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高辣文 > 原来你们都想上我(NP) > 120、洁癖
    “陆小姐。”许景堂追着蹦跳开的顾盼去了好几步,才把目光转向陆蔓,“你来一下。”

    他还维持着基本的礼貌称呼,不过陆蔓一瞬间就感觉男人的语气好像比平时那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更冷了两分。

    陆蔓跟着许景堂往更衣室的方向走去,在路上,一向忍不住跟许景堂搭话的陆蔓也没了半句话,沉默地跟在男人身后。

    “请你以后不要每天早上来这里了。”许景堂觉得距离差不多了,直接单刀直入主题,“你这样让我很困扰。”

    “许先生可能误会了吧……”陆蔓还是拿出自己的老一套,只不过对许景堂扬起的笑容已经有些僵了,“这只是巧合而已,我也是这家健身房的顾客啊。”

    “那明天开始我会换地方。”

    对于这样的说辞,许景堂已经厌烦了。

    陆蔓小脸一白,眼眶立刻就红了,“许先生……你一定要这样吗?我已经尽量没有去打扰你了。”

    “你已经打扰到我身边的人了。”许景堂看着女人泫然欲泣的表情,完全不为所动。

    “你是说顾小姐吗?”陆蔓从心底根本没有把姿色平平的顾盼当做竞争对手,“我只是推荐自己觉得好的地方给她啊……我并没有去打扰她!”

    许景堂不想再和陆蔓重复这样毫无意义的对话。

    “言尽于此,希望陆小姐自重。”

    说完,许景堂便抬腿欲走。

    那边的顾盼心里思忖着也休息差不多几分钟了,呼吸缓过来了,差不多可以继续战斗的时候,就忍不住在健身房里寻找教练的身影。

    许教练也好吴教练也好至少掉一个教练下来啊!

    然后顾盼就看见在有那么点远的地方,女人从背后抱住了男人。

    凹凸有致的柔软身体紧紧地贴着男人的背,肌肤磨蹭着男人的背肌,“许先生……我承认我是故意来这里找你的,因为我是真的很喜欢你,你不要一直赶我走好不好?”

    因为陆蔓的行为太过突然,是在许景堂完全没有准备的情况下,所以那种生理性厌恶延迟了两秒才在脑海中爆发出来,让他一瞬间后脑勺都发了麻。

    甩开陆蔓也几乎是条件反射性的动作,动作间带着一股与平时截然不同的戾气,让陆蔓的身子失去平衡往后踉跄了好几步。

    “别碰我。”

    语气中那种从骨子里流露出的厌恶感让陆蔓心立刻凉了一大截。

    她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会被一个男人这样对待。

    眼泪几乎要夺眶而出,可陆蔓却死死咬着下唇不肯在许景堂的面前哭出来,“我知道你有洁癖一直不敢碰你,可是……”

    虽然已经把哭腔压了下来,不过陆蔓的声线却是不由自主地开始颤抖,还好健身房人不多,其他几个锻炼的大哥都立刻低下头假装自己什么都没听见。

    许景堂仅仅是压住自己立刻想冲进更衣室洗澡的念头就已经耗费了全身的力气,朝陆蔓抛下一句“抱歉”便径直想要进更衣室。

    陆蔓终于克制不住,小声地啜泣了起来。

    “可是为什么她可以,就我不行?”

    男人的脚步完全没有停滞,也不知道听没听见陆蔓的话,身影迅速消失在了更衣室的入口。

    顾盼看得简直目瞪口呆,虽然她也隐隐约约猜得到许医生面对追求者一定是很冷淡的,可是没有想到会冷淡到这个地步。

    陆蔓在原地站了一分钟,表情管理终于重新上线,她抿着唇把眼泪赶紧从眼眶挪走,免得晕开眼线,然后径直进了另一边的女子更衣室。

    一场大戏就此落幕,虽然健身房里依然是此起彼伏的喘气与用力的低呵声,不过顾盼总觉得那些大哥们心里是很遗憾的。

    更衣室内,许景堂站在花洒下,热水均匀地被莲蓬头分散开来,喷洒在他的身体上。

    他紧锁的眉头这才稍稍放松些许。

    神经冷静下来之后,男人脑子里的分析本能开始运转。

    洗完澡,许景堂换上了带来替换的常服,回到了健身房内。

    顾盼正和一边的大哥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天,似乎是刚刚按照吴杨之前给的运动方案走了,一身汗涔涔的。

    “休息的时候少说话,容易岔气。”

    直到不远处传来男人清冷的声音,顾盼才意识到许医生重新回到了战场上,此刻正双手抱臂,锐利的目光透过镜片直射而来。

    “……”顾盼立刻乖乖闭上了嘴。

    唯许教练马首是瞻!

    之后的状况其实跟吴杨在的时候差不多,都是教练站着看,顾盼哭着干,唯一不同的就是许教练跟爱笑爱闹的吴杨不一样,一开口绝对只有指出顾盼动作上的不足。

    直到最后的拉伸环节,顾盼都没有被放过,等到顾盼哼哧带喘的洗完澡拿起自己的手机看了一眼,才发现吴杨早就给她发过消息了:

    “哎呀我晚来了一会看见你男神正在训练你所以我不当电灯泡了,不要感谢我,我是雷锋。”

    顾盼:?

    为了表示对吴杨这种行径的不满,顾盼走之前还特地去前台问了一下关于私教课退费的事情。

    出了健身房的大门,顾盼就看见一辆十分眼熟的黑色轿车停在了自己面前。

    “上车。”车窗下降,里面露出了许景堂面无表情的脸,“送你回去。”

    顾盼想着一定是许教练觉得今天对我的训练强度太大了所以良心发现怕我走在路上腿软掉进下水道才要送我回去的,然后美滋滋地上了许景堂的车。

    其实坐上副驾驶之后顾盼就觉得哪里不对劲了,仔细一想,这么一来许医生岂不是又要在把自己送回去之后去洗车?

    可是坐都坐上来了,顾盼又觉得自己就算现在下去也已经晚了,就还是硬着头皮坐等到家。

    一路上许景堂都没说话,顾盼也不敢说话,偷偷瞄了几次许医生,都发现今天的许医生好像比平时还不好捉摸,侧脸线条冷硬,颈部微微紧绷。

    还有那时不时的抿唇动作,都完全暴露了男人此刻心情绝对算不上好。

    顾盼真有点后悔上许医生的车了,要是她一个人慢慢沿着林荫路走回去倒还至少落个清闲自在,坐车虽然身体轻松,但是大气都不敢喘,精神压力巨大!

    但有句话说,人的潜力是无限的,这边被压得喘不过气的顾盼立刻开启求生本能,头顶上灯泡一亮,掏出了自己的文明利器手机。

    “对了许医生我跟你说,上次咱们去的那个晚宴你还记得吗?”顾盼说着打开了微博,“我们被人拍下来了,把你拍的超级好看!这几天在微博都刷屏了!”

    车走得快,没过多久就到了目的地,顾盼没急着下车,而是把手机递给了许景堂,“虽然只有侧脸,不过时机抓的很好,对焦也对的很棒诶!”

    许景堂瞥了一眼屏幕。

    心里微微一紧。

    虽然照片里的男人只有一张侧脸,不过那个神情不禁让许景堂产生些许怀疑。

    那真的是自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