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高辣文 > 原来你们都想上我(NP) > 分卷阅读114
    小声啜泣着,在何之洲的怀里软成了一团。

    这回是真的爽出来的眼泪。

    看得何之洲真是觉得自己要秒变禽兽,低头毫不犹豫地吻住顾盼,然后依然坚挺的阴茎往回一嵌,拉开架势就开始自己的频率。

    顾盼嘴唇被封得死死的,只能发出呜咽似的闷哼,身子也被何之洲压着一动也动不了,想躲都没法躲,只能把何之洲每一下用力的撞击给承受下来。

    硕大的龟头不断地在最深处的肉缝处击打,让顾盼浑身发麻,就像溺水的人抱住唯一的浮木一般死死地抱住何之洲的身体。

    她自己都能感觉得到,淫水不断被阴茎挤压着流出体外,在她的股缝间汇流,然后往下淌。

    何之洲自从上次在顾盼家吃了一顿之后就饿到了现在,以他个人经历来说已经算是饿狠了,每一下插入都带着一股披荆斩棘的气势,操得顾盼舌头上的动作都迟缓了。

    一抹唾液顺着顾盼的唇角溢了出来。

    是在唇舌交缠中没来得及被何之洲吞咽下去的部分。

    男人的长发早已被甩得满是凌乱感,缎子似的青丝铺满了整个裸背,剩余的则是垂在脸颊两旁,瑟瑟地伴随着何之洲的律动而晃动。

    何之洲从腰间到臀部的肌肉全部绷得死紧,腰上的发力点不断发力,每次插入都又快又重,龟头找准位置就死死咬住不松口,插得顾盼浑身发麻。

    顾盼的脑海中偶尔会闪过一些字眼和念头,又被激烈的快感硬生生地挤出大脑,只剩一片留白。

    好舒服……

    少女从喉咙深处不断地冒出娇嫩嫩的哼哼声,听得何之洲心痒痒,阴茎一个用力,龟头便不小心从肉缝中间冒了个头。

    龟头轻颤

    却正巧在何之洲往里插入的瞬间。

    被软肉裹挟着,挽留着,何之洲的阴茎硬是没能来得及往外抽。

    精液不受控制地喷涌而出。

    全部灌进了傻兔子的小穴里。

    等到何之洲把阴茎拔出来的时候,失去了肉塞子的小穴流出了混合着淫水的精液,黏糊而又浓稠,淌得缓慢。

    少女私处的贝肉呈现淫靡的殷红,微微肿起,更是挤得本来就狭窄的小穴只剩下了一条红色的缝。

    这么一条小缝时不时抽抽一下,又吐出一口精液来。

    虽然这样狼狈的射精对于何之洲来说简直是可以钉在耻辱柱上的一次经历,不过看着这幅景象,何之洲第一次觉得内射好像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拿精液把傻兔子的身体灌满,如果能怀孕好像也不错。

    曾几何时最讨厌生米煮成熟饭这种说法的男人,此刻脑子里竟然开始假设有了孩子以后的情况。

    有了孩子的话,傻兔子应该会把孩子放在第一位,天天哄着孩子玩,给孩子喂奶陪孩子睡觉……

    想到这里的何之洲果断把这个假设否了。

    那边的顾盼又累又困,可身体还粘粘的很不舒服,想起身去浴室里稍微清洗一下,结果一抬头就看见了墙上的挂钟。

    上面的时间正对着3:20。

    顾盼那点睡意一下都给吓没了。

    因为她清楚的记得,今天出门前顾成珏对自己说的话

    “晚上我给你做好吃的,记得早点回来吃饭。”

    秦璐的部分录制结束的时候还没到饭点,顾盼本来想着跟秦璐稍微喝两口赶在饭点前回家……

    顾盼下了床,掏出自己的手机准备看看。

    就在这时,门铃声响了起来。

    107、捉奸

    何之洲从衣架上拉了一件丝绸睡衣披在身上,然后拍了拍顾盼的背,“先去洗个澡吧,里面有浴袍你洗完记得穿上。”

    于是顾盼带着手机进了浴室,把身子洗干净之后准备窝在浴室里先给顾成珏回个电话过去。

    电话拨通后顾盼才后知后觉地想到弟弟可能已经睡了,正准备挂断,结果电话就被接起来了。

    “姐?”

    少年的声音听起来并没有顾盼预想中的困倦,而是十分清醒的样子。

    “成珏?”顾盼把花洒关闭,清了清嗓子,“抱歉我今天临时有点事,然后喝了点酒,把回家吃饭的事情忘了。”

    “嗯,我知道。”

    顾盼还没来得及去思考弟弟奇怪的回答,就听见电话那头又传来了顾成珏的声音。

    “姐你洗完了吗?洗完了我们就回家吧。”

    顾成珏知道自己在洗澡!?

    一句话顿时让顾盼从头凉到了脚。

    等到顾盼狼狈地裹着浴衣走到客厅的时候,就看见坐在沙发上的两个人。

    何之洲很明显是一副主人姿态,表情非常自然且淡定,印着暗红色花纹的睡衣半敞着,露出了漂亮的锁骨线条。

    而顾成珏脸上也没什么表情,身上是一贯的休闲的学生风格打扮,静静地坐在沙发上,好像在思索着些什么。

    看见顾盼出来,两人齐齐地将目光转向少女。

    顾盼没有洗头可是头发却被水打湿了不少,此刻发尾的部分湿哒哒地垂着,娇小纤瘦的身体被明显不合身的男式浴衣包裹住,只要顾盼手一松,立刻就会露出大片雪白的肌肤。

    “成珏?”顾盼一看沙发上坐着的少年,惊得声音都在颤,“你怎么来了?”

    “不回家也不接电话,知道我多担心吗?”顾成珏站起身,意外的表现出了沉稳姿态,语速不疾不徐,一步步走到顾盼身前,把少女微敞的衣领仔细拉好。

    “对不起……我不知不觉就……”顾盼当然知道这件事都是自己的错,弟弟的生气是完全符合情理的,虽然对于顾成珏的出现感到十分意外,不过顾盼也没胆子现在去问,只能心虚地垂着头承认错误,“后来我睡着了……然后……”

    “然后被何先生从瑰夜会所带到了家里,在这里你们从晚上9:42独处到现在,一共是6个多小时。”顾成珏接上了顾盼的话,语气听起来平平淡淡,可每个字都好像化作一个个强劲有力的拳头在顾盼的心头击打,让她听着都快稳不住身子了。

    顾成珏记忆力一直很好,因此在说这番话的时候,脑海中一直浮现在自己的笔记本屏幕上显示出来的画面。

    事情要追溯回晚上八点,顾成珏从做好晚饭等了近一个小时也不见姐姐回来,电话也始终没人接听,终于坐不住了的时候。

    他打开了自己的电脑,黑进了市道路监控系统。

    然后从电视台大楼开始一点点找,一步步追寻着姐姐的脚步和身影,到最后终于找到了男人的私宅。

    就在男人抱着已经失去意识的姐姐进了门的那一帧画面中,顾成珏清晰的记得右下角显示的时间是21:42。

    那时候已经接近凌晨两点,顾成珏简直难以想象在自己在被这样大量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