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高辣文 > 原来你们都想上我(NP) > 115、偶遇
    唐一飞又哄又求的,折腾了快一小时才终于把内射这件事情过去,小祖宗顾盼消了气,重新化了妆穿好了衣服。

    今天这一身出席晚宴的行头都是临时买的,因为价格关系,顾盼不得不小心小心再小心,生怕给它不小心脱离了最完美的状态。

    看着已经被唐一飞蹂躏得跟皱纹纸似的裙子,顾盼又忍不住狠狠地瞪了一眼在沙发上的某飞机。

    唐飞机身子抖了抖,又往沙发里瑟缩了一下。

    好不容易全副武装结束,顾盼踩着高跟鞋跟着唐一飞下了楼,这次林家晚宴似乎是把宾客通道和媒体通道分开了,因此在入口完全没看见媒体记者,门口的侍者检查过了邀请函就恭敬地将唐一飞与顾盼两人请进了场内。

    顾盼脚上这双鞋也是中午买的,在柜台简单的试了试就拎走了,现在穿着走了几步路,就开始觉出不对劲了。

    不知道是码子不对还是材质问题,顾盼穿着觉得脚越来越疼,可已经入了场,作为已经开始商业活动的唐一飞在这群人中间也不算是生面孔,打招呼的人可谓是络绎不绝,让顾盼就连跟唐一飞把这件事说一下的空档都没有。

    唐一飞一到了这样的环境里,就像是条件反射似的收起了面对着顾盼时那副贱来来的表情,面对他人热情的招呼,脸上挂起了模板似的礼貌笑容。

    这样的唐一飞对顾盼来说是陌生的,他的表情,眼神,以及时不时的侃侃而谈,都在顾盼对唐一飞的认知之外。

    他好像真的在和顾盼没见面的这段时间里苦涩地学习了很多,有很多人走过来找唐一飞攀谈的时候一张嘴全是顾盼听不懂的词汇,而唐一飞也对答如流。

    顾盼第一次在唐一飞那张帅脸上看见除了英俊之外的东西。

    让她忍不住被此时此刻的唐一飞所吸引。

    怔怔地看着唐一飞说了好半天的话,对面跟唐一飞搭话的男人有些好笑地调侃:“这是你带来的女伴吗?怎么一直只盯着你一个人啊。”

    唐一飞这才发现小绿豆竟然傻乎乎地盯着自己看了好一会儿了。

    顿时心里那个心花怒放啊,简直恨不得直接抱着小绿豆先去厕所来个几发表表内心的激动之情。

    可眼前的男人明显不明白唐一飞的想法,双手环抱在胸前一副准备看大戏的表情,“说起来你以前那些女……”

    话还没说完,就被心里咯噔一下的唐一飞捂住了嘴,“什么?你说什么?你说要跟我说一个秘密?那咱们去那边说!”说完还不忘回过头,“顾问你就在这里等我一会儿啊,我马上回来!”

    然后唐一飞用手臂钳住男人的脖子,一把将他拖到了十米开外的地方,还特别心虚地朝顾盼的方向看了一眼,确定顾盼绝对听不见了,才压低声音吼道:“王腾骏你嘴上可给我长个把门的,别他妈什么都瞎说出去,那是我未来媳妇,被她听见了这些我跟你拼命。”

    王腾骏是唐一飞家里刚起来时结交的富二代朋友,一开始唐一飞刚踏入这个纸醉金迷的圈子,基本上全是王腾骏带着玩,到后来唐铭越发越大,就变成唐一飞带着王腾骏玩了。

    因此唐一飞过去的事情,王腾骏基本是门儿清。

    所以在王腾骏刚那短短半句话,一下就让唐一飞慌了。

    他怕这个损友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把他年轻时做的那些事抖给小绿豆听见,那可真是出师未捷身先死了。

    “未来媳妇!?”王腾骏立刻瞪大了眼,“你这才几岁啊,就要放弃外面一大片森林,吊死在一棵树上!?”

    “你懂个屁。”唐一飞侧过头又看了不远处正拿着手包站在原地乖巧等待着自己的顾盼,想到刚才小绿豆看自己看入了神,就笑得一发不可收拾,“别说吊死在这棵树上,就算惨死在这棵树下我都乐意!”

    王腾骏看着跟变了个人似的唐一飞,一边摇着头一边作唏嘘状。

    那边的顾盼看着交头接耳的两人,虽然不是很明白,不过权且还是在原地等着老板回来。

    结果唐一飞还没来得及回来,就被陆陆续续入场的其他人不断拦截交谈,顾盼等了很久,可唐一飞身边的人只多不少,她的脚又实在是难受,就擅自窝到了一边预设的沙发上。

    她从侍者的托盘上拿了一杯橙汁,本来还想着既然拿了低龄饮料就坐得优雅一些,结果那双鞋只要顾盼一凹造型就更是把顾盼的脚勒得钻心的疼,只能让顾盼放弃所有的形象,以小学生坐姿端着橙汁一口口啜饮。

    然后许景堂进来的时候一眼就看见坐姿乖巧的少女正在喝橙汁的画面。

    少女坐在柔软的沙发上,身子微微前倾,把手搁在自己的膝盖上,撑着下巴似乎在思考着什么,表情有点呆,一双黑漆漆的眼睛无神地反射着宴会场的灯光。

    今天许景堂虽说是出席了,不过并不打算久待,想着去见林老爷子一面意思意思就足矣,趁外面那群记者们没有被放进来之前赶紧离开。

    想到这里,他单手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框,从少女身上把视线收了回来,随手拦住一个侍者,询问了林老爷子休息室的位置。

    “许先生!”与林家老爷子叙完旧,许景堂从休息室里走出来,眼前就出现了一抹熟悉的身影。

    陆蔓今晚穿着大红色的晚礼服,将自己气质中的妩媚散发到淋漓尽致,一头女人味十足的大波浪卷看上去十分养眼。

    “一个人来的吗?”陆蔓笑意盈盈,歪着脑袋看着许景堂,努力地散发着自己的魅力。

    许景堂看着眼前的女人,淡淡地吐出两个字:“不是。”

    虽然承认一个人来的也无妨,可许景堂已经厌倦了这种你追我赶的游戏。

    他决定尽快碾碎陆蔓对自己的希望。

    陆蔓看了看许景堂空荡荡的身侧,大概是猜出许景堂撒谎的用意,脸上笑意微僵:“许先生,我并没有别的意思呀,只是问一问而已嘛,我已经有男伴了的。”

    许景堂听完,只是微微颔首表示自己明白了,然后绕开陆蔓就准备离开。

    “许先生可以介绍你的女伴给我认识吗?”眼看着许景堂对自己简直避之唯恐不及,这让陆蔓的面子实在是有些挂不住。

    她看上的男人,有哪个不是对她殷勤备至,恨不得一天二十四小时粘着她的。

    可偏偏就遇到了许景堂这么一块硬骨头。

    今天她还就非要啃一啃,看看这骨头有多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