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高辣文 > 原来你们都想上我(NP) > 分卷阅读11
    虽说那个业务员已经口头上答应了三天内解决这件事,不过顾盼事后也再次去过那个网站,企图找到一些蛛丝马迹证明这家中介确实存在欺诈行为以保障自己的权益,可是当她仔细把网页查看了一遍之后,发现某个图片上的角落上确实标明了一行小字,表示这是合租房。

    昨天晚上顾成珏没有对自己进行连夜说教顾盼就已经感觉很幸运了,现在只不过是要个网址,对于这点小事顾盼当然忙不迭答应。

    吃完饭又把房间简单的收拾了一下,顾成珏就掏出了自己的笔记本电脑,打开了顾盼刚才发给自己的网址,他的目光在网页上扫了一遍,立刻就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

    按道理来说房屋中介的网站必须是实时更新的,这样才方便顾客浏览到最新的房屋信息,可是这个网页上最后更新的房屋信息是在昨天下午两点左右发布的,之后就再也没有消息了。

    两点,这个时间未免有些尴尬了,又不是下班时间,更何况现在这个时间也早就开始上班了吧,竟然一直没有新信息录入。

    在USB接口上插入了一个U盘,少年的手指在键盘上飞舞了起来,不消片刻便熟练地用管理员身份进入了这个网站的后台。

    看了后台数据之后顾成珏就更加不解了,这个网站的访问量不低,更新数据的频率平均在每小时三十条以上,而且除了春节之外几乎全年无休,在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六月底,怎么会突然无缘无故断了更新呢。

    顾盼正在房间里收拾东西,才刚搬来两天,各种物品凌乱得要命,加上虽然这个房子整体来说比她原来那套要大,但是因为目前来说公共生活空间还无法使用,所以能让顾盼没有顾虑使用的地方反倒是变小了。

    因此,很多东西的归置就成了问题,正当顾盼在这头疼的时候,顾成珏的声音就从门外传了过来,“姐你有空吗,带我去那个中介看看。”

    听见顾成珏的声音,顾盼只得将手上的东西暂且放下,走过去开了门,本来想着劝顾成珏先把东西收拾好静观其变的,可是在看着顾成珏一脸认真的样子时准备好的三两句话还是没能说出口。

    “怎么那么急啊?”两人出了门,顾盼才忍不住问了一句。

    毕竟距离三天期限还有时间,顾盼觉得这件事到目前为止解决的也还算顺利,完全没必要再跑一趟。

    如果之前看到的那些数据对于顾成珏来说只是感觉奇怪的话,当他看到后台的登陆记录之后就彻底变成了不安,因为这个网站每次登入后台都需要重新输入一次账号密码,后台也会留下相应的登陆记录,可是后台显示的很清楚,除了顾成珏刚才登陆的那一条,最新一条登陆记录也在昨天下午,之后就再也没有了。

    “没事啊,就是想去看看到底是什么样的中介。”顾成珏吃不准发生了什么事,也不想吓着顾盼,便隐瞒了刚才自己所看见的内容。

    可等到两人走到中介门口的时候,不仅仅是顾成珏,就连顾盼也愣住了。

    前天还开着门的房屋中介此刻卷闸门紧紧闭合着,完全不复上次见时的繁荣,一片萧索景象怎么看都像是携款潜逃的样子。

    可是,不至于吧,不就是这么一单小生意吗,至于直接跑路吗!

    顾盼顿时觉得脑仁一疼。

    “也许,也许是今天放假了。”顾盼掏出手机根据招牌上的电话摁出一串号码,想要宽慰一下弟弟,却在听见电话里告知对方电话关机的冰冷女声之后没了底气。

    顾成珏走到中介隔壁的店铺询问了一下情况,得到的回答也都是清一色的不清楚,只知道昨天关店很早,今天也没来开门。

    C市的另一头,根据收集来的情报,高远在一个小巷子里行走着,他身材比例很好,双腿修长而又结实,所以步子大,速度快而稳健,在这个有了年岁的窄巷中与身旁慢节奏的居民们显得并不那么相融。

    口袋里的手机震动了起来,高远掏出电话,开口就是流利而地道的美式发音,“摆平了吗?”

    “是的,先生。”电话中传来一个语气恭敬的声音,“昨天就已经做好了,考虑到时差的关系没有及时汇报,我感到很抱歉。”

    得到了意料之中的回答,高远脸上浮现出揶揄的笑,目光无意识地从一个被母亲抱着的婴儿脸上扫过,“我差点以为这么一个小中介的事情就能把你难住了。”

    高远的语气谈不上严肃,甚至连正经都不算,可电话那头的人却是一下出了一身冷汗,“我保证不会有下次了,先生。”

    待高远走出去好几步,身后才响起了婴儿爆发式的哭声。

    ============================================================

    夭寿啊  高大哥吓哭小孩了

    12、工作机会

    6348187319749

    ouse

    12、工作机会

    12、工作机会

    从警局出来,顾盼和弟弟走在回家的路上,心里不断地在盘算着这件事要怎么解决才好,可是想来想去,无非也就两个结果,要么高远搬出去要么自己和顾成珏搬出去。

    不管哪个结果,以顾盼现在的经济能力来说都很勉强。

    回到家,顾盼直接开始掏出手机把自己的简历重新填补了一下,一般形象造型工作室都不会离电视台太远,电视台又不会出市中心,所以顾盼基本上只看薪资,差不多的就投,一转眼就投了十几家。

    简历投是投了,等那边的人事查看了之后还要再筛选再联系,一时之间也没有个结果,顾盼看着自己满屋子狼藉,一时间都不知道自己还要不要收拾了。

    万一都整理好了又要搬走,那多麻烦啊。

    房门没有关,顾成珏直接走了进来,手上拿着一张银行卡,往顾盼手里一塞,“咱们找过一个房子搬走,或者给那个人找过一个房子让他搬走吧。”

    顾盼抬头,就看见顾成珏一脸认真的站在她面前,因为身高关系稍稍低下头看着她,这次中介跑路其实顾盼心里都有点没底,上楼的时候还慌着呢,可顾成珏的双眸中却是完全的冷静沉着。

    在顾盼的记忆中,顾成珏虽然总是说话老气横秋,可总还是那个一口一个‘姐’的小屁孩,哪怕身高已经拔到了她之上,顾盼总还是下意识地把他当成一个孩子,想要去照顾他。

    可是在这一瞬间,顾盼突然有一种感觉,自己的弟弟好像已经长大了,不再是那个自己印象中的小男孩,变得像个男人了。

    不过她还是下意识地露出了轻松的神色,一把将手中硬得有些硌手的银行卡拍回了顾成珏的手里,