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高辣文 > 原来你们都想上我(NP) > 分卷阅读112
    着人,只好拖着顾盼的身子来到沙发边上,企图把她放倒在沙发上。

    “你知道吗……奶奶对我真的好重要,我真的好喜欢奶奶啊……”少女一直在重复没有意义的话语,还因为醉酒而口齿不清,“如果没有许医生你的话,我都不知道会怎么样,呜呜呜……真的谢谢你……谢谢你能出现……”

    醉酒后的少女比平日里难缠百倍,许景堂刚好不容易把一只爪子弄下去,顾盼的另一只手又死死地抓住了他的衣服。

    一来二去,竟比最开始缠得还紧了。

    此刻,顾盼的身子整个挂在了许景堂的身上,哼哼唧唧的哭,嘴里全是感谢的话。

    许景堂第一次觉得自己拿一个女人这么没办法。

    在心里权衡了一番利弊,许景堂权且在沙发上坐了下来,等待好友的救援。

    而顾盼就顺着许景堂的坐姿,跨坐在了男人的大腿上,小小的屁股蛋紧紧地贴上了男人的胯间。

    少女的身体在这一室的酒臭气之中散发着一股清流般的甜香,小胸脯软软地趴在了许景堂的胸膛上。

    有点软。

    许景堂将身体放松沉进了沙发中,闭上眼睛不去看顾盼红扑扑的小脸蛋,冷酷地用自己优美的下颌线条表示了对现状的拒绝。

    顾盼的眼睛却直勾勾地看向男人喉间隆起的凸起。

    这是许景堂的喉结第一次大喇喇地展示在顾盼眼前,以往这一小块软骨总是隐藏在阴影之中,就像是他本人一样,让人充满探究欲却始终看不清楚。

    “许医生……你的喉咙这里长了一个包。”顾盼说着,伸出手去摸了摸男人的喉结。

    许景堂身子一僵,反射条件般迅速抓住了顾盼的手腕,将其与自己的身体拉开距离,“你……”

    话还没说完,就对上了顾盼那双红红的眼睛。

    刚才大概真的是好好哭了一顿,此刻顾盼那两只眼睛红得跟兔子似的,睫毛上还挂着没能来得及擦去的泪珠子,瘪着嘴委屈巴巴地看着许景堂。

    “这个包不是我叮的!许医生你不要生气!”

    “……”

    面对这样的顾盼,许景堂立刻什么气也发不出来了。

    好不容易等到何之洲把秦璐转交出去后回到房间,看见的就是顾盼整个人窝在许景堂的怀里,已经半阖着眼快要睡着的模样。

    虽然知道老友从不近女色,变成现在这副状况很可能是顾盼的酒疯导致的,不过这幅画面对何之洲来说还是碍眼得不得了。

    他立刻走过去把顾盼从许景堂的怀里捞了出来,把已经困成了一团的少女抱进怀里。

    顾盼抬头看着何之洲,“何先生……”

    少女的嗓子已经哭哑了,听上去沙沙的,就像是手工磨出来的红豆沙,不够细腻却让何之洲心头直发紧。

    “我在。”何之洲毫不避讳好友的存在,直接垂下头在顾盼的嘴唇上用力地吻了一下,“困了吧,咱们回家。”

    许景堂立刻从沙发上站了起来,眉头微锁,“那我也先回去了。”

    他甚至没仔细听何之洲说了什么,就径直走了出去。

    直到坐进一片漆黑的车内,许景堂的身体依然处于紧绷状态。

    而更加紧绷的,是他裆部的布料。

    勃起的性器官将纯色的西装裤撑出一个明显的凸起。

    ……真糟糕。

    ============================================================

    喜迎1700猪【奔跑

    二更将于5月1日(本日)20:00发车

    1800猪的时候有下一位男主番外~你们懂的。

    下一章老何吃肉,没错,老何,不是老许。

    105、猎人的教育方式(1700珠加更)

    顾盼是在一阵阵电流般的酥麻中苏醒过来的。

    在睡眠中她就隐隐感觉到有一双大手,温柔地包裹住自己胸前的两团肉,不断地揉来搓去。

    那手指很过分,时不时地便捏着自己的小乳尖,往外狠狠一提。

    这样还不算,她的双腿间也被顶上了一个很热很烫的柱状物,那个柱状物的头部不断地碾磨着自己的小阴核,磨得顾盼觉得小花穴里痒得都受不了了,那个柱状物却一直不肯进去。

    有好几次那圆滚滚的脑袋都已经开始往里钻了,却又只是把那肉穴口撑开,然后再毫不犹豫地撤出。

    在面前又吃不到才是最磨人的。

    于是顾盼皱着眉睁开了眼,一瞬间视线有些模糊,只能看见男人瀑布般的长发与赤裸的身体。

    “何先生……”顾盼其实没看清人脸,只是下意识地觉得这应该是何先生。

    “叫我什么?”何之洲嘴角是上扬状态的,可那表情却实在是谈不上高兴,“再叫一次?”

    顾盼揉了揉眼睛,这才看清楚现在的状况。

    自己与何之洲两人皆是一丝不挂,而自己的身体已经被压在了何之洲身下,一眼望去只能看见男人精壮的上半身。

    虽然已经看过很多次了,不过再次看见,顾盼心里还是忍不住为男人完美的肌肉线条而发出赞叹。

    “洲洲……”那边何之洲话音未落,阴茎就跟威胁似的在顾盼的花穴口戳了一下,吓得顾盼连忙改口。

    “嗯。”听见自己想要的称呼,何之洲的脸色总算缓和了两分,“抱着我。”

    顾盼身子都被扒得一干二净了,现在说害羞什么的也晚了,只得乖乖照着何之洲的话,伸出双臂环住了男人的脖。

    被顾盼的乖巧成功取悦的何之洲终于觉得胸腔里那股气消散了些许,侧过头吻了吻顾盼的后肩,“我要进去了。”

    说完,把顾盼往床头的方向抱起来了些,劲腰带动臀部肌肉往里用力,粗长的阴茎便借着丰沛的淫水嵌了进去。

    过程中要劈斩开缩成一团求欢讨好的媚肉倒是费了些功夫,也夹得何之洲皱了好几次眉,直到龟头触到最深处那一块热乎乎的软肉才让何之洲稍稍舒了口气。

    “好紧。”何之洲的手托着顾盼的身子,让她抱着自己微微悬空,阴茎被软肉严丝合缝地包裹着,让多日没有开荤的男人轻哼出声,“盼盼还记得刚才在会所做了些什么吗?”

    顾盼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整个脊背都因为小穴被扩张开来而紧绷,“不太记……”

    话都还没说完,那深埋体内的坚硬圆头往里一撞,让顾盼情不自禁地一个哆嗦,到嘴边的话也自动没了下文。

    “不记得了?”何之洲的语气让顾盼莫名地感觉到很危险,“嗯?”

    顾盼隐约感觉到何之洲好像有些不高兴了,可自己的小花穴正在被一下更比一下猛地操弄,根本分不出心去仔细思考,只能大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