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高辣文 > 原来你们都想上我(NP) > 111、女伴
    “哎哎哎你别难过啊。”吴杨一边偷瞄着陆蔓挺翘的臀部,一边不走心地安慰顾盼,“虽然你在外表上差了点事儿,不过我看那个男神对你比对那姑娘好多了。”

    “……”先把你的眼神收回来再说这句话好吗!

    陆蔓走到许景堂身边,在他身边的器械上坐下,露出了一如既往的甜美笑容:“早,这么巧。”

    许景堂正好做完一整组,对陆蔓低声道了一句‘早’就直接起身走到了不远处的另一个器械旁。

    “啊哦。”吴杨目不转睛地盯着两人看,发出了有些尴尬又有些可惜的声音。

    可陆蔓却是完全感觉不到任何尴尬,又重新笑着站起身走了过去,“我听说你答应要去林家晚宴了?准备得怎么样了?”

    许景堂正在调整器械上的数值,头也不抬:“准备什么?”

    “女伴呀。”就像是完全不意外许景堂的答案,陆蔓笑得更开心了,“我很好奇你会带什么样的女孩子去呢。”

    “我不需要。”

    许景堂把重量调整好,然后绕到正面在坐垫上坐下。

    看着男人开始了新一轮的运动,陆蔓也不急着继续说话,而是坐在旁边笑意盈盈地看着许景堂的动作。

    她的腿又细又长,纤直白皙,翘着二郎腿往那一坐,基本上整个健身房里为数不多的人都自动把目光往她身上移。

    吴杨也看得眼睛都直了,又低头看了看顾盼,露出了欲言又止的表情。

    虽然没有直说,不过顾盼觉得吴杨没说出口的话应该是‘身材可以靠后天锻炼,可身高腿长是完全的先天优势’。

    “别看了,锻炼去。”顾盼拍了拍吴杨的肩一直以来都是吴杨追在顾盼身后催着,今天还真是破天荒的角色反转了。

    “行行行。”吴杨总算找回了自己一部分的职业道德,拎着顾盼去玩瑜伽球了。

    许景堂余光追了某个小姑娘两步,手上的动作因为走神而微微顿了顿,就听见一旁的陆蔓笑了:“如果你没有女伴的话,我正好有时间来着。”

    “我不需要女伴。”男人瞥了一眼坐在身边的陆蔓。

    今天陆蔓明显是精心打扮了一番,妆容非常完美,可一看就知道那来了完全不是为了运动,目的性很明确。

    她自从知道许景堂每天早上会在这个健身房准时准点出现,已经连续一个多星期在这里制造巧遇了,每次都是绞尽脑汁的找话题,再被男人一两句话把话题终结。

    不过陆蔓也并不气馁,她就是喜欢许景堂这种高不可攀的清冷。

    陆蔓喜欢许景堂,是圈子里任何人都知道的事情,所以很多朋友只要有许景堂的消息,也都会在她面前提一嘴,包括今晚许景堂的晚宴行程。

    一般许景堂是不会参加这种大型社交活动的,可是林家老太爷曾经是许景堂的患者,又和许景堂的父母很熟,这才让许景堂不得不出席。

    这对陆蔓来说,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毕竟每天来这里制造巧遇效率实在太低,今晚林家宴会上有新品发布,所以也请了很多媒体人,只要她和许景堂同框出现,必定会被跟拍,到时候不管许景堂心里怎么想,至少大众心中他们俩已经八字有一撇了。

    这样至少能让其他觊觎许景堂的女人们消停消停。

    “怎么能不需要女伴呢。”陆蔓嘟起嘴,“正好我今晚有空,如果你需要……”

    “不需要。”

    许景堂冷声打断陆蔓的话,随即听见不远处传来少女痛苦的叫唤。

    “我坚持不住了!好累!”

    “加把劲啊!你的男神……”

    “你再说我就自杀!”

    “好好好那你坚持住啊!你坚持不住我就继续说!说到全世界都知道!”

    “……我要退钱!”

    少女很明显并不善于运动,一张脸都因为吃力而涨得通红,眉头紧紧地拧在一起。

    陆蔓也跟着许景堂的目光看了过去,不过她并没有认出顾盼就是上次她的临时化妆师,在此时的陆蔓眼里,顾盼只不过是个吱哇乱叫的陌生小丫头。

    “嗤,连瑜伽球都搞不定的人还请私教在旁边站着。”陆蔓捂着嘴笑了起来,“花大钱请人来给她喊加油的吗。”

    许景堂不着痕迹地收回目光,站起身从陆蔓的身边绕开,径直走向了更衣室。

    就连陆蔓在身后喊他好几声也都置若罔闻。

    等到陆蔓气鼓鼓地离开后,吴杨才把顾盼从瑜伽球上解放了下来,“哇你男神真行,那么一个大美女就跟看不见似的。”

    顾盼一边喘着粗气一边瞪了吴杨一眼,“你到底是凭什么断定我跟许医生就是这样的关系!”

    “不知道,凭感觉吧。”吴杨摸了摸下巴,“而且你那冰山男神正眼都没看过那大美女一眼,却时不时往咱们这瞟,说你俩啥事没有你忽悠谁呢。”

    顾盼只觉得自己偏头痛都快气出来了,“拜托那是因为我一直求饶好不好!你今天对我特别狠我觉得!你以前都不这样训练我的!”

    “你别没良心啊!”吴杨两条结实的手臂盘抱胸前,“你腿长已经输那姑娘一大截了,你再不努努力把你的小肚子减下去,以后有你哭的。”

    “……”这人看来是不能沟通了!

    等顾盼洗完澡从健身房走出来已经是半小时以后的事情了,今天的训练量对她来说是真的有点狠,顾盼走着路都觉得自己的腿肚子在颤。

    走了几步路手机响了,顾盼翻了半天才翻出来,也没看是谁就接了。

    “喂,你好……”

    好字的音都还没发完呢,那边就传来了一个亢奋的声音:“顾问!你今晚有空吗!”

    “嗯?”顾盼看了看屏幕,这才确定对方是唐一飞。

    自从国庆结束后,唐一飞联系她的次数真的是屈指可数,上次戴立的事算一次,这又隔了这么多天了,以至于让顾盼看着手机屏幕上的‘唐一飞’三个字都没什么实感。

    “嗯什么嗯,有没有时间!”唐一飞好像正在坐电梯,说话间传来‘叮’的一声。

    “不、不一定。”顾盼不知道是什么事,转头想了想最近顾成珏看自己看得也紧,晚上还真不一定能出来。

    “那你现在在哪呢?”唐一飞一听顾盼竟然回答得犹犹豫豫的,心里一阵奇怪,“我现在去找你。”

    顾盼报了一个路名之后就在道旁找了个椅子坐了下来,“是有什么事吗?”

    “有!非常重要的事!非你不可的事!”男人回答的很笃定。

    “什么事啊?”顾盼一时之间还真想不到有什么非自己不可的事情。

    “是这样的,有一个晚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