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高辣文 > 原来你们都想上我(NP) > 117、陪伴
    本来顾盼以为自己这么说了,许医生肯定会头也不回地直接离开,却没想到许景堂转身在休息室里找出了一双一次性拖鞋,“你先穿这个,我出去买创可贴和新鞋。”

    “不用。”顾盼把脚塞进拖鞋里,故作舒适地走了两步,“这样就很好了,已经很舒服了。”

    她不想麻烦许医生太多。

    “等我回来。”许景堂扔下这句话,便不由分说地走了出去。

    顾盼也只能在休息室的沙发上坐着等许景堂回来。

    在等待的时间里,顾盼把手机拿了出来,想着不能错过唐一飞的电话然后玩起了手机……

    玩着玩着,就觉得坐着很累,然后躺了下去,躺着躺着吧……就有点困了。

    许景堂回来的时候,正好碰到跟一只无头苍蝇似的在会场休息室区域乱转的唐一飞。

    这事情真是该死的巧,被人一波接一波的搭话也就罢了,还遇到了这次分部的合作伙伴,对方是个工作狂,直接把自己拉去谈了一波生意的事情。

    刚才不久才恢复自由之身的唐一飞回到会场才发现场上已经找不到顾盼的影子了,立刻询问了出口处,确认小绿豆没有离场,就开始在休息室范围进行搜索。

    可能在本次晚宴上拥有休息室门卡的人也是非富即贵身份显赫,隐私观念重的要命,工作人员不敢让唐一飞随意出入,又不敢直接拒绝驳了唐一飞的面子,正一边安抚着唐一飞的情绪一边陪着找。

    “许医生。”唐一飞见过许景堂,见他要用门卡开门进休息室立刻走上前来,“一个人来的吗?”

    许景堂不答反问:“请问有什么事吗?”

    “我要找一个人……”唐一飞抓了抓后脑勺,对现在的状况也不知道该如何说明才好,“想问问你有没有见过,是一个穿着蓝色礼服的女孩子,身高大概到我这里。”

    说着唐一飞还朝许景堂比了比自己胸口的位置。

    许景堂知道唐一飞要找的人,百分百就是房间里的小姑娘。

    “没见过,不好意思。”

    冷冷的话语脱口而出后,许景堂用门卡打开休息室的门进了房间,才意识到自己的行为又一次脱离了理智的控制。

    他站在门口的位置迟疑片刻,还是把门关紧走了进去。

    此时顾盼整个人已经蜷缩在沙发上睡着了。

    虽然房间里有恒温空调,不过小姑娘看起来还是有点冷,拿手臂紧紧地抱着自己,时不时地把自己的裙摆再往下拉扯拉扯。

    许景堂放下手上的东西,直接脱下了自己的西装外套盖在了顾盼的身上。

    然后他顺势坐在了一旁的单人沙发座上。

    这样不远不近的距离,正适合观察一个人。

    小姑娘的睡相还不错,安安静静的,很像平时的样子,话不多,总是被人看一眼就怯懦地缩成一团,谨小慎微的。

    许景堂也不知道是巧合还是怎么回事,每次看见这小姑娘,不是邋遢得快认不出,就是精致漂亮到另外一个顶点。

    正想着,顾盼就徐徐睁开眼,双眼迷迷蒙蒙地看着许景堂。

    过了几秒钟,她才想起来现在自己身处何方,面前的男人是谁。

    “许医生你回来啦……”刚睡醒的少女声音中带着浓重的倦意,嫩中发着哑,“我好像不小心睡着了,抱歉。”

    她低头,就看见许景堂纯黑的西装外套滑到了自己的小腿处。

    “……”顾盼眨了眨眼,觉得自己就算现在把这个西装掀翻在地可能也已经晚了,“谢谢你的外套,我会送去干洗店洗好了再还给你的。”

    “不用。”许景堂站起身,把装着创可贴的袋子递给顾盼,“先把这个贴上吧。”

    顾盼接过袋子,乖乖地从里面拿出创可贴。

    就在她低头的时候,许景堂把装着鞋盒的纸袋放在了顾盼的脚边,“不知道你喜欢什么样的,如果不喜欢的话回去扔掉也可以。”

    贴好创可贴后,顾盼打开鞋盒,里面摆着一双样式简单的鞋,鞋跟不高,最大的特点就是释放脚后跟,看着很舒服。

    确实不是顾盼喜欢的类型,不过对于现在的顾盼来说已经是救世一般的存在了。

    她伸出手从鞋盒里把鞋子拿出来,才发现这双鞋也是Myra的,可能不是当季主打款,所以也没被顾盼注意到。

    既然是Myra,那价格应该不低,顾盼手抖了抖,“那个……请问这双鞋多少钱?”

    “试试吧,不合脚我再去换。”许景堂没有回答顾盼的问题,只是说着话坐回了原来的位置上。

    鞋一上脚,顾盼才发现尺码什么的完全合适,这双鞋就跟完全给她量身定做的一样,不仅合脚而且轻便舒适,就连一开始觉得过于朴素的外表也开始看着越来越顺眼。

    “正好合适!”顾盼觉得不可思议,“许医生你好厉害啊,运气也太好了吧。”

    “那就好。”

    运气?他从来不相信那种虚无缥缈的东西。

    但是话说回来,自己又是从什么时候记住了这个小姑娘脚掌的大小呢。

    休息室的门外传来了音乐声,顾盼估摸着大概是发布会开始了,然后拿起手机看了一眼,上面布满了唐一飞的未接来电和未读消息。

    她赶紧给唐一飞回了个电话过去,不过因为不知道此刻休息室的位置,支支吾吾了好半天,最后还是唐一飞一拍大腿,和她约在了出口处碰面。

    现在的唐一飞根本顾不上这场晚宴的事情,他只想赶紧见到自己的小绿豆。

    许景堂一直坐在位置上,静静地看着少女和另一个人通话。

    刚才的谎言确实蹩脚。

    虽然他也没必要跟唐一飞解释什么,可是今夜屡次采取不合时宜的行动,还是让许景堂的心情不太好。

    顾盼挂断电话后,面上明显露出松了一口气的表情,“许医生今天耽误你很多时间真的不好意思,这个外套……你看看是我拿回去送干洗店洗干净再还给你,还是我直接赔一件新的给你?”

    说着,顾盼又看向自己的脚,“噢对还有这双鞋……应该很贵吧……”

    她现在已经没什么钱了……心痛!

    “你先回去吧。”许景堂依然坐在沙发上,稍稍仰起头看了顾盼一眼,“外套留在这。”

    顾盼想着不能让唐一飞多等,以后还钱的机会还多着,就点点头把许景堂的外套放在沙发上,自己走了出去。

    等到身后的关门声响起,许景堂才将横在鼻梁上的眼镜取下,有些烦躁地捏了捏眉心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