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高辣文 > 原来你们都想上我(NP) > 分卷阅读113
    蒙出一个范围。

    “我是不是……喝醉了……哼嗯……”龟头对准宫口外的小肉缝一碾,让顾盼立刻浑身紧绷,双臂紧紧抱住何之洲的脖子,“我好像和秦小姐……喝了很多。”

    “是,看来想起来一些了。”男人唇角勾了勾,“你们喝的是伏特加,很厉害。”

    少女的双臂因为快感而微微颤抖起来,乳尖早就被何之洲玩弄得紧绷上翘,此刻有一下没一下地刮蹭着男人赤裸的胸口。

    “然后我好像……看见许医生了……”敏感点上自然也是那根肉棒最爱的位置,结实的茎身再次擦着水嫩的肉壁而过,带来阵阵酥麻,让顾盼爽得立刻眯起了眼,“洲洲……好舒服……”

    每次和何之洲的性爱虽然到最后会很辛苦,可开始的时候总是让顾盼享受到不能自已。

    被顾盼坦诚到可爱的话语取悦的何之洲心情又好了两分,“那先泄一次出来,看看能不能顺便想起更多事。”

    说罢,龟头便猛地刺向顾盼最敏感的那块小褶子里的嫩肉。

    顾盼被快感击得毫无还手之力,不过十几秒便呜咽着高潮了出来,何之洲把依然坚挺的阴茎拔出,然后手指头还特地往顾盼正在不断颤抖瑟缩着的小肉穴中插去。

    “想起来了吗?”何之洲的手指并不粗,甚至比平常的男性要细一些,秀气又漂亮。

    可就是这么一双好看的手,此时却在顾盼的身体内不断地模仿着阴茎抽送的动作频率,就在说话的这短短几秒内,一根手指迅速加到了三根。

    “呜……洲洲、别……”顾盼从没有在高潮中被这样弄过,大脑释放出逃的指令,可身体又软得一动也不能动,仿若粘板上的鱼肉,只能任人刀俎,“我错了…别再插了……哈啊!”

    何之洲立刻眯起眼,“哪里错了?”

    语气中甚至还带着几分悠闲,只不过那手指却像是章鱼柔软的爪一般在顾盼的肉壁内肆意扩张捣弄,搅着里面的水发出水声。

    “我不该……不该喝酒!”顾盼才刚刚高潮过一次就感觉自己马上又要被弄出来了,脑袋里空白的光占据了多数,根本无法好好思考,“不该喝伏特加……呜洲洲别弄了……”

    “你知道女孩子喝到烂醉是多么危险的事情吗?”说到这里,何之洲的表情终于开始跟随自己的心情变冷,将手指抽了出来,厚厚一层淫水黏连在指间,伴随着何之洲的动作断开垂落。

    “知道……”顾盼都快哭出来了,这次真不是爽的,是憋的,“洲洲……我知道了!”

    顾盼的内壁开始下意识不住地往里收缩,明明空虚到让顾盼脚趾都拧成了一团,可这小穴却是涌出了比平时更多的水源。

    一股一股的,伴随着阴道一抽一抽的频率往外挤,就像是把顾盼身体里的汁水一股脑给榨出来了似的。

    看着可怜兮兮的顾盼,何之洲也不好受。

    更何况以他的阴茎现在就顶在顾盼的小穴口,他能清楚的感觉到身下这个小家伙的小穴正在止不住地自动收缩。

    那湿漉漉的小口就像是一张没有牙齿的小嘴,一张一合地含咬着自己的龟头。

    他恨不得直接一口气把自己的阴茎插入那不断冒出淫水的小淫穴里,好好惩罚这个不懂事的小白兔。

    可看着顾盼因为求而不得,噙着泪扭着腰的样子,竟然也让他心里产生了一种奇妙的满足感。

    ============================================================

    真香【王境泽脸

    106、醉酒的惨痛代价

    “呜……”顾盼哪里在何之洲身下受过这样的苦,以往的每次性爱中,哪次何之洲不是把她伺候得舒舒服服,爽到飞天,这下身体倍感空虚,心理深感落差的顾盼只能红着眼,泪眼汪汪地看着何之洲,“洲洲……想要……”

    “想要?”何之洲心情转好,觉得自己现在笑得应该跟大灰狼也差不了多少,“说点好听的来听听。”

    “我以后再也不喝酒了!”顾盼字里行间都是哭腔,尾音还抖了抖,“洲洲……帅气的洲洲!我好难受……”

    明明男人的阴茎就在穴口徘徊,可就是迟迟不进来,让顾盼简直急得抓耳挠腮。

    “嗯,还不够。”何之洲觉得自己也已经忍到极限了,便低下头对准顾盼的嘴唇啄了一口。

    顾盼抬眼看着何之洲,眼前蒙了一层泪,模糊了视线。

    不过男人幽深的黑瞳中依然看得顾盼直起鸡皮疙瘩。

    “说你爱我。”

    何之洲平时的声线是偏向于温润柔和的,哪怕动情的时刻会染上浑浊的嘶哑,更多的还是性感,可此刻男人好像刻意将声音压低,柔软的双唇紧贴着顾盼的耳廓,用一种极近的距离在顾盼耳边炸响开来。

    顾盼的心脏开始狂跳起来。

    她伸出手狠狠地擦了擦自己的泪,努力让自己的视线清晰一些,好看看何先生到底是用什么样的神情说出这句话的。

    这样的动作立刻惹得何之洲闷声笑了起来,“说你爱我就给你,把我的全部都给你。”

    顾盼分不清此刻何之洲到底是玩笑还是认真。

    应该说她从来没分清楚过何之洲的哪句话是真心那句话是玩笑,所以只能把他所有的话都归类于玩笑。

    可以顾盼的角度是没法用玩笑的口吻说出‘我爱你’的。

    “不想说?”何之洲说着往前又顶了顶,龟头打在湿漉漉的花穴口发出脆脆的一声,“嗯?”

    话语中明显听得出几分隐隐不快。

    “你、你……”一边是迫切的生理需求,一边却又是难以跨越的精神障壁,顾盼觉得自己的脑中好像有一根弦在被两端不断地来回拉扯,让她的声音越憋越小,“你爱我……”

    这种耍赖似的行为让何之洲低笑出声。

    虽然幼稚,不过倒还挺可爱的。

    他重新侧过头吻了吻顾盼的耳垂。

    “嗯,我爱你。”

    顾盼还来不及去分析何先生这短短的四个字里,剥开蒙住的一层沙哑情欲之下,剩下的还有些什么东西。

    何之洲就立刻用胀得发出红紫颜色的性器将她一把贯穿,此刻男人的性器更像是一把利刃,毫不犹豫地将缠人的媚肉荆棘斩开,一股脑直捣最深处。

    顾盼的脑袋一下就空了,难耐地哼出声来。

    都说口渴过后的水会更甘甜,顾盼此刻完全明白了这句话的含义,阴道内的每一寸嫩肉下的末梢神经因为渴望而亢奋不已,每次男人的插入都会让原本就很强烈的快感被再次放大。

    不过数下的来回抽送就已经让顾盼再次绷紧了身体。

    最后高潮出来的时候顾盼一边颤抖着身子一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