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高辣文 > 原来你们都想上我(NP) > 116、临时女伴
    许景堂停住了脚步,侧过身看向陆蔓,“陆小姐到底想做什么?”

    陆蔓强打精神笑了笑:“我就是想看看许先生的女伴是什么样子的嘛,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我想看看是怎样的美女。”

    这和陆小姐似乎没有什么关系许景堂正准备这样说。

    可目光却是不由自主地瞟向不远处。

    那是顾盼所在的位置。

    顾盼依然谨遵唐一飞的嘱咐,还在沙发上坐着,手上的橙汁已经喝完了,现在正在百无聊赖地吃现场供应的食物。

    陆蔓立刻顺着许景堂的目光看了过去,“那位就是许先生的女伴?”

    理智告诉许景堂应该否认,避免给无关的人带去不必要的麻烦。

    可话到嘴边,却硬是给留住了。

    许景堂的沉默对于陆蔓来说就像是默认,她唇角勾了勾,眼睛里却没多少暖意,“许先生怎么放女伴一个人坐在那儿,不如叫来聊聊嘛。”

    说完,不等许景堂做出反应,陆蔓就朝顾盼走了过去。

    顾盼因为涂了唇膏,正在小心翼翼地拿起小碟子里的牛肉往嘴里送,生怕把自己的妆吃乱了,结果头顶光线一暗,她一抬头就看见陆蔓正居高临下地看着自己。

    “……?”顾盼立刻放下手上的牛肉站起身,“请问有什么事吗?”

    “哦,你好。”陆蔓立刻换了一副表情,朝顾盼露出了商业化的笑容:“我也没什么事,就是你的男伴托我过来找你,想让你过去,大家一起聊聊天。”

    男伴?

    顾盼第一时间下意识地认为陆蔓是唐一飞喊来的,环顾了场上一周这才发现场上的唐一飞已经不见人影了,立刻朝陆蔓礼貌地笑道:“那麻烦你带我过去吧。”

    陆蔓又仔仔细细地上上下下打量了顾盼两遍,才慢吞吞地带着顾盼走到了许景堂面前。

    今天的许景堂依然是一身肃穆的白衬衣黑西装,黑白的配色永远是不过时的经典,可穿在男人身上明显更加凸显了他那股疏离清冷的气质。

    仅仅是站在那,就已然鹤立鸡群。

    他就这么看着顾盼脚上动作略显不自然地走向自己。

    顾盼因为一直很在意脚上的不适感,甚至都没有抬头看向过男人,直到陆蔓停下脚步,她也才跟着站定,结果抬头一看

    ‘许医生你怎么也在这里’这句话险些脱口而出,又被顾盼留在了嗓子眼。

    她还依稀记得今天在健身房,陆蔓特地找到了许景堂,从他们的对话中顾盼也隐隐约约听见了什么晚宴之类的字眼。

    看来许医生是跟陆蔓一起出席了呢!顾盼心里这么想着,然后也没说什么,就是看了看周围,发现还是找不到唐一飞的踪影。

    “鞋不合脚吗?”许景堂当然不会傻到让顾盼先说话,既然事已至此他也只能继续顺着刚才的意思走下去。

    “嗯……有点。”顾盼点点头,心里对许医生的敏锐赞叹不已。

    因为她刚才跟着陆蔓的脚步走得很慢,自以为并不会给人一种踉踉跄跄一瘸一拐的感觉。

    陆蔓也顺着两人的话题低头看了一眼顾盼的鞋,语气淡淡:“Myra的新款,真漂亮啊。”

    “谢谢。”顾盼总觉得这回陆蔓好像对自己有一种迷之敌意,场面总有种不尴不尬的感觉。

    “不舒服的话我们先回去吧。”自从顾盼走过来,许景堂就没再看过陆蔓一眼,目光至始至终都落在顾盼身上。

    顾盼想着如果自己答应了,陆蔓作为许医生的女伴一定很尴尬,况且自己现在是工作状态,怎么样也要等唐一飞回来才行啊。

    可是直接拒绝又好像不太给许医生面子,于是顾盼想了想:“嗯……我想拿最后的伴手礼。”

    林家是有名的香水世家,本次晚宴无论是来宾还是媒体记者都可以在结束的时候拿到一份新款香水礼盒。

    此话一出,许景堂尚且还没说什么,陆蔓倒是笑开了:“你可真会开玩笑。”

    顾盼也知道陆蔓是什么意思,无非就是‘你这身行头这么贵我看你也不穷怎么还贪图伴手礼’。

    这真是让顾盼心里小小地叹了口气这个陆蔓实在是太不明白自己的良苦用心了,明明自己是怕她尴尬,还要被她嘲讽。

    “那去休息一会。”许景堂说着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张场内休息室的门卡递给顾盼,这是刚才林老爷子知道他不喜欢这种场合特地交给他让他自由使用的,“我去给你买过一双鞋。”

    “不用不用!”顾盼连连摆手,“其实我在这边设置的位置上坐一会就够了,休息室……”

    一旁的陆蔓看着,脸上的笑容都快挂不住了,“看不出许先生在自己的女伴面前这么贴心啊。”

    许景堂听完没有任何反应,倒是顾盼微微一愣。

    自己的女伴?谁?我吗?

    这个时候顾盼才好像有点意识到这个场面是怎么个来龙去脉了。

    她立刻伸出手接过了许景堂手上的门卡,然后朝许景堂走了两步,看着亲密了些,却很细心地没有碰到许景堂的衣服,“休息室一个人用太浪费了,不如我们一起去吧。”

    顾盼说着抬眸看了许景堂一眼,通过单薄的镜片确认了许景堂的眼神之后,立刻心里有了底。

    “那我们先失陪。”许景堂立刻接话,两人打了一波配合,从陆蔓的面前光明正大地离开了。

    进了休息室,顾盼紧绷的身体才放松下来,刚才陆蔓就一直盯着他们离开的背影,真犹如如芒在背,让顾盼紧张得都快冒汗了。

    虽然不太清楚许景堂和陆蔓之间发生了什么,不过顾盼觉得许医生不是会在这种事情上解释太多的人,所以索性也没问。

    “许医生你如果要回去的话,可以等一会儿从另外一条路绕出去。”虽然还没接触过几次,不过顾盼对许景堂的行为习惯已经摸到了那么点门道,“小心点别走到媒体通道了,会被记者们抓住的。”

    今晚虽然林家的新品香水发布才是重头戏,可一看外面各种精英云集,群星荟萃,记者们的目的早已不单单是拍发布会,更多的肯定是放在这些出席的男男女女们上。

    许景堂看着径自在沙发上坐下,解开鞋扣的顾盼,目光落在了少女已经完全被磨破皮的后脚跟上。

    “那你呢?”男人站在原地没有要离开的意思。

    “我现在算是工作时间。”顾盼苦笑道:“所以在结束前我不能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