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高辣文 > 原来你们都想上我(NP) > 127、说好不做什么的呢
    那头的顾盼还没找到充电器,白栩已经从床上坐起来慢悠悠地踱步到呆头鹅身后,“说起来,你是我的粉丝吗?”

    顾盼哪怕是再傻也知道这种时候肯定不能回答不是,“是、是啊……”

    白栩垂着眼眸,不知是不是因为光线问题,湛蓝的眼瞳发着一股暗色,“那我的第一张专辑是哪一年发的?”

    突如其来的粉丝资格审查吗!?

    “我……我是新粉,还没粉上两年呢。”顾盼灵机一动,立刻接上。

    可还来不及在心里感叹一下自己的机智,顾盼便又听白栩发问:“那我最新一张专辑的主打歌是什么?”

    是、是在下输了。

    “其实我……不追星的。”顾盼缩着脖子一副谎言被拆穿了的可怜样,“不过我周围很多人都喜欢你!之前还有个同事为了买你演唱会的VIP门票花了七八倍的价格从黄牛手里……”

    “哦。”白栩淡淡地打断了顾盼,手上还拿着半湿的毛巾,居高临下地睨着顾盼,“那你觉得我怎么样?”

    “很好啊!”顾盼想也不想地脱口而出了一系列的溢美之词,“长得好看歌唱得好舞跳得也好,皮肤也白简直是行走的衣架子!”

    这些官腔味十足的台词对于白栩来说已经是听到腻得不能再腻了。

    一天以来的负面情绪在这一刻面临爆发的危机,少年把顾盼从地上拉扯起来,就近推向了她身后的墙壁。

    顾盼的背撞在套房的墙壁上,虽然上面贴了一层薄毛呢壁纸一点也感觉不到凉意,不过骨头碰着硬壁还是有点疼的。

    她皱了皱眉下意识地想要回避掉这样的疼痛,就被白栩一把摁了回去。

    “那跟你男朋友比呢?”

    沉默。

    冗长的沉默。

    顾盼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出来了一个男朋友,单纯是因为不知道怎么回答这个问题而沉默;而白栩看着呆头鹅一脸呆滞的傻样,怎么看怎么觉得那是被自己问着了,顿时心窝一股无名之火熊熊燃烧。

    “算了,你不是我粉丝正好。”白栩的手不知何时从顾盼的发间穿入,牢牢地扣住了少女的后脑勺,“我不喜欢操粉。”

    话音未落,顾盼就看见那双蓝色眼瞳极速逼近,温凉的嘴唇贴了上来。

    随即,白栩身上那股薄荷气味扑面而来,就像是一阵带着凉意的劲风,扫得顾盼身子一顿。

    白栩的手指开始用力,攥住了顾盼后脑的发丝,顾盼吃疼下意识地张嘴想喊疼,白栩钻了空子,把温软的舌头送了进来。

    顾盼一下急得憋红了脸,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又说错了那句话触动了白栩奇怪的开关,可尝试性地推了两下白栩的肩膀,却发现这看着纤细的少年意外的有力。

    推了好几下都无果的情况下,顾盼也只能采取逃避战术,可别说口腔那点地方,就连身体也不知何时被欺身而上的白栩紧紧地压在了墙上,少年的腿卡在她的腿间,完全锁死了顾盼有限的活动空间。

    白栩的动作一开始急切而剧烈,可就在把顾盼整个人控制住之后,又猛地放缓,就像是对待已经确认是囊中物的猎物一般,含着顾盼的嘴唇轻吮舔咬。

    他一只手继续控制着顾盼的脑袋,另一只手则是伸入了顾盼宽大的浴衣衣襟,捏着少女软嫩的小乳房,心中妒意更甚。

    有别的男人,也像他这样碰过这里吗。

    顾盼的乳头很敏感,不消片刻就在白栩的手指下开始充血肿胀,可白栩心里却没有多高兴,因为这正印证了他的想法。

    这呆头鹅的性经验也不算少。

    白栩不太喜欢上处女,因为比较麻烦,他更喜欢那种成熟的类型,床下优雅床上荡妇,可以迎合他的所有需要。

    可现在白栩更希望这个敏感的呆头鹅是第一次。

    他愿意拿出所有的耐心与技巧去哄她,把她伺候得舒舒服服,只能在他身下求他给她。

    想归想,可这明显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

    白栩把顾盼浴袍间的腰带解开,顿时整个浴袍只能堪堪挂在少女的身上,大敞着,像白栩展现少女身体隐隐绰绰的线条。

    这下他可以更加方便的去蹂躏呆头鹅胸前的两团小肉了。

    他本来是不喜欢胸部太小的女人的,可是顾盼这两团小胸脯实在是揉起来太爽了,又软又弹,硬邦邦的小乳头勃起了之后每次揉起来都会在掌心滑动,硌得他掌心直发痒,让人忍不住更加用力。

    手上的力度一下没控制住,让顾盼哼了一声,白栩只好松开手,转头又握住了顾盼的另一侧乳肉。

    等到白栩回过神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胯间已经胀得发疼了,他浑身的血液都在叫嚣着赶紧把这个意外好吃的呆子拆解入腹。

    于是白栩直接结束了这个绵长的吻,托着顾盼的腰就把她扔在了床上。

    顾盼已经被亲得五迷三道的了,被扔进床里也就哼哼了两声,脑袋里挣扎着想逃,可腰却酥软得完全使不上力。

    “小栩……”顾盼正面朝上地躺着,浴衣完全已经起不到蔽体的作用,整个人在白栩眼里就像是被剥开了皮的鲜嫩水果,勾引着自己随时上去咬一口。

    事实上他也确实这么做了。

    白栩俯下身子把自己的脸靠近顾盼的肩头,先是用嘴唇碰了碰,然后下一秒便毫不犹豫地咬了下去。

    “小栩!”顾盼吃疼叫出声来,另一侧肩膀却被白栩先一步紧摁在床上,让她动弹不得。

    因为疼痛,顾盼的脚开始不由自主地挣扎,语气也迅速染上哭腔,“小栩……好疼……呜……不要咬我!”

    白栩差点就直接狠下心咬破这一层白嫩纤薄的皮肤了。

    他抬起头,看着顾盼肩膀上一个深深的牙印,心头那股妒火终于被满足感扑灭了些许。

    少年一侧的唇角扬起,手伸向自己的腰间解开了自己的浴衣。

    这是顾盼第一次看见白栩的身体。

    酒店的灯光很好,亮而不刺眼,照得白栩通体犹如一块羊脂美玉雕刻出来的艺术品,每一寸肌理线条都堪称完美,就像是出自名家的雕刻之作。

    而他的胯间也是完全符合外表的那般干净漂亮,耻毛很少,只有那挺立于胯间的那一根粗壮的紫黑色阴茎显出了几分格格不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