP) > 220、吴杨的出卖
    一个星期的假期很快就到了,顾盼不由分说地把顾成珏赶回了学校,然后自己在家还没清静上两天,又接到了一个人的电话。

    “哎,你这边还有几节课,你到底打算什么时候过来用掉啊。”吴杨电话里还隐隐能听见背后热血而律动的背景音乐,一听就是在健身房里查账又把顾盼剩下的课程给翻出来了,“你是不是又胖了?”

    这人说话怎么越来越不中听了……

    顾盼瘪瘪嘴:“我现在肯定比之前运动的时候要瘦好吗!”

    “你那也是干瘦,瘦成一根柴火棒子有什么好看的,你这几天有空吗?赶紧提前把时间约起来。”

    想到之前苦涩的运动生涯顾盼就忍不住在心里发出一声哀嚎,可是想了想钱都已经交了,就算要放弃也要等到私教课用完了才可以啊。

    于是她在床上滚了一圈,想了想:“我去也行……”

    “不过我得换个时间,换到傍晚或者晚上吧。”

    为什么顾盼要换时间?当然是有点怕见到许景堂。

    当然,道理顾盼当然都懂,可是……顾盼就是觉得有点没脸见许景堂。

    不管是对于那天几乎彻夜的疯狂性爱还是对于何之洲那番告白的回应,都让顾盼觉得心里对许景堂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要一层层剖析下去,对顾盼来说有点太艰涩了,于是她只能选择再给自己一点时间。

    “干嘛?”那头的吴杨一挑眉,“跟许先生吵架了?”

    “……”

    “哎呀我跟你说小两口子吵架很正常……”

    “都说不是小两口了!”顾盼真是受不了这个教练了,“你这个八卦肌肉!”

    “喂喂喂你还说不是小两口,我之前碰到许先生,看见他肩膀上一个很明显的牙印,我问他怎么回事他说是你咬的!”

    碰到许景堂是事实,看见牙印也是事实,不过吴杨可没有蠢到去直接上去问。

    还是顾盼这头的话好套。

    “他、他这么说的!?”其实顾盼都有点不记得当时的情况,就隐隐约约记得好像有那么一回事。

    被吴杨这么一说,她的脸是彻底红炸了,红到耳朵上都染上了鲜嫩欲滴的颜色。

    吴杨一听顾盼这个反应,立刻露出了‘哎呀我的天呐’的表情,就差点捂住嘴偷笑了:“妈呀,还真是啊!”

    顾盼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又被这个八卦肌肉给坑了,瞬间恼羞成怒:“你你你你我要退钱!我不续费了!”

    哪知这根本威胁不到吴杨:“我当时看你们俩有一腿我就知道你肯定是不会续费了,他给你做教练绰绰有余,你俩还能顺便再发展发展感情,简直一举两得啊!”

    “……你做媒婆去算了!”

    顾盼气得直接把电话给挂了,然后羞愤于自己的愚蠢,狂揍枕头三十几拳,才因为体力不支而停了下来。

    气喘吁吁间,顾盼还收到了吴杨的微信。

    “那咱们明天傍晚七点见哦,你刚好吃了晚饭过来运动一下不利于脂肪堆积?”

    这肌肉卖什么萌啊真讨厌!

    顾盼把手机往枕头底下一塞就钻进被窝闭上了眼。

    第二天顾盼准时到了健身房,阔别已久的吴杨笑得依然欠揍,训练的时候那也是一点儿没手软,让重新开始运动的顾盼差点直接后半辈子都交代在里面,然后目送着双腿颤颤巍巍的顾盼走出健身房。

    结果一出门就看见了熟悉的车停在自己面前。

    车窗缓缓下降,男人的面上依旧是波澜不惊的表情,“上来,送你回去。”

    顾盼简直用屁股想都知道是谁把自己出卖了,回过头去想用谴责的眼神质问吴杨,就看见吴杨朝自己竖了个大拇指。

    那副挤眉弄眼的样子简直让人看不下去!

    为什么一个健身教练会这么热衷于做媒呢?顾盼简直想破脑袋也想不明白。

    不过许景堂的车都已经停在面前了,顾盼不上去也得上去了,上车之后,许景堂看了一眼小姑娘明显瘦了一小圈的小脸,也没说什么,直接把车开了出去。

    走到半路,许景堂才开口:“今天累不累?”

    顾盼想了想,还是点了点头,并且还不忘对吴杨进行血泪控诉:“是不是吴杨叫你来的?我一定要换教练!这个教练脑壳有问题……”

    竟然出卖自己的学员!这对他有什么好处!

    许景堂听见顾盼的控诉就想起早些时候在健身房吴杨调侃顾盼的那些话,不自觉地弯起唇角:“是我拜托他的,因为这么多天没见到你很担心,抱歉。”

    听完,顾盼一愣。

    有那么点意外,又有那么点狐疑,还有更多的是五味杂陈。

    “我不想干扰到你的判断,所以你没有接电话我就没有去找你。”许景堂在红灯的十字路口停下车,侧过脸看了一眼顾盼,“但是这么多天没见面,我很担心你……”

    “我的病已经没事……”

    顾盼的话被许景堂淡淡地打断。

    “也很想你。”

    小姑娘的脸‘蹭’地一下红了,眼珠子滴溜溜的乱转一时之间都不知道往哪看才好,转了半天才落在了车窗外不远处的路灯上。

    “所以我想今天送你回家,能见你一面。”因为车里很静,许景堂的声音音量不大更显磁性,“我知道你心里介意那天的事情,不太想看见我……”

    “我不是……”

    顾盼本来是心里想着的,结果不知怎么给说出口了,对上许景堂带着些暖意的目光才反应过来,立刻又胆怯地别开了眼。

    “那天的事情我当然知道你们也是为了让我赶紧脱离那种痛苦才不得已那样做,而且话说回来那也怪我自己对赵梦琪一点防备也没有……”

    已经事到临头,顾盼也没法再躲开,只能向许景堂敞开了说。

    “我现在只是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办……”

    小姑娘低着头,像一只鸵鸟似的坐着,双手还特别紧张地拧成了一团,想都知道那掌心肯定闷出了汗。

    红灯转绿,许景堂缓缓踩下油门,通透的眼镜镜片反射出前方道路的暗影。

    “我愿意等你做出选择,可在此之前……别抗拒我的出现……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