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高辣文 > 原来你们都想上我(NP) > 109、减肥
    顾成珏的脚伤已经好的差不多了,顾盼却觉得自己可能好不了了。

    她站在浴室的电子秤上,看着上面的数字,感觉自己下一秒就要死过去。

    以前顾盼觉得弟弟挺厉害的,无论是学习上还是体能上,现在顾盼又发现了顾成珏一个新特长养猪。

    一天三顿饭,顿顿都好吃,这也就算了,下午茶和夜宵也几乎没断过,本来顾盼就觉得自己已经胖了,结果顾成珏在家这么住了几天,顾盼就开始想念之前那个胖了的自己了。

    因为比起现在那根本就不叫胖!

    坐在床上的顾成珏看着顾盼一边摇着头,一边嘟嘟囔囔着自言自语,便笑开了:“嘟囔什么呢?”

    没错,这几天以来顾成珏直接就睡在顾盼的床上,要是以前可能还会找个借口忽悠忽悠姐姐,现在索性连借口都不找了,每晚就厚着脸皮抱住顾盼一起睡,顾盼也拿顾成珏没一点办法。

    可能也只有这样,顾成珏才能从姐姐身上汲取一点安全感。

    “我胖了,成珏!”顾盼哭丧着一张脸,“胖了好多……”

    顾成珏一开始还以为什么事呢,一听顾盼说出原因就笑得更开心了:“那很好啊!”

    “???”顾盼瞪大眼睛看着弟弟,“你说什么!哪里好!”

    “胖一点抱着很舒服啊,难怪我最近总觉得你的身体越来越软了。”少年面不改色地说出让人感到羞耻的话,“揉起来软绵绵的。”

    顾盼一脸‘这人到底在说什么啊我什么都没听见’的表情走到了一边,心里暗暗打算要开始节食锻炼。

    不过要说顾盼这人吧,从小就弱鸡一只,体育课一般都是跑最后的那一位,现在突然说要运动减肥,顾盼脑子里只能想到跑步一种方式。

    思前想后,顾盼还是决定去找一家健身房,找个私教带带自己。

    毕竟自己不行,就要找个专业的来嘛。

    顾成珏听了顾盼的决定之后立刻毛遂自荐,却被顾盼坚决否掉了

    这几天顾成珏简直是逮着机会就把顾盼抓着一顿狠操,要是让弟弟带自己运动,那估计到最后瘦的不知道是谁。

    可现在的房子位置处于市中心,是全市消费水平最高的地段,附近的健身房简直多了去了,顾盼搜了一下就立刻陷入了选择困难之中。

    最后她还是发了个短信给何之洲,因为顾盼觉得像何之洲那样的身材肯定有定期健身的习惯。

    果不其然,何之洲立刻发来了回复,把自己经常去的健身房推荐给了顾盼。

    还贴心的带了一个定位!

    其实要不是何之洲现在手头上有点忙,他是很想带着顾盼去健身房的,因为何之洲非常想看看顾盼在运动器械上憋红了脸,喘得上气不接下气的样子。

    不过来日方长,何之洲也不会急于一时,反正傻兔子又跑不出他的手掌心去。

    然后这边傻兔子顾盼就来到了何之洲推荐的健身房,确实,装修富有现代感,占地面积又大,一走进去看着前台就给人一种好像很专业的感觉。

    前台的小姐姐很热情,带着顾盼在整个健身房溜了一圈,还把现在正在工作中的私教都给顾盼介绍了一遍,一下拉高了顾盼对这里的好感,然后毫不犹豫地报了名,买了私教课。

    付钱的时候其实顾盼真的肉痛了一下,她没有想到现在健身房的私教计费竟然这么高……

    不过想想自己能瘦下来,顾盼就咬着牙把钱给了。

    第二天顾盼老老实实地来健身房报到,是昨天说好的私教来接待她的,私教具体叫什么顾盼也没问,就知道对方姓吴,屁颠屁颠地跟在人家后面吴教练吴教练的叫,叫得私教直乐。

    “我叫吴杨,放松点,叫我名字就可以了。”健身房里开着恒温的空调,因此顾盼也换上了轻薄的运动打扮,上半身一件运动背心,下半身只有一条堪堪遮住大腿根的运动短裤。

    虽然吴杨这么说了不过顾盼还是不敢对教练直呼其名,于是一边乖巧地点头应下一边嘴里还是唤吴杨为吴教练。

    运动了几天,顾盼发现这个健身房是真的不错,吴杨作为教练也很仔细负责,就是自己实在是太弱了,每次从器械上下来都感觉自己快死了。

    连续几天顾盼都是回到家倒头就睡,看得顾成珏心疼死了,劝了好几次让顾盼别去了,可顾盼想想自己花了那么多钱,咬咬牙还是决定坚持。

    到后来顾盼自己意识到这样不行,毕竟现在每天累成个狗,回到家连护肤品都懒得擦,再这样下去肥还没减下来,脸先不行了。

    于是顾盼把锻炼的时间改到了早晨。

    正好也整一下自己的作息。

    清晨,顾盼溜到了健身房,却在门口看见了一辆貌似有些眼熟的车。

    进了健身房,吴杨已经在等顾盼了,一看见顾盼换好衣服走进来立刻笑眯眯地朝她打招呼,然后准备带着她做热身。

    顾盼却是一进门就看见了正在做无氧的男人。

    此时男人摘下了自己平时那副银边眼镜,身上穿着款式最简单的运动服,本就有些紧身效果的衣服在汗水的浸润下更是紧紧地贴在了男人的身体上,勾勒出流畅饱满的肌肉线条。

    这个健身房本来人就不多,在这样一个工作日的清晨人就更是少得可怜,偌大的场地只有寥寥数人在进行锻炼。

    正因为如此,顾盼才能隐隐约约听见男人时不时因为用力而发出的低喘。

    只是听着都让人觉得心头发酥。

    汗水顺着男人的额角滑落,隐没于颈间,他会偶尔皱眉,可眼眸中始终只有无波的平静。

    “说起来,那个人很有趣你知道吗?”吴杨指了指许景堂的方向,好像想把自己了解到关于对方的事情当做一个话题博顾盼一笑,“我们这边每天闭店前都会用消毒水清洗所有运动器材,那个人好像是因为洁癖很严重,所以每天都最早来,做那些器材的第一批使用者,牛逼吧?”

    牛逼……

    今天光是早起这么一天,顾盼都觉得要了老命了。

    更别提是每天都坚持。

    顾盼的内心对许医生的敬佩立刻又多了几分。

    似乎是感受到他人的目光,许景堂从器械上下来之后拎起了一旁的眼镜朝顾盼的方向看了过来。

    少女的腿是一片雪白颜色,棉质运动短裤又软又贴身,包裹着圆圆的小屁股,上半身的背心只到小腹上方,白腻的腹部看上去软绵绵的。

    许景堂立刻回想起不久前的一天夜里。

    怀里的触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