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高辣文 > 原来你们都想上我(NP) > 121、照片
    许景堂面上不动声色,也没说什么,就跟个局外人似的,心却是愈发下沉。

    刚才陆蔓说的话在许景堂脑子里过了一遍之后,他就意识到好像有些不对劲了。

    在顾盼的目送下,许景堂迅速将车驶离原地,迅速消失在少女的视野中。

    不对劲,最近有太多事情都不对劲了。

    那次晚宴许景堂就已经做了很多理智之外的事情,可现在回想一下,就算撇去照片和晚宴的事,依然有很多东西已经跳脱出了自己原本的生活轨迹。

    比如上次那件盖在小姑娘身上的外套,许景堂记得很清楚,是前天送去一并干洗的。

    也就是说那天从晚宴回到家里,他竟然把外套的事情忘记了。

    这在以前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

    以前只要别人碰过的东西许景堂都会二话不说的扔掉。

    刚才在更衣室,洗澡的时候这些记忆翻涌起来,许景堂才开始意识到,自己对顾盼的容忍度正在一点点放宽。

    所以刚才他才邀请顾盼上他的车,想试试自己到底已经对她的容忍度到了什么程度。

    可直到顾盼下车,许景堂也没有感觉到那种熟悉的生理性厌恶。

    而陆蔓的接触让许景堂清楚的认识到自己的洁癖并没有任何好转。

    把车随意地停在了路边,许景堂熄了火,点了一根烟。

    打火机一声响,烟雾便在唇齿间溢开,模糊了男人的侧脸。

    许景堂其实很少抽烟,年轻的时候偶尔还会抽两根,到了现在这个年纪基本上烟就碰得少了。

    倒也不是为了养生,单纯只是不喜欢香烟具有强烈吸附性的气味。

    只不过他现在心情很差,可以说是近几年来前所未有的差,所以需要尼古丁来调剂一下。

    人都是群居动物,许景堂在年轻的时候当然也想过会遇到一个自己不讨厌的小姑娘,哪怕她浑身都是黏糊糊的汗水也可以毫不嫌弃地拥抱她,亲吻她。

    可一年年过去,在变得形单影只的同时,只重不轻的洁癖也让许景堂慢慢认清现实,也完全做好了孤独一生的打算。

    如果她只是一个素昧平生的小姑娘,该有多好。

    与此同时,城市另一头的唐一飞刚从无限的会议深渊中逃脱出来,想着看看小绿豆的微博最近都发了些什么,然后以此打开话题聊聊天。

    结果一点开顾盼的微博,就看见顾盼最新一条转发。

    大胖盼_这次一定要减肥成功:系统自动转发!这张拍的也太好了吧!许医生真帅!

    然后唐一飞大拇指一戳屏幕,就点开了那张照片。

    不看也就罢了,一看那个火气蹭蹭往外冒。

    这不是许景堂那只老狐狸吗!

    这肯定是上次在林家晚宴上拐带他家小绿豆跑路的瞬间!铁证如山!

    等等,小绿豆说他帅?他帅?哪里帅?

    每天板着一张脸好像每个人都欠他五百万!一点亲和力也没有!

    唐一飞立刻打开相册准备挑几张自己最帅的脸给小绿豆发过去,却陷入了选择困难症之中。

    这他妈的每一张都这么帅!怎么选!

    然后唐一飞立刻没好气地把助理叫进来了。

    助理虽然不是新人,不过对于这么一个空降的老板依然存着几分敬畏,进来的时候小心地低着头,迈着小碎步走到了唐一飞的办公桌前。

    “唐总有什么事吗?”

    唐一飞心气正不顺呢,黑着一张脸把自己的手机往桌子上一拍,吓得助理一个哆嗦。

    “你看着选几张我最帅的照片出来!给你两分钟!”

    助理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满脑子问号,可还得硬着头皮按照老板的话去做。

    结果就被唐一飞拿来当了一把出气筒。

    “你这什么审美!旁边那张不比这张帅多了!”

    “你行不行!怎么我哪张丑你选哪张!”

    “我跟你说这可是决定我未来婚姻大事的照片!你要是选不好!以后我单身了!我保证你也结不了婚!”

    助理哪里见过这种场面,脸上看着都快哭了,弓着身子蜷缩在办公桌前,继续奋斗在选照片的第一线上。

    晚上,顾盼洗完澡从浴室出来,一边擦拭着耳边碎发上的水珠一边往床上一躺。

    然后惯性拿出手机来开始刷微博。

    然后她就看见微博那个图标上,有一个小红点。

    顾盼立刻兴致盎然地点开了微博。

    要知道顾盼的微博没有V认证,粉丝也基本都是互关的网友或者僵尸粉,因此微博图标右上角偶尔有一个红彤彤的点,就足够让人兴奋了。

    她赶紧点开微博想看看是不是自己哪条抖机灵的段子被人转发了,结果就看见唐一飞转发了自己的微博。

    Onefly:顾问你这不应该啊,天天跟我这样的大帅比混在一起,怎么还瞅谁都帅?[查看图片]//大胖盼_这次一定要减肥成功:系统自动转发!这张拍的也太好了吧!许医生真帅!

    顾盼点图片进去一看,是一张唐一飞的大脸……

    唐铭这个名字虽然是火遍了全国,不过唐一飞的知名度就远没有自己老爹的高,加上平时低调也不怎么出现在大众视野中,微博就更是无人知晓,因此粉丝数量相当的少。

    顾盼随手给唐一飞点了个赞,就返回了消息,结果一看,还有一个赞。

    那是一个顾盼很熟悉的人。

    何之洲。

    窗外夜色浓重,何之洲坐在办公室里,把玩着手上的手机。

    手机屏幕的亮度感应到环境的黑暗而自动降得很低,让何之洲的半张脸都融入了黑暗之中。

    即便如此,也依然依稀可见男人一双眼瞳幽深得仿若深夜的寂静丛林。

    他懒懒地垂眸又看了微博里那张照片一会儿,然后毫不犹豫地摁下锁屏键。

    失去唯一光源的办公室陷入了死一般的黑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