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高辣文 > 原来你们都想上我(NP) > 113、说来一发就来一发
    顾盼就从镜子里看着唐一飞蹑手蹑脚地用一个奇怪的姿势走到了自己身后。

    “……”顾盼回过头,瞪着一双眼睛看着唐一飞,“你要干嘛!”

    既然都被发现了,唐一飞也干脆就撇了先猫悄的把人掳进怀里的心思,直接扑上去把顾盼捞上床,牢牢地压在身下,“干你。”

    这个对话是不是似曾相识!

    结果顾盼还在想着要怎么挣脱开这种局面,眨眼的功夫就已经被唐一飞脱了个七七八八。

    她赶紧抓住唐一飞正在把她内裤往下拉扯的手,结果还来不及挣扎又被唐一飞直接吻了上来。

    唐一飞的吻形似饿虎扑食,含住了顾盼的嘴唇就开始各种啃吮,啃得又急又重,一副恨不得三两口把顾盼给吃了的架势,让那上下两片软软的嘴唇没一会儿就微微肿起,唇膏晕染开来,仿若情欲一般在白皙的肌肤上蔓延。

    在此期间唐一飞的手也没有老老实实地待着,直接扯下顾盼的小内裤就闯了进去,指腹对准了尚未充血勃起的阴核,又搓又揉。

    触电似的感觉不断地从那一个小小的点扩散开来,激得顾盼忍不住扭了好几下身体,却依然摆脱不掉唐一飞那根可恶的手指头。

    顾盼趁自己还有点力气的时候抬起手便朝唐一飞的胸口锤了好几拳,嘴上哼哼唧唧的虽然听不清在说什么,可唐一飞觉得那个音调应该是在说‘唐飞机你有病吧!’。

    明明被骂了,不过唐一飞的心情真是一下乘着这句只能从呢哝语调中分辨出来的话语一口气飞上了天。

    要简单的概述一下那就是爽。

    要不是怕一下没压住小绿豆让她得空就跑了,唐一飞真想直起身子来一边大笑着一边继续吃小绿豆的豆腐。

    过了一会儿,顾盼终于被撩拨得没了力气,只能噙着一口老泪,眼睁睁看着内裤被拉扯到脚踝的位置,再被唐一飞一手扔到几米开外的沙发上。

    他简直嚣张极了,手上拎着顾盼的内裤还旋转了好半天,才把它甩出去的,气得顾盼直想给唐一飞的眼睛来上一拳。

    唐一飞毫不犹豫地解开腰带,把自己已经硬邦邦的二弟送到了顾盼湿漉漉的小穴外。

    还没进去,只是龟头顶在口上,唐一飞就能感觉到热乎乎的小嘴吻上了整根阴茎的尖,正微微翕动着,就像是轻柔的舔咬,惹得唐一飞这下是完全把持不住了,腰上肌肉紧绷得出现了深刻的线条纹理。

    重头戏都还没开始,唐一飞的脸上的表情就已经开始不太好了。

    等到他顶着里面湿软媚肉的压力让二弟冲锋陷阵到最深处的时候,顾盼浑身的汗都出了两层了,唐一飞终于直起身子,看着顾盼皱着眉头表情似享受似痛苦,一双眼眸泛着雾气,红艳艳的嘴唇微张着,被自己蹂躏啃咬过的痕迹清晰可见,看得唐一飞心头直痒痒。

    他也不知道自己刚才吃了多少顾盼的唇膏,可回头一品,满头满脑都是香甜的滋味。

    阴茎被狭窄绵软的肉紧紧绞住,让唐一飞不得不往外退了两步,然后再狠狠怼进去,听着身下的少女发出短促的哼声,心里那股嚣张气焰更是高涨。

    “小绿豆,这么多天不见你有没有想我?”唐一飞下半身动个不停,还伸出手去捧起了顾盼的小脸蛋,“没有跟那个大淫魔做吧?”

    顾盼的脸红扑扑的,那股羞人的温度迅速传达到唐一飞的掌心,眼神原本迷离而又朦胧,对上唐一飞的双眼后稍稍清醒了两分,“你走开!大淫魔,泰迪精!”

    “我不是淫魔!我只对你一个人这样!”唐一飞有些委屈地瘪了瘪嘴,“你都不知道,见不到你我就是苦行僧的生活啊。”

    “哼……”顾盼被硬邦邦的肉棒蹭得舒服得眯起眼,也忘了驳斥唐一飞的话。

    见状唐一飞更来了劲,手托起顾盼的臀瓣就开始一阵猛插。

    淫水四溢,沾在两人交合处的毛发上,唐一飞一低头便看见自己紫红色的大阴茎在顾盼粉嫩的小口中时隐时现,刚才看着还那么小的穴口现在被自己的肉棒撑大,每一次插入都被捣出闷闷的水声。

    那些滚烫的淫水在自己深入的瞬间又立刻附着上来,烫得唐一飞龟头直颤,好不容易才咬着牙挺到了现在。

    以前他浪荡的时候总觉得自己金枪不倒,现在到了小绿豆这儿直接被打脸,每次都跟早泄似的,还得咬紧牙关才能憋住不射。

    “你是不是没带套!”顾盼突然意识到了些什么。

    太过舒爽的背后往往隐藏着危机!

    “啊我忘了!”唐一飞一个惊呼,可身体却完全没有吓一跳的感觉,丝毫没有停顿,抱着顾盼往里插的动作依然是行云流水,“我不射进去!”

    这耍流氓耍的也太过分了吧!

    顾盼气得一把抓住了唐一飞的帅脸,“你给我出去!”

    “现在怎么出去!”唐一飞急了。

    “我不管!”顾盼那个气,“你不出去我再也不理你了!”

    这可真可谓是打蛇打七寸,顾盼一句话直接命中了唐一飞的七寸,他立刻就偃旗息鼓,跟一条战败的老黄狗似的,眉毛都耷拉了下来。

    “不行!我不出去!”唐一飞想想反正自己都厚着脸皮挺到了现在,就算小绿豆待会儿生气了,大不了就是哄,现在出去了那可真是生不如死了。

    从这么一个温软湿热的穴里出去,唐一飞想想都觉得是无比的孤苦凄冷。

    顾盼立刻瞪圆了眼睛,又被唐一飞的龟头蹭到了敏感点,顿时腰上一缩,语气中都带上了哭腔,“你……”

    结果唐一飞一低头,看着顾盼的表情,一双水汪汪的眼瞳正泫然欲泣的模样,刚才还铁了心要一做到底,现在立刻又虚了。

    “那……那我出去一点……”唐一飞说着,阴茎还真往外撤了撤。

    硕大坚挺的龟头就在挺在甬道的中间磨蹭,可怜巴巴地不敢再往里进。

    结果这回轮到顾盼难受了。

    刚才一轮轮的插入根本不带停的,让她根本忘了这种时候让对方出去,深处传来的空虚与瘙痒感根本让她无法招架。

    顾盼身子一抖,哭的更厉害了。

    “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