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高辣文 > 原来你们都想上我(NP) > 126、到达
    结果到下飞机的时候顾盼也没把位置换过去,毕竟中间换位置,顾盼怕宋明丽会感觉到尴尬,好像自己是多余的一样。

    虽然宋明丽完全不会有顾盼考虑的这种傻瓜想法,不过她还是很满意顾盼没有坐过去的。

    像这样乖乖的女孩子,好控制,好摆平,虽说没有男朋友这件事稍稍让宋明丽感到不太满意,不过事情真的到了不可控的情况下,直接把这小姑娘打发走就行了。

    至于白栩,反正这么多年都撑过来了,应该没什么大问题。

    下了飞机,张思真已经按照宋明丽的指示在机场等候了,她比顾盼他们早两天到达,已经在这边把准备工作都做好了。

    接机的时候,张思真看见跟在白栩身后几步远的顾盼还愣了愣。

    顾盼也是第一次见到张思真,不过不得不说她在见到张思真的一瞬间有种松了口气的感觉。

    毕竟自己资历尚浅,万一掉了链子也很对不起白栩,现在既然张思真这个大前辈也在,就应该不会出很多岔子了。

    一般艺人身边都会带很多工作人员,可白栩身边除了必要时的安保人员,基本就两个人,这种极端环境下,当然造就了张思真极强的工作能力,在这一点上顾盼也是有所耳闻的。

    而反观张思真对顾盼,那就只能用了解甚少来形容了,她大部分对顾盼的了解都来自于赵梦琪,虽然她知道赵梦琪那些描述和形容基本上都是带着很重的有色眼镜在添油加醋,不过难免受其影响还是对顾盼并没有太多好感。

    但不管有没有好感,两个人还是互相笑着握了握手,道了一声请多关照。

    到了酒店,去前台办理入住手续的是宋明丽,开完了之后就给顾盼一张房卡,也没多说什么,顾盼还以为就是正常的一人一间房,也没多问,跟着上了楼。

    结果一进房间,顾盼就觉得不对劲,倒也没什么别的原因,就是因为眼前的房间对于她来说实在是过分豪华宽敞了。

    她直接回头想出去看看房间上的房号,就撞见了跟在她身后往房间里走的白栩。

    白栩从在飞机上顾盼没有坐过去开始,就一直摆着一张臭脸,那股不爽的情绪隔着一条过道顾盼也能感受得清清楚楚。

    而直到此刻,白栩依然还是一脸不爽地看着顾盼,然后抓着顾盼的手腕就把人拎进了房间。

    “白先生……那个!”顾盼急得脸都涨红了,挣脱了两下也没挣脱开来。

    明明在国内也给白栩当了好几天抱枕,可到了这里顾盼看着一脸不开心的少年,又多了那么几分胆怯。

    “别叫我白先生,我有那么老吗?”白栩皱着眉头把顾盼的行李箱一把夺了过来,然后扔进了房间的角落。

    失去了行李箱的顾盼顿时蔫了,“那……那我该叫什么啊?”

    “随你。”白栩见顾盼已经没有强烈要离开这个房间的意愿,就放开了顾盼的手腕,“白栩,小栩,怎么叫都可以,我不喜欢别人叫我白先生。”

    顾盼想了想,觉得叫白栩这样直呼其名好像更不礼貌,可是叫小栩又显得过分亲昵,站在原地纠结了一会儿才怯怯地看着白栩:“小栩?”

    因为白栩从年纪上来说确实小顾盼一岁,所以顾盼觉得叫一声小栩相对来说好一些。

    尽管宋明丽也是管白栩叫小栩,按道理来说白栩已经对这个称谓不会感到有什么奇特的,可被眼前的顾盼这么喊出来,就让白栩有一种别样的亲近感。

    “嗯。”少年的脸色终于好看了一些,“这几天你就跟我住在这里,不许乱跑知道吗?”

    顾盼后脑勺都快出汗了,“为什么啊……”

    “哪有那么多为什么。”白栩毫不在意地脱下外套扔在沙发上,“房费那么贵,给我节约点钱吧。”

    说完,白栩都觉得自己真是说了一句狗屁不通的话。

    于是小伙子怕顾盼继续发问,又非常多余地补充了一句:“反正我又不会对你做什么的。”

    也、也是哦。

    顾盼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也不知道是不是认同了白栩的说法,可少女不反驳不代表白栩自己能听得过去,他怎么想怎么觉得自己刚才的说法实在是太过愚蠢,便又不快道:“我去洗澡。”

    然后快步进了浴室。

    偌大的房间里顿时只剩下顾盼一人,她只得静悄悄地在沙发上坐下,然后从包里掏出手机。

    就在这时,唐一飞的电话打了进来。

    按下接听之后,那头就传来唐一飞的声音,“顾问你住进酒店里了吗?在哪个酒店啊?”

    顾盼隐约听见唐一飞身后还有机场广播似的女声,不过听不清楚也没多想,老老实实地把酒店名字报给了唐一飞。

    而那头,甩下工作来到异国他乡,刚下飞机的唐一飞身上穿着一件毛呢大衣,整个人显得挺拔又修长,不过大步走出机场大厅的时候就被当地的寒风吹得哆嗦了一下。

    他麻溜地上了计程车,用熟练的英语给司机报了酒店地址,然后特地蹲到前台把自己预约好的房间开了下来。

    在唐一飞的心里,这个套房就是这几天他和小绿豆的爱巢!

    为了吸取上次的教训,唐一飞还特地去附近的超市买了很多避孕套。

    然后提着几大袋顾盼可能爱吃的零食和套套回到了酒店房间。

    可等他准备好这一切,再次打电话给小绿豆准备问房号的时候,顾盼已经进入浴室开始洗澡了。

    此刻白栩正用厚实的白色浴巾擦拭着头发上的水珠,听见茶几上有手机的声响就凑过去看了一眼。

    就那么随意的一瞥,少年就看见手机屏幕上赫然‘唐飞机’三个大字。

    他不知道唐飞机是谁,虽然看得出这并不是对方的本名,可白栩直觉这个来电人应该是个男性。

    一想到那个呆头鹅的世界里还有一个亲昵到可以给对方备注外号的男人,白栩就觉得浑身气不顺。

    电话铃声响个不停确实吵人,于是白栩拿起顾盼的电话就直接长按关机了。

    等到顾盼洗完澡和头出来已经是半小时之后的事情,她刚才在浴室里好像听见自己手机铃声响了,但又不好洗到一半跑出来,想着出来再回电,就硬着头皮洗了下去。

    可出来之后手机正静悄悄地躺在茶几上,漆黑的屏幕反射着顶灯的光。

    她拿起手机摁了两下,发现手机毫无反应。

    推测是没电的顾盼只好打开行李箱去翻找充电器,然后回头随口问了一句,“小栩我刚才手机是不是响了?”

    那边的白栩半个身子懒懒地靠在床头,脸不红心不跳地来了一句。

    “没有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