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高辣文 > 原来你们都想上我(NP) > 分卷阅读111
    满的好奇,“不会是恋爱关系吧?”

    顾盼嘴里的饭都差点喷出去了:“怎么可能,这只不过是最普通的一条宣传博,你想的未免也太多了吧。”她端起水杯喝了一口水才勉强把饭咽下,“而且这件事最受委屈的明显是那个被骂的化妆师吧,也许白栩是在安慰她也说不定。”

    “我觉得不是。”看着顾盼一副对自己的话大感意外的样子,赵梦琪悄悄地撇了撇嘴,“张思真何德何能能受到这等待遇啊,白栩对顾前辈你肯定是特殊……”

    “请问一下。”身后传来了一个柔和的女声打断了赵梦琪的话。

    顾盼和赵梦琪齐齐回过头,就看见一袭白裙的婷婷少女站在不远处,面上是一如既往的清冷神色,“哪位是赵梦琪赵小姐?”

    是秦璐!

    顾盼没想到秦璐竟然出现在这里,手上夹着的一块肉都掉在了地上,一旁的赵梦琪立刻凑了过去,“秦小姐你好,我是赵梦琪。”

    看起来像是早就商量好了由赵梦琪来给秦璐上妆,虽然一般来说秦璐那个程度,由一个新人来化确实有点夸张,不过顾盼也并不想去猜测赵梦琪的人脉与后台。

    秦璐淡淡地瞥了赵梦琪一眼,不理会在她身边热情殷勤的声音,倏地看向不远处的顾盼。

    “我可以换那个化妆师吗?”

    此话一出,赵梦琪瞪大了双眼。

    今天能够争取到给秦璐化妆的机会其实是赵梦琪的师父拉的关系,作为一个造型师来讲,谁会不希望给这样的白天鹅上一次妆呢。

    制作方当然是忙不迭答应了,虽然这两个化妆师他们当然更倾向于赵梦琪,不过秦璐既然都发话了那哪还有不答应的道理。

    于是顾盼就在赵梦琪难以置信的注视洗礼下跟着秦璐进了单人化妆间。

    白天鹅的心情看起来不太好,脸上一点笑模样也没有,进了化妆间自顾自地就坐了下来,然后闭上了双眼。

    顾盼也不敢说话,走过去就准备开工。

    这是顾盼第二次看见秦璐本尊,也是第一次凑这么近距离看她。

    无可挑剔的五官近看更是美得让顾盼都不敢放肆呼吸,生怕自己粗陋的声音会惊扰到闭眼小憩的白天鹅。

    等到上完妆以后,秦璐才终于睁开了眼睛,且不论妆容如何,似乎对顾盼的安静感到更满意。

    “那个…你叫什么名字?”

    “顾盼……”顾盼一边收拾化妆包一边缩着脖子回答道。

    虽说秦璐很漂亮,不过今天一见总有种很难伺候的感觉,顾盼其实心里有点怕秦璐对妆容不满意,然后怒而投诉之。

    “嗯,顾盼。”秦璐扭了扭自己的脖子,放松了一下自己的颈脖,“等到录制结束后你有空吗?我们去喝一杯怎么样?”

    “……啊?”

    这又他妈是什么超展开啊!

    ============================================================

    下一章老许出场

    然后我发现我跟你们真的心有灵犀

    你们想见老何  老何下一章也出来

    真的是绝了!!

    说起来那个白白的东西进度又过60%了

    那个  是吧~对吧~有没有!【滚

    104、勃起

    直到顾盼和秦璐坐在瑰夜会所的房间内,依然没有什么实感。

    虽说她见秦璐是第二面,不过秦璐见她那可是真真切切的第一面,谁会邀请一个第一次见面的人出来喝酒?

    身边的秦璐把酒瓶打开后,就直接给自己灌了一大口。

    “说起来你不好奇我为什么要选你吗?”一口酒下肚,秦璐身上那股高冷的罩子好像也微微碎裂了些许。

    “好奇啊。”顾盼说。

    当然好奇啊不好奇那是神仙好吗。

    “那你怎么不问我?”秦璐睨了顾盼一眼。

    “……”顾盼能说自己不敢吗?不能啊。

    “眼缘吧,我喜欢有眼缘的人。”哪怕没得到顾盼的回答,秦璐依然自顾自地说,酒一杯接着一杯的往肚子里灌,“约你出来喝酒吧,是因为我今天喜欢安静的人,静悄悄的那种,我的经纪人话太多了,所以我让他今天提早下班了。”

    顾盼觉得秦璐可能有点喝醉了。

    虽然桌子上那瓶酒才不过少了三分之一,装盘精致的下酒菜也还完全没动过,不过从秦璐的神态上来看,实在是和刚才的形象差太多了。

    “我今天心情不太好。”秦璐这时终于察觉到顾盼杯子里的酒还没动过,朝顾盼露出了一个有些脆弱的笑容,“虽然我知道这个请求十分无礼,不过可以请你陪我喝两杯吗?”

    顾盼最不能拒绝的就是别人用这样的表情来对她进行拜托。

    于是等到何之洲听说这件事赶过来的时候,房间里的两个小姑娘已经醉成了一团,正抱在一起哭哭啼啼呢。

    而一旁的许景堂原本今天只是突然想尝尝老友的珍藏才来到瑰夜会所的,结果没想到酒还没喝上,先被老友当做生力军拉来充壮丁。

    不过看着房间内两个一边哭一边吸着鼻子的少女,许景堂其实并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直到秦璐发现了何之洲的存在,一边擦着鼻涕一边跌跌撞撞地扑向何之洲,“何老板!我跟你说!我这次一定要离家出走!你一定要帮我呜呜呜……”

    这和媒体口中的高岭之花已经完全没有半毛钱关系了。

    何之洲明显认识秦璐,也知道其秉性,面对这种状况也只得苦笑着把傻兔子托付给许景堂照看一会,然后赶紧出去打电话喊救兵。

    秦璐追着何之洲出了房间,许景堂就站在门口远远地看着正在吸鼻子的顾盼,完全没有要靠近的意思。

    毕竟满屋子的烈酒气味已经让他感觉有些难以忍受。

    可顾盼只知道,她的恩人许景堂来了。

    于是顾盼泪眼婆娑地走到许景堂面前,小心翼翼地伸出手扯了扯许景堂的衣袖,“许医生……你是不是许医生……”

    许景堂把衣袖不着痕迹地从顾盼手里扯了出来,“是。”

    “呜呜呜……许医生……”顾盼一听见男人肯定的答案,那泪珠子就绷不住了,连着串的往下掉,“你是真的许医生……我好感谢你,我真的好崇拜你啊,为什么你这么厉害……”

    喝醉了的顾盼完全没了平时那副谨小慎微的模样,话又多又粘人,许景堂才刚刚把自己的衣袖归位,顾盼又跟个考拉似的抱上了许景堂的胳膊,一边把眼泪往许景堂的袖子上蹭一边还嚎得起劲。

    “许医生……许医生你为什么不说话……”

    “……”

    许景堂心里急切地想把顾盼丢到一边,可又怕真的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