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高辣文 > 原来你们都想上我(NP) > 分卷阅读13
    用有限的物品打造出符合潮流审美的造型,确实不是一个简单的事情。

    因为越厉害的造型师能够接触到的服装就越多,他的选择面就越广,可供发挥的空间也会随之提升,现在一下把所有空间都挤压在这么一个小小的行李箱里,等于是把所有设计师之间的等级差距缩到了最小,完全凭借实力去一决胜负。

    “待会请各位以两人为一组进入各个房间进行造型设计,模特已经在等待着各位了,也有供各位任意使用的化妆用品,请各位随意发挥。”黑西装说话也像是穿着那样正经八百。

    话音刚落,一二楼的房间就齐齐地被打开,顾盼下意识地看了过去,发现里面也是通白一片。

    整个房子单调得就像是一张白纸,只是被碳素铅笔寥寥数笔描绘出了一个轮廓。

    设计师们都拖着手中的行李箱随意地选择了一个房间,顾盼回过神来也准备选择一个房间的时候,发现手边的行李箱不翼而飞了。

    她心里咯噔一下,目光不住地在人群中寻找,就看见那抹明黄色的身影一手一个黑色行李箱走到了暗处。

    王丹丹!

    顾盼抬脚便准备追,结果手腕一个吃力被拉住,她回过头,就看见王丹丹的助理以一个非常不自然的笑容面对着自己。

    “顾小姐不用着急,等最后再选也不迟啊。”助理看着两层楼上只要满两人的房间,房门一扇扇被关闭,那僵硬的笑在此刻的顾盼眼里简直是恶劣得可恶了,“我们王总监也还没选呢。”

    顾盼挣扎着想要过去把自己的箱子抢回来,这小助理的手劲却是大得惊人,让顾盼完全没有挣脱的可能性。

    剩下还没有进入房间的设计师完全没有要帮助顾盼的意思,甚至有几道幸灾乐祸的目光朝顾盼投了过来。

    转眼整个大厅就空了,顾盼的心也完全沉了下去,虽说她一开始就是冲着参与奖来的,可是这也不代表自己默许王丹丹可以做出这种事情。

    过了一会儿,王丹丹就重新回到了顾盼的视野中,迎上来的目光是完完全全的轻蔑,甚至都好像不屑于走到顾盼身边似的,只是把箱子随意地往旁边一推,便扭头上了楼。

    小助理立刻松开了顾盼的手腕跟了上去,经过顾盼身边的时候发出了清晰可闻的笑声。

    白得刺眼的大厅中只剩下这么孤零零的一只黑箱子,顾盼深吸一口气,还是走上前去握住了箱子的拉杆。

    顾盼觉得自己的手都在发抖,她不用打开箱子也知道里面被做了什么手脚,这场评选到此对顾盼来说唯一的意义就是坚持到最后,拿到参与奖。

    用目光扫了一眼仅剩的一个开着门的房间,顾盼还是拖着行李箱走了过去,房间里如顾盼所料的那般依然是什么摆设都没有,只有两位身材相仿的男性模特坐在椅子上,等待着设计师的到来。

    同一个房间的人就是刚才看了顾盼热闹的设计师,看见顾盼走进来,倒是一点也不避讳,脸上不友善的笑意反而更甚了几分。

    顾盼知道她在笑什么,拖着这样的一个箱子走进来,肯定会设计出让人发笑的造型吧。

    “你好,请多指教。”不过顾盼还是友好地朝自己的模特打了个招呼。

    男模特朝顾盼点点头,示意她可以开始了。

    蹲下身打开箱子的一瞬间,虽说已经有了心理准备的顾盼却还是为此感到了些许的震惊,荧光粉的外套,豹纹的丝巾,粉绿色的裤子……其艳俗程度已经超出了顾盼的接受范围。

    作为一个形象设计师的顾盼只觉得世界一阵天旋地转,而隔壁的设计师余光瞥见了顾盼箱子里的衣服,竟然没忍住噗嗤一下笑了出来。

    就连顾盼的模特都开始对她报以同情的目光,不过转头又想想待会自己要穿着这样的衣服去见唐先生,霎时间竟不知道此刻应该更同情谁。

    面对这样的情况,顾盼几乎是没有选择余地的给模特套了上去,模特也是一脸放弃治疗的表情,就连穿衣服的时候都是满脸的痛苦。

    白色的背心是模特本身的衣服,顾盼选择了荧光粉的短外套搭配整个箱子里唯一相对正常一些的牛仔短裤,用豹纹丝巾缠绕在模特的腰间做了一个装饰,最后给模特套上了别无选择的沙滩拖鞋。

    这样的造型就连顾盼自己都看不过眼去,更不会指望那个唐先生能看中,现在她唯一能期待的就是待会儿发参与奖的时候可以快一些,然后赶紧从这里逃离出去。

    给模特上完妆后,顾盼目送模特走出了房间,果不其然立刻听见从大厅内传来的哄笑声,顾盼只觉脸上火辣辣的,真恨不得直接跳窗子出去,再也不要进这个门。

    14、意料之外

    6348187321590

    ouse

    14、意料之外

    14、意料之外

    顾盼迈着沉重的步伐回到了厅内,好在因为大家都在等待结果也没什么人注意她,顾盼也就装作没事人似的扎进了人堆里。

    结果怎么样已经不是顾盼所关心的问题了,顾盼只想知道什么时候能拿着参与奖离开。

    “顾盼,刚才你那个荧光粉外套选的可是够好的啊。”王丹丹不知何时走到了顾盼的身旁,尖锐的声音立刻将全场大部分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来。

    在场的大部分设计师都对刚才那明显与大多数人画风不符的设计留有印象,因此看向顾盼的眼神也基本上没有多少善意。

    无数道看戏般的目光让顾盼如芒在背,浑身鸡皮疙瘩都炸起来了。

    就在顾盼脑海中闪过放弃参与奖直接离开的时候,黑西装的男人从二楼走了下来,站在了楼梯中间。

    “打扰一下,现在我来代表唐先生宣布一下本次唐先生心目中最优秀的造型师。”

    那一刻,原本还刺在顾盼身上的目光顿时齐刷刷地全部收了回去,在场的所有人无一不认真地看着黑西装,等待着结果。

    就连身旁的王丹丹也顾不上再找顾盼的事,全神贯注地看着楼梯上面无表情的黑西装。

    其实在场的大部分人都知道,这个优胜和自己关系并不大,包括王丹丹在内,她很清楚自己的设计实力是不如这里很多前辈的,输给他们也算心服口服,可人总是会在巨大的机遇面前出现侥幸心理。

    顾盼听见黑西装的声音,心里松了口气,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和包包有没有佩戴好,已经完全做好出门打个车再也不回头的准备。

    黑西装的目光在全场扫了一遍,就像是颁奖典礼上在观众席扫射的聚光灯,不由自主地让全场设计师的心都跟着牵动了起来。

    最后,黑西装的目光落在了一直只顾着低头整理衣服的女孩身上。

    “顾盼小姐。”

    死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